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北戴河會議前夕 中共將領頻繁調動

今年北戴河會議上最重大的事情可能就是美中貿易戰,以及由此引發的中國內外環境一系列的變化。

  275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國際組 綜合報導)港媒日前估計,中共一年一度的北戴河會議,將於8月初登場。文章分析,習近平剛結束外訪回到北京,按慣例中共政治局將會先召開會議,對國內外大事定調、拍板,此後北戴河會議才會登場。

大紀元報導,北戴河會議前,北京當局密集調整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四大兵種將領,至少有50人晉升中將、少將或專業技術少將。

其中,新任中將、火箭軍副司令員禹光,在其主掌《解放軍報》期間,曾頻頻發文,討伐中共中央軍委前副主席徐才厚等。

北戴河會議前 ,中共內部各種傳言、謠言不斷,網路還曾流傳有中共政治元老聯名發難等。有分析認為,這些現象顯示中共內部出現了問題,矛盾叢生。

儘管近年來,北戴河會議的政治色彩逐漸淡化,但在中共黑箱政治的傳統下,明暗角力依然存在。

圖為習近平7月26日在南非約翰尼斯堡,出席金磚五國高峰會(BRICS)。美聯社

英媒BBC引述專家分析說,對北京當局而言,今年北戴河會議上最重大的事情就是美中貿易戰,以及由此引發的中國內外環境一系列的變化,這個問題是中共黨政要員和退休元老們難以迴避、不得不面對的。

中共「北戴河會議」,一向披著神秘色彩,彷彿每次會議都能左右中共的動向及中國的命運。事實上,以往的「北戴河會議」確實作出過重大決策,但近年來重要性有下降之勢。


圖為北京街頭。美聯社

中央社報導,像是與台灣密切相關的「八二三砲戰」,便是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在1958年「北戴河會議」上作成的決定。同一場會議中,毛澤東還決定發動「大躍進」,讓全中國陷入「人民公社」及「大煉鋼」狂潮。

儘管如此,不論是真正在北戴河舉行正式會議,還是一群中共現任及卸任高幹到北戴河避暑。「北戴河會議」仍被視為中共每年下半年政策走向的指標,還是不免成為外界一窺中共政情的管道之一。

北戴河位在河北省東部的渤海海濱,距山海關不遠,清朝末年就是外國人的避暑勝地,因此建有許多濱海別墅。

圖為2015年春節期間的廣西街頭。中央社

中共建政後,當地別墅私產全遭沒收,除一部份供工人年度療養外,其餘都被闢為高幹的避暑專區。如今雖也開放觀光,但高幹們的專區仍然存在。

1953年到1965年間,每年夏季,中共中央都會從北京移往北戴河辦公,高層領導人甚至能一人一棟闔家住進別墅裡,享受「一邊渡假、一邊工作」的特權。

正因如此,中共中央在北戴河辦公期間舉行的各類會議,被統稱為「北戴河會議」,與會成員則依會議名目及性質而異。

1966年7月「文化大革命」爆發,中共中央的北戴河夏季辦公被取消。直到1984年,中國政治氣氛趨緩、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權力穩固後,北戴河夏季辦公才恢復正常。在當地召開的會議,再度以「北戴河會議」成為中共夏季權力運作的統稱。

但在2003年夏季,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爆發,以及新任總書記胡錦濤故示親民的考量下,中共中央又取消了北戴河夏季辦公,還下令「不得擅自去北戴河等避暑勝地」,且至今未再恢復。


左起依序為習近平、江澤民、胡錦濤(圖片來源: 中國網路)

儘管如此,每逢盛夏,中共現任及卸任高幹仍不脫往例,先後前往北戴河避暑,並舉行形式、名目、範圍不一的正式會議或非正式碰頭會,至今不變,只是不再公開。

但每年這樣的聚會,仍然被外界習慣性地統稱為「北戴河會議」。

歷史上,有幾次「北戴河會議」的確作出過重大決策。根據中央社報導,除了1958年會議後的「大躍進」及「八二三炮戰」外。1962年的會議,則讓「大躍進」失敗後一度降溫的階級鬥爭風氣再度升溫,進而為4年後的文革埋下伏筆。

改革開放後至今的「北戴河會議」,中共作出的決策已不再像毛澤東時代般地狂暴。像是1983年的會議便決定嚴厲打擊社會犯罪,死刑犯因此常在當眾遊街後被槍決。之後的會議則以人事、政策醞釀及職權分工居多,或是邀請專家藉休假之名接受諮詢,作為政策參考。

也因如此,近年來中共「北戴河會議」的重要性,被部份人士認為已逐漸下降。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後,北戴河會議被證實曾討論的議題,僅包括他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分工、京津冀協同發展,以及2017年中共19大前醞釀的人事布局及政策制訂等。2015年,甚至還出現官媒宣稱「北戴河無會」的罕見情況。

圖為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中央社檔案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