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 – 全球原油價格的波動 中東國家局勢為主因

照片來源:pixabay

布蘭特(BRENT) ,係國際原油評價觀測體系指標之一,用來衡量油價高低,也是世界目前最主要也被採用參考最多的油價數字。若將油價與經濟成長以折線圖觀察,兩者則是成正相關,而兩者要如何在國際局勢與民生經濟取得平衝,則端視槓桿如何因應。

例如印尼是石油進口國,若油價如過去幾年大漲,民眾的民生物價就會吃緊。同樣美國跟墨西哥都是石油進口國,對於國內大石油公司來講,石油大漲對他們是賺錢的好機會,但是對於民眾而言卻是要緊縮荷包的時候,因為物價指數會上漲。

根據瑞士銀行集團的經濟學家分析,國際油價最穩定的價格是在50~75美元左右,在經濟與物價發展之間最為平穩。但是影響未來油價發展的變數太多,只能透過觀察國家政策的發展及產業趨勢來預測走勢。

如國家經濟繁榮,石油的需求就會隨之上漲,連帶的石油的價格就會跟著上揚。另一個面向則是地緣政治的影響,如沙烏地阿拉伯、伊朗與美國,三個國家的互動都會使油價帶來波動,若局勢緊張,則會讓全球油價會持續高漲。

如美國總統川普於2018年5月8日簽署退出「伊朗核子協議」,並將重新對伊朗實施最高層級的經濟制裁,《經濟學人》雜誌報導,川普此舉將讓石油價格再次上漲。因為制裁伊朗,代表全球每天的石油產量將要減少約100萬桶,造成供不應求的狀況。而使國際油價可能超越過去三年來的最高價格。

那麼這三個國家到底在爭論什麼呢?第一個原因為伊朗宣布成功提煉出燃料鈾並秘密發展核武器;第二個是美國總統川普因為支持猶太人將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使得沙烏地阿拉伯等回教國家非常不滿,進而改變了中東的現況;第三個則是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之間的市場競爭關係,二國都想成為產油國領導者。最後,沙烏地阿拉伯新儲君上任後,開始改變了國內政策以獲得民心,即使是得罪了既得利益者亦在所不惜。

但是阿拉伯國家在改革之路上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加上有美國總統川普從旁協助與支持,使得這三角關係更是越趨緊張,因此可以得知中東局勢牽動全球原油價格甚鉅。

 

林靜怡/編輯整理,臺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