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細菌負隅頑抗 酒精恐無力消毒

研究發現某種腸球菌已演化出對酒精的耐受性,恐增加院內感染風險

  148
(圖/pixabay)

(圖/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 / 黃紫緹 綜合外電報導)醫療院所常用酒精消毒,杜絕細菌滋生,但澳洲一項研究警告,讓抗生素束手無策的超級細菌,恐怕已演化出對酒精的耐受力,院內感染防治將更形困難。

以乙醇或丙醇為基底的乾洗手或消毒液,在世界各地廣泛使用,目前已知有助消滅稱為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的超級細菌。但研究人員發現,另一種頑強的屎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卻能在醫療環境中的導管及通風設備傳播。

這項發表在《科學轉化醫學》(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中的報告指出,儘管用酒精消毒,具抗藥性的屎腸球菌仍持續增加,成了院內感染的主要元兇。

感染萬古黴素抗藥性腸球菌(vancomycin-resistant enterococci)的患者,得隔離進行特殊治療,對醫護人員、醫療機構都是負擔。

為了瞭解這種細菌的傳播原因,研究人員分析了墨爾本兩間醫院1997年至2015年的細菌樣本,結果發現,在酒精耐受度方面,2009年後採集的菌株比2004年以前採集的菌株更強。

研究人員尚無法釐清箇中原因,推測可能是屎腸球菌的構造使其更容易演化出對酒精的耐受性。

研究人員表示,這項發現並非宣告酒精已無力抗菌,而是提出警示,呼籲各大醫療院所,不能單靠醇類消毒劑來對抗難纏的腸球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