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719兩週年日我該說些什麼

  714

去(2017)年7月21日在「台灣英文新聞週刊」《時評》上,我發表了一篇「719週年日該說些什麼」的文章。又過了一年,我們再來檢視一下,那篇文章提到的兩個議題:利益迴避及公務員卸責,現在進展的如何了?

首先檢視「利益迴避」這個議題。在719那篇文章,提出2016年8月截標的宜蘭清水地熱 BOT標案,由台灣汽電共生公司 (台汽電) 得標,參加審標的評審委員有兩位是台電的高階員工,因此,我提出有關利益迴避的問題。回顧這一年來,「利益迴避」的問題,最突出是台灣大學校長遴選案。台大在今年1月5日選出管中閔教授為校長後,由於管教授是台灣大哥大公司的獨立董事,而遴選委員蔡明興是台灣大哥大公司的副董事長。因此出現「副董事長選獨立董事」是否有違反利益迴避原則的爭議,而造成台大校長至今教育部沒有聘任,台大資工系郭大維教授擔任代理校長,至今已有100多日。這段期間有兩位教育部長也因此案而下台,百年歷史的台灣大學畢業典禮,首次出現由代理校長主持的狀況,可見「是否利益迴避」是一個重大的原則性的議題,也是目前社會關注的。

再看台汽電公司的角色的問題,為什麼選擇719寫那篇文章呢?因為在兩年前2016年7月19日,我陪同剛上任未滿兩個月的農委會曹啟鴻主委,到太平山腳下「鳩之澤溫泉區」現勘,當時我向曹主委提出,可以利用此溫泉作為「地熱發電園區」,也就是利用仁澤段53號土地「中油仁澤2號井」的井水來發電,當時我公司已製造好的地熱渦輪發電機,如果一安置立即可以發出電來,再透過簡單的併網,在2016年之前就可以打破台灣地熱發電為零的現況。當時曹主委現場指示,由農委會林務局與蘭陽地熱公司共同開發,發出來的電力,先供仁澤溫泉區使用,如有剩餘的電力再賣給台電公司。

如今已過了兩年,台灣地熱發電還是零。我現在也正在為打破地熱為零在努力,目前我們的基地不是仁澤,而是在「清水地熱9號井」由我公司與宜蘭大學產學合作。現已發電2年,目前我們正申請併網,申請程序缺一張由宜蘭縣政府開給宜蘭大學的「土地使用同意書」。送交此同意書給能源局之後,能源局就可以認定我們在清水地熱9號井的「地熱渦輪發電機組」是「再生能源發電設備」,這樣併網工作可以一兩週内完成。

這一兩週, 我們清水9號井有不少訪客。當客人來訪時,我們也順便帶這些訪客到兩年前標出去的清水地熱舊電廠區,也就是2016年台汽電公司得標,號稱要在 2020年發出1MW電力的這個地方。而我們看到的情況是,台汽電得標的舊電廠區,基本上工程都還沒開始,連開挖一個井都還沒有,更不用說發電併網了。而我們與宜蘭大學產學合作,向縣政府借用一個井(9號井),現進度已經在申請併網售電了。 

看來台汽電公司不知道在做什麼?其實台汽電的工作很清楚,我們從這家公司於2015年搞垮澎湖風電公司,以及2016年清水地熱得標到現在沒有動作來看,我們可以下個推測,台汽電基本上是在阻礙再生能源的推進,因為再生能源會直接取代了汽電共生的產能。因此,台汽電就是站在再生能源的對立面。然而不幸的是,能源局在今年7月24日截標的大屯火山地熱標案,開放12公頃的可能地熱資源區,希望廠商來投標。也可能出現兩年前的狀況。

我們蘭陽地熱公司這次也努力組成一個投標團隊,最後卻傳出重要的團隊成員退出,而其理由是說他們透過某些政府官員去探聽,此案台汽電已經早就打點好了,內定為台汽電得標。因此,我們投入一兩個月寫投標書再努力也只是陪標,最後可能面臨因團隊成員變卦、保證金不足、無法投標的窘境。而這個重要500MW潛能的大屯火山區地熱資源,又變成台汽電公司佔領,阻礙台灣地熱發展的一個基地,說來實在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