〈時評〉與經濟部沈部長談地熱:太酸、太少、太貴?

  803

(來源 維基百科)

8月13日《蘋果日報》報導,經濟部沈榮津部長談到:「地熱發電成本太高,在台灣不可行」,一時之間都糊塗了。因為,我們實在無法了解,沈榮津部長接受了那個幕僚單位的看法,竟然有如此偏差的說話内容。我們也知道最近沈榮津部長在某次的會議裡面提到,「金山案子完全失敗,因為太酸了」。

金山案子指「能源局在大屯火山區、四磺仔坪的E303井的案子」完全失敗,原因是因為井水太酸了,P H值在2.5左右。這使我想起一個小案子,在5月份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向經濟部能源局申請「能源科技專案(能專) 」「地熱抗腐蝕保溫管實測計畫」。審查會當天,我在能源局碰到李君禮副局長。我跟李副局長說,「我今天來這邊,是要申請一個500萬元的補助案,來攻克大屯火山區500MW的地熱發電潛能」。沒想到,最後這個案子審查沒有通過。

而能源局15次的指導會議的結論是說:「這個案子並無產業化願景,廠商自己就可以做,在國家財政極端困難之下,沒有必要補助這樣的案子」。對照沈部長對金山案的結論:「金山案完全失敗,因為井水太酸了」,我們非常吃驚。因為金山案在經濟部全力培植的工研院綠能所及能源局全力主導之下,完全失敗。今天有一個廠商自投羅網,要用舊井來試一試,而且只向國家申請500萬元,竟然說國家財政困難,不能補助。而能源局主管地熱的科長,在立法院陳曼麗委員開的地熱發電協調會上一再强調「能專申請經費無上限」,這是多大的落差。

天啊!這樣的經濟部能源局,這些審查委員以及指導委員會,可以裁撤掉換一批人了吧!

太酸、太少、太貴

據地熱群組引用沈部長的說法:

太酸:大屯山區為火山型地熱。雖然鑽井成本較低,目前工研院調查抗酸技術為化學中和(有汚染問題)跟管材使用鈦合金(造價昂貴),因此,這兩者技術政府不能接受。

太少:淺層地熱依照台大與工研院資料僅1GW。扣除大屯火山型 500MW 因為太酸不能用,所以淺層地熱僅有500MW。量太少了,不如太陽能20GW跟風力(5.5GW)的優勢。

太貴:深層地熱鑽井國際標跟中油標價格都非常昂貴。目前沒有能夠低價承作深層鑽井(超過3000m) 的廠商出現,所以目前政府的政策不能支持。」

關於E303井太酸的問題

應用地質學會的陳先生評論說:

「E303井選在五指山層之上,找了勞倫斯國家試驗室的專家來台灣,他們的建議是,當地不適合、主事者也不管。五十年前陳肇夏的結論也不仔細看,硬是要和強酸硬碰硬,然後再說:大屯山區強酸無法克服;鈦合金成本過高,再繼續將地熱發電擱置下去。」

關於挖深井太貴的問題

沈榮津部長曾經是「能源國家型計畫NEP 2」計畫主持人。記得在他當計畫主持人經濟部次長任內,我曾經去拜訪沈次長,要求能夠將NEP 2第二口井2800公尺的深井,不要挖在已經證實地底溫度不足的三星紅柴林,應該挖在地溫梯度高的龍德工業區裡。但是並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因沈次長聽從主持挖井計畫的地質學者的意見。結果是:第二口NEP 2井一樣挖在三星紅柴林養鴨場旁。

最後,花了兩億元經費挖井,成果是2800公尺深的井底只有120℃,根本不能發電,NEP 2挖井計畫完全失敗。再加上能源局撥給工研院經费,在新北市四磺子坪地區挖的E303井,原先希望是能夠找到中性的水源,結果PH值在2.5左右,也證實失敗。換句話講,國家投入數億元經費鑽探結果完全失敗,導致曾經當NEP 2主持人的沈次長,如今的沈部長,就從政策面不支持地熱發電,我們認為這是不正確的。

這三個國家主導的計劃會失敗,是因為挖井的選址不當,且過程中曾經有多人勸阻,主事者不願意聽從別人的意見所致。比如說,NEP 2自己調查結果也顯示龍德工業區的地熱梯度高達每百公尺7℃。那麼,2016年初中油公司如果將2800公尺的井挖在此地區,則井底溫度會達到210℃,這樣就可以來發電了。

尤有甚者,阻擋NEP2二號井移到龍德工業區的宜蘭縣民進黨籍縣長參選人陳歐珀立委,主導在今年三月份成立「地熱國家隊」。半年下來,這個地熱國家隊證明是不可能有任何成果的。例如說,由台電、中油及工研院組成的地熱國家隊,在綠島的地熱開發案,台電規劃為2 MW,要用12億元開發經費。這說明國家隊1 MW需要6億元,比能源局目前計算地熱躉購費率每度電5.2元的基礎:1 MW 2.78 億元,超過兩倍以上。

於是,這國家隊證明:台灣的地熱發電的挖井費用很貴,於是沈部長就說「地熱太貴,不可行」。這算哪門子的國家隊呢?

先進鑽機閒置未用 也拒絕租給民間用

再說中油公司在前(2016)年購買了一套可以挖5000公尺的鑽機。主導購買的陳勁福副執行長目前已經退休。在退休之前,還被監察院調查,說買了没有用途的設備。目前這套設備中油人員在陳曼麗立委的協調會上說明,因招不到人員,這套鑽機目前還是閒置未用。這套鑽機因為是7億元買的,不能租用給民間。

國家隊可以因為人員不足而放著高檔鑽機在那邊納涼,2年了到目前也沒有使用這一個鑽機去挖過任何一口深井。而我們請中油公司替我們估價:在利澤地區挖5000公尺的探測井需要多少錢?中油却回公文說没空,拒絕估價。這樣的地熱國家隊有什麼用呢?

我們向沈部長做一個很簡單的建議:只要下令中油公司將目前台灣最先進的、可以挖5000公尺的鑽機,租借給有需要挖5000公尺深井的民間地熱團隊去開發深層地熱,這樣台灣的地熱發電就可以有很大的突破。而對政府來講也不需要再多花錢,甚至還可以有收入呢。

放著先進機器不用,是「佔著茅坑不拉屎 」。而簡單的應變即可突破瓶頸不採用,這是「不會開船嫌溪彎」。希望沈部長聽的進我們的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