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文學作家林佑儒 為孩子書寫美好閱讀經驗

她常想「我憑什麼影響學生?我希望是因為我的生活閱歷豐富,所以帶給他們好的東西。」

  201
林佑儒與她的著作。(林佑儒提供)

林佑儒與她的著作。(林佑儒提供)

翻開《神祕圖書館偵探》,出現化身成蜻蜓與金龜子的神祕圖書館員,在館內消磨夏日時光的小兄妹意外被捲入魔法書失竊風波,在魔法世界中與巫婆鬥智……

這曾獲選「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讀物獎」,奇幻妙筆的背後,是兒童文學作家林佑儒,她也是國小英文教師,同時致力於協助學校推動閱讀。

林佑儒將童年在花蓮光復糖廠閱覽室聞著喜愛的圖書氣味,讀著一篇篇有趣故事的難忘記憶,化為創作養分,如同施了魔法般,引導孩子走向下一段美好的閱讀經驗。

《神祕圖書館偵探》系列作品。

《神祕圖書館偵探》系列作品。

直擊教學現場 為孩子書寫適讀書籍

教育是林佑儒創作的重要動機,曾獲得九歌少兒文學獎、吳濁流文藝獎、南瀛文學獎等獎項肯定的她,作品多取材於校園生活,《草莓心事》、《廁所幫偵探》、《神秘圖書館偵探》等系列更是廣受老師、小朋友歡迎。

其中,《草莓心事》就源自於林佑儒在學校教高年級學生,有一次看到一個小女生和班上小男生上課時偷偷寫交換日記。小女生在日記中寫著,「我看到你在看別的女生。」小男生則緊張地回說,「沒有!她只是朋友,我只愛妳。」小女生回,「我看了一本愛情小說,裡面的男生會為了女生不要工作,這樣的愛,你給的起嗎?」

林佑儒看到這段內容相當驚訝,後來才發現,這些說法來自於他們閱讀的《俏佳人》系列,小小一本20元,菜市場、夜市都能買到。這件事讓她反思,「如果我不好好寫一本小學生可以看的情感教育故事,小朋友就會看著這類書長大。」

林佑儒也感嘆閱讀有階級存在,像是曾遇過六年級學生看著虐心的言情小說,但同年齡卻有另一位社經背景較好的學生,讀的是描寫甘迺迪家族的歷史小說。她認為,身為老師,有責任影響學生,一本書對學生而言就是一扇大門。

林佑儒到學校與小朋友分享閱讀樂趣。(林佑儒提供)

林佑儒到學校與小朋友分享閱讀樂趣。(林佑儒提供)

推閱讀 老師本身要有熱衷

閱讀推廣一直是教育部的重點項目,但小學老師工作繁重,甚至要身兼行政職,只能希望自己有三頭六臂完成一切任務。也因此,閱讀推廣往往化約為薄薄一張讀書心得單,似乎小朋友們交了許多心得單,就與培養閱讀習慣同義。林佑儒說,用閱讀了幾本書、交了幾張心得單來獎勵孩子,導致小朋友閱讀的出發點不是因為樂趣,讓她相當疑惑,「沒有更好的辦法嗎?」

林佑儒心目中推廣閱讀最好的方法,是每個老師都接受閱讀訓練,直接在班上帶領學生討論書本,這麼做才有可能讓小朋友的閱讀從量的多寡轉為質的深入。但她難過地說,「家長可能不閱讀,連有些老師都不閱讀,你是專業老師,不提升自己,要拿什麼來教小孩。」因此,林佑儒希望傳達的是對閱讀的熱情,唯有老師自己熱衷於閱讀,才能讓閱讀的推動更為深化。

林佑儒家中有一大面書牆,裡頭有大人的書,也有專屬於孩子的書。(林佑儒提供)

林佑儒家中有一大面書牆,裡頭有大人的書,也有專屬於孩子的書。(林佑儒提供)

為人母 不奇幻卻真實的幸福

當天採訪結束後,林佑儒的下一個行程,是去接6歲與3歲的兩個寶貝女兒。

身為老師,林佑儒相當注重女兒的教育;身為作家,她更清楚閱讀對孩子的良性影響,或是更直接地說,閱讀讓孩子能夠面對殘酷的教育階層化現象,跳脫生活環境的限制。林佑儒認為,閱讀是樂趣,也是技能,可以讓孩子在體制內有更多的選擇。她說,「我們家每一層樓都有書,我的小孩隨時都會拿一本,叫媽媽說給她聽。」與筆下靈動的奇幻世界不同,抱著孩子一起閱讀,對林佑儒而言是沉甸甸地、真實的幸福。她也體悟,「說故事重要的不是技巧,是你想不想跟小孩互動。」

林佑儒說,能經歷孩子的成長,與孩子分享自己的閱讀體會,現在的生活對她來說是很有趣的。林佑儒秉持著「有閱讀的大人,才有閱讀的小孩」此一信念,與孩子分享閱讀樂趣。

*本文出自於《書香遠傳》,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