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鬼門關】換肝勇士攻頂玉山 迎接彩色新人生

病友經歷了肝炎、肝硬化、肝癌三部曲,病程相當漫長,治療也很辛苦,但他們從未放棄,才能成功擺脫肝病。

換肝勇士(左起)何清全、何佳洲、鄒寶霖登頂後情緒激動,當場露出換肝的三道手術傷疤,如同賓士汽車的符號。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生活組 綜合報導)肝病病程漫長,病友治療過程中不免氣餒甚至放棄。完攻百岳的醫師洪淑娟,日前帶著7名肝病病友攻頂玉山,一步步找回對生命的信心;也鼓勵病友,治病像爬山,只要不放棄就有機會。

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今(11)日舉行24週年慶,現場播放病友攻頂玉山的影片,氣氛溫馨感人。

開業醫師洪淑娟5年前完成百岳紀錄,因眼見周遭很多朋友及病友深受肝病所苦,不只病人受折磨,整個家庭也愁雲慘霧,讓她決定在70歲這年,做一件有意義的事,要帶病友攀登台灣第一高峰。

中央社報導,這趟玉山挑戰之旅在今年6月出發,成員包含7名經歷肝病煎熬的患者,他們共花了4天時間逐漸登高。其中雖有一名C肝病友無法服用高山症藥物,讓洪淑娟很擔心他的身體狀況,但全員都沒有高山症,一起跨出大步成功登頂。

根據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的資料,為攀登玉山,基金會做好萬全準備,先替肝友進行全身健康檢查,並要求每位病友週週登山,進行體能訓練。

經過五個多月的集訓,在專業登山響導及攀登百岳經驗豐富的領隊洪淑娟醫師帶領下,一行人於6月10日前進台灣第一高峰玉山。

經過一番千辛萬苦,大夥在6月12日清晨五點零三分,終於攀頂成功!病友們用雨水、汗水、腳印,證明了自己的體力與耐力。

三位換肝勇士何佳洲、鄒寶霖、何清全忍不住情緒激動,當場拉開衣服,露出換肝的三道手術傷疤,如同賓士汽車的符號;他們高喊:「有好心肝,人生是彩色的!」

洪淑娟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表示,攀爬高峰需要完善的事前準備,病友也要自主訓練,過程很辛苦,需要耐力、恆心和意志力。就跟對抗肝病的過程很像。

病友經歷了肝炎、肝硬化、肝癌三部曲,病程相當漫長,治療也很辛苦,但他們從未放棄,才能成功擺脫肝病。

洪淑娟也說,登玉山的4天行程中,前3天都下雨,她很怕病友因換肝吃抗排斥藥物抵抗力變差而容易感冒、影響體力,但幸好大家狀況都不錯。而且最後一晚天氣很好,滿天星斗。苦盡甘來讓大家都很感動,也呼應病友們抗病的心情。

一起攀登玉山的病友中,3名「換肝勇士」何佳洲、鄒寶霖、何清全,在換肝前,都因嚴重肝病大咳血,在鬼門關前徘徊。

53歲的何清泉,他因肝癌反覆復發,曾對未來茫然無依,生命陷入低潮,也不想讓別人知道病情。但如果不換肝,只有死路一條,他忍痛接受女兒捐肝,才逐漸恢復健康。

雖然換肝後要長期吃抗排斥藥,但何清泉一步步走向健康人生,他也有感於肝病對個人、家庭的傷害,決心投入肝病防治工作。他在市場擺攤賣男裝,看到顧客不會先推銷衣服,反而是先苦口婆心要客人注意身體健康、要健檢,因為他曾失去,現在更懂得珍惜。

另一名換肝勇士鄒寶霖是B肝帶原,因工作繁忙、壓力沉重突發猛爆性肝炎,換肝才救回一命。他說,很多換肝後的病友怕出狀況、怕感染而不敢出門,但他參加玉山活動,一方面自我訓練,一方面也希望積極面對的態度能鼓勵其他肝友,「每穩走一步,就跟照顧自己的肝一樣,都是靠紀律與信念而行」,治療不要輕言放棄。

39歲的何佳洲也是B肝帶原,年紀輕輕就得肝癌,在32歲時接受弟弟捐肝。但換肝前心情徬徨,對大手術感到相當不安而躊躇不前。「肝癌大學」學長何清泉的鼓勵他,「不做手術就是死路一條,做了還有機會重生」讓他終於決定換肝,迎向健康生活。

何清泉說,肝病病友很容易不安,加上保肝相關資訊很紛雜又未必正確,但病友「機會有限」,如果走錯路就會喪失生命,他自己走過完整的肝病歷程,最能了解病友心情,願意分享經驗,讓學弟妹們重燃生命的熱情。

何清泉也指出,保肝最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做篩檢,先確知有沒有慢性肝炎,以免等到肝臟發出訊號,往往都已經是末期。生活形態也要改變,多運動、不要過勞,才不會讓身體抗議。

登山經驗豐富的醫師洪淑娟(前右3)日前率領多名肝病病友成功挑戰玉山攻頂,讓病友們透過登山過程,一步步找回對生命的信心。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