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說好的司法改革呢?

圖為2017年8月的司法改革會議一景

圖為2017年8月的司法改革會議一景

圖為2017年8月的司法改革會議一景 (來源 維基百科)

最獲支持的「司法改革」議題,在蔡英文上任後八百多天過去了,要問的是:什麼時候才能看到顯著改變?

不錯,改革需要時間。但是,是三年還是五載,好歹給個時間表!看看一億多名軍人參與,幾乎全球各國都捲入其中的第二次世界大戰,自1939年至1945年,前後也不過打了六年就結束了!儼然全民公敵的司法,眾人皆曰該改、可改,光在討論改革的內容就要虛耗幾年,正式進入短兵相接的第一回合又要等幾年?

談改革,要先瞭解改革別人容易,改革自己千難萬難的醜陋人性!由外而內,沒有包袱、大刀闊斧的改革,才容易成功;由內而外的改革,在既得利益者群起抗拒、杯葛、掣肘下,不是換湯不換藥、原地打轉,就是落得個雷大雨小、草草了事。

執政黨在中央、地方都掌握絶對多數,在國會人數無往不利的今天,不要說當初連個風聲影子都沒有的八年八千億「前瞻計劃」,在立法院一溜眼都已輕舟過萬重山了,就是事關卅三萬三千退休軍公教的年金改革,雖有李來希們、「八百壯士」們的強力抗爭阻撓,還不是在今年七月一日如期上路了?準此,可見民意輿論一面倒支持的司法改革,至今之所以仍成為問題,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做不做的問題!

兩年半共嫖妓16次,其中8次買春還是蹺班的台中高分院法官朱樑,至今猶未被免職汰除;無法判斷三歲女童被性侵「有無違反女童意願」、認為六歲女童被性侵「未違反女童意願」的奶嘴法官,除非自己走人,否則「司法改革」好像還是莫奈其何;在獨立辦案的金鐘罩下,心中那把尺是曲尺而非直尺的「色盲法官」,名正言順取得護身符?被控教唆證人做偽證的前特偵組檢察官越方如,前特偵組調查如儀後「簽結」了事;懷疑女兒遭班上同學霸凌,今年6月帶刑警到相關幼兒園當場開起「偵查庭」,一一「審問」女兒同班四歲幼童的花蓮地檢署檢察官林俊佑,「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8月1日決議停職移送監察院彈劾,最終處分是啥、何時出爐,沒人敢打包票。這些指標性的司法黯黑事件與現象,如果都是矇眼摀耳,沒有斷然處置的魄力,那什麼司法改革的理想、推動、落實,恐怕都過不了「人謀不臧」這一關!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