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床的今昔創作:獨自《開房間》到共合《造夢者》

長期合作的參展藝術家展出各形式的作品至7月29日

  208
誠品畫廊《造夢者》展出多元作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誠品畫廊《造夢者》展出多元作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誠品畫廊《造夢者》展出多元作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誠品畫廊《造夢者》展出多元作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誠品畫廊《造夢者》展出多元作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誠品畫廊《造夢者》展出多元作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河床成立20年,這次《造夢者》與過去長期合作的藝術家們回到誠品畫廊展覽,藝術總監郭文泰將藉此機會介紹河床過去及這次展覽的作品,展覽開放至7月29日並於每周一休展。

河床劇團的過去:從鋪滿咖啡渣的《彩虹工廠》到與觀眾《開房間》

2000年《彩虹工廠》為在牯嶺街小劇場的作品,由於總經費不到台幣10萬元,所以與IS咖啡合作收集他們要處理掉的咖啡渣,最後總共收集2噸並將表演空間地板整個鋪滿,地板上的咖啡渣高達20到30公分高,走進該場地時觀眾的感官自然被刺激後開啟,不僅天然而且環保。

《未來主義者的食譜》於2003年與好樣餐廳廚師Fifi合作並特製食物模型,其概念為反對傳統食物跟吃飯方式。其中一系列的四道菜作品為放在小藥盒裡的模型,其中一道牛排雖然非常迷你,但是上面的烤痕經由卻依然逼真。表演時於華山烏梅劇院演出,每一場次僅開放24位觀眾入席,藉由控制演出時的視覺、味覺及觸覺成為一個總體劇場,郭文泰強調看表演是整個身體的經驗。


《未來主義者的食譜》作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2011年開始製作《開房間》計畫,為一次只演給一位觀眾的作品,第一次演出在八方美學飯店,長45分鐘的演出一共表演了28場,也就是說那時候只有28個人看過。當時郭文泰與製作人提及想法時,兩人考量到經濟後還是決定賠錢創作,因為劇團希望表演能帶給觀眾一生一次特別的經驗。

《開房間》共有五個演員一同表演,觀眾獨自接受來自5位演出者眼神及肢體帶來的力量,而演員則會依觀眾的情緒調整演出,郭文泰表示當那28場演出對河床是很大的突破,所以最近幾年依舊持續在做此表演,已受邀至台北市立美術館演出。

其中較為特別的為去年在台南老爺飯店,演出時間為凌晨1:30到5:45,郭文泰表示選擇這個時間的原因為身體敏感度很不同,且有特別從日本飛來的觀眾邊看邊哭。郭文泰說明《開房間》與其他表演不同的地方在於,平常演員在黑暗中演戲所以和觀眾沒有直接的互動,可是如此一來當演員與觀眾近距離的面對面,可以看到觀眾最直接的反應。

2018河床20周年展覽《造夢者》:藝術家勇敢面對潛意識裡的夢境

這次參展藝術家為河床過去合作夥伴,如蘇匯宇、Carl Johnson、何采柔等,有著革命情感的大家紛紛搬出各式各樣的作品參展,有裝置、錄像、針線畫、攝影藝術等,以下挑選幾件作品介紹給大家,展覽於誠品畫廊至7月29日結束,活動詳情請上《造夢者》活動網站臉書


2018《造夢者》於誠品畫廊展覽(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藝術家蘇匯宇與郭文泰相識於美國,這次帶來的裝置藝術《無題劇本(關於大衛林區、電視、美式與葛林內爾鎮的小夢) 》為在台灣土生土長的蘇初次前往美國時的印象。蘇匯宇對於美國的印象以美劇及電影居多,剛到美國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既熟悉又陌生,彷彿走進美國電視影集當中,這次作品也以當初美國的家為雛形,並由窗外往屋內拍攝形成一種偷窺的感覺。

郭文泰表示當初蘇匯宇為做此作品而從屋外以偷窺者之姿偷拍自己屋內時他很擔心,深怕180公分高的蘇匯宇會被美國警察誤會在從事非法的行為而被抓,如今當初的冒險現在看來十分值得,觀眾需要稍微彎下腰低下頭的往裝置裡面看,猶如在偷窺一樣,而屋內的私密畫面也著實滿足了人類偷窺的慾望。


蘇匯宇的裝置作品讓人有種偷窺的快感(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何采柔於2018年的大型錄影裝置《我們去哪裡呢?》,其擺放設置的位置與一般女生的身高相當,站在作品前是會與裡面的人面對面,然後畫面下方從60秒開始倒數到0,當進入最後10秒時,畫面中的臉會慢慢從螢幕消失,最後變成一面鏡子,只剩觀者一個人站在畫前不禁納悶裡面的人去哪裡了?


何采柔作品《我們去哪裡呢?》(照片來源:誠品畫廊)

河床藝術總監郭文泰也為此次參展藝術家之一,其系列攝影作品《食物戰爭》使用食物的顏色跟質感呈現另類的場景,如其中一件作品將好吃且香甜的食物灑在背對倒地的模特兒頭上,乍看下畫面猶如犯罪現場。


郭文泰與部分《食物戰爭》系列攝影作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另外來自郭文泰的作品《忘我》使用真實的鹿頭標本參展,探討美國人的打獵文化與現代文明社會的對比;《不會有人受傷》為郭文泰使用測量嘴圍為題的系列攝影作品,郭表示大家對於測量身高、體重、心跳等都覺得十分正常,而嘴巴也為人體的器官,但測量其大小似乎就變得頗敏感。


郭文泰《忘我》作品使用鹿頭標本(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