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學霸男友上台大醫學系?雄女榜首:不能歸類到單一原因

高雄女中指考榜首馮琪淯,以453.55分成為今年雄女唯一考上台大醫學系的學生。她的學霸男友卻失誤決定重考。

  289

高雄女中學生馮琪淯(左2)順利錄取台大醫學系。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社會組 綜合報導)昨(7)日父親節前夕,大學考試入學分發放榜,已故俠醫林杰樑的小兒子林浩楨,以457.1分考上台大醫學院醫學系。林浩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未來會努力成為和爸爸一樣的好醫生。

另外一方面,高雄女中指考榜首馮琪淯,以453.55分成為今年雄女唯一考上台大醫學系的學生,她的學霸男友卻失誤決定重考,經過媒體報導後,引起許多關注。

馮琪淯今(8)日凌晨在臉書上PO文表示,新聞的影響超乎她的想像,造成男友及其家人困擾,且她在考試上的努力,都被抹煞了。

原以為這篇新聞的立場會是「代表了交往不一定會影響課業」,且只會佔部分篇幅,但是在過度的細節描繪和忽略了其他資訊下,卻變成「因與男友交往而進步」這樣荒謬的結論……而實際上我在考試路程上的掙扎和煎熬,都被低俗的輿論忽略而抹煞了。

然而這樣的事件並不能全責怪於記者為追求精彩故事性而模糊了焦點並誤導了閱聽人,身為資訊的供給者,我也有責任慎選我的發言並保持謹慎態度。

至於沒有被報導出來的部分,

我會在高一時成績普普,是因為當時我對生活迷茫沒有目標,一直沒有讀書的衝勁,但在升高二的暑假開始意識到必須要振作對未來負責,成績才開始出現我應有的水準,也是在此時與男友開始交往,因此這兩件事就被許多人下意識地連結在一起了。

男友是我生活重要的部分、一路互相切磋、伴隨我度過大考的好戰友,並且由衷的關心我,替我高興。但若將此過度放大簡化,變成我因「學霸男友」而成績進步,對我們兩人都不甚公平。談戀愛的確並不必然會拖累成績,但至少在我身上,並不是成績進步的主要、甚至唯一原因......

馮琪淯認為一路上的點點滴滴,真的不能「用三言兩語就歸類在一個簡單的原因。」尤其是這個驚險的分數,讓她深深明白大考成績決不是必然,「同一場考試再考一次,我都不知道結果會怎樣。再不慎多扣個一點點我今天就不在這個榜單上了,我怎麼有立場侃侃而談我『成功的祕訣』呢?」

馮琪淯(下圖)在po文最後再次向因媒體報導而受到影響的人道歉,特別是男友的父母。她對家人的照顧、師長的教導與同儕們溫暖的鼓勵,都心存感激,當然還有男友這兩年來一路互相扶持的革命情感,「每一個都是讓我無比感動、幫助我前進的莫大力量。」

高雄女中指考榜首馮琪淯。 中央社

大學考試入學分發7日放榜,已故俠醫林杰樑的小兒子林浩楨(圖)以457.1分考上台大醫學院醫學系。 中央社

另一方面,已故俠醫林杰樑的小兒子林浩楨,也以457.1分考上台大醫學院醫學系。林浩楨受訪時說,從小就和爸爸上山義診,欣賞爸爸的努力、認真和奉獻台灣的精神,未來會努力成為和爸爸一樣的好醫生。

中央社報導,談起想成為醫生的初衷,林浩楨坦言受到父母影響很多,除了常到醫院等爸媽下班,小學時也跟著爸爸到山區義診,眼見爸爸在替病人看病時,熟得就像和老友聊天一樣,令他印象深刻,想成為一名醫生的想法就從那時開始萌芽。

林浩楨說,爸爸從小就教育他,做人要努力,「不管怎樣都要拚」,若要當醫生就要救人濟世,不可以用專業騙人。而爸爸確實也身體力行,每天看診之餘,就是坐在辦公桌前寫論文,這份認真也讓他更愛黏著爸爸,總是趴在桌邊看他做事。

林浩楨說,記得有次全家人一起到行天宮拜拜,路上遇到一名阿嬤的腳被車子輾到,爸媽見狀,馬上放下所有東西拚命救人,令他印象深刻,也讓他更加肯定想從醫的想法。

林浩楨說,5年前爸爸驟逝,當時媽媽壓力很大,眼見媽媽一人拉拔兩個兒子,「真的很辛苦」,直到他考完試、看到分數,第一次覺得媽媽鬆了一口氣。

記者詢問,未來是否想成為和爸爸一樣的醫生。林浩楨淡淡笑說「我爸很難超越」,爸爸在心中地位很高,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做到和他一樣,但仍會以此為目標,至少做到「不愧為他兒子」。

已故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生前長年鑽研毒物、捍衛食品安全,手機從不關機的他,是新聞媒體最常諮詢的毒物科專家,不論毒奶粉、塑化劑、狂牛症、問題澱粉等事件,都看得到他疾呼禁用或限制使用的言論。2013年8月5日,林杰樑因呼吸衰竭驟逝。

林杰樑的兩名兒子,大兒子林泓楨目前在上海擔任心臟內科醫師;小兒子林浩楨今年剛從師大附中畢業,確定考上台大醫學院醫學系,承襲父親和哥哥的行醫之路。

已故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前)生前長年鑽研毒物、捍衛食品安全。(中央社檔案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