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談「綠電先行」

  347

翻攝自BBS

在網路上看到,「玉山上太陽光電系統需要更換電池,一個電池75公斤,由挑夫從車子可到的地方 (應該是塔塔加) 挑上去,一顆工資8,500元。」看了實在覺得有點悲哀,因為早在三年前,我就曾經建議過嘉義市政府,應該利用玉山的光電系統建立一套全球獨步無線微波傳電系統。可惜現任市長凃醒哲三年多任期過去了,雖然一上任就請我當嘉義市政府綠能的顧問,開過一次會以後也就再也不聞不問了。

本週關於太陽光電系統的新聞非常多,例如一則國際新聞,當川普祭出關税大旗,實施對中國課徵25%關稅的政策之後,馬上韓國LG公司將在美國建設500MW太陽光電模組廠,以便搶攻美國的太陽光電市場。甚至台灣元晶公司在屏東建設1 GW的太陽光電廠,號稱整體投資會達500億元。

另不久前台灣新日光、昱晶及昇陽等結合更名為「聯合再生能源公司」,行政院開發基金也通過投資該公司。還有茂迪去年收掉矽晶圓砂漿切割業務後,預計暫停長晶產線,要專心做模組及最終的系統的業務等等。

對於2006年就開始推動成立「台灣太陽能及矽材產業推動聯盟」的我來說,隔了12年現在這些新聞只在說明,台灣的光電產業已經走不下去了。雖然政府祭出2025年之前要建設20 GW的太陽光電的大利多政策。

其實,即便有這樣的規劃,我也不敢相信2025年台灣有可能建成20 GW的太陽光電廠,因為土地問題及建築法的相關法令限制,是地狹人稠的台灣,發展太陽光電時的自然限制,沒有辦法簡易突破的。

本週另一個重大消息,是觀塘地區天然氣第三接收站的環差(環境差異分析),已經在環保署環評大會中被否決了。因此,大潭天然氣發電廠的擴廠,一定沒有辦法如期完成。我在好幾個月前(2017/09/23時評「關於能源轉型對賴院長的建言」) ,就已經直接向賴院長及中油公司建議,應該把接收站移到台北港。看來繞了一大圈,也只有台北港這個地方是可能的。

讓我們很吃驚的是在這樣狀況之下,穩定的能源例如大潭天然氣發電擴廠、深澳燃煤火力發電廠都因為環保議題造成建廠時程延誤,不穩定的太陽光電顯然不可能達成規劃目標,海上風力雖然風風光光,因為每度電售電價格高於國際價格2倍,吸引很多國外廠商準備進來台灣,各方的融資也要好幾千億元。然而台灣自有的、可以快速完成的穩定再生能源地熱發電,政府依然放著讓他自生自滅。

更令我詫異的是,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最近要申請一個500萬補助的能專計畫,也被審查委員會否決了。台灣唯一通過環評101MW的利澤地熱電廠用地,工業局也還執意說我們多年未興建管理中心,並取得管理中心建築物的使用執照,0.5公頃的土地要收回他用,以解決企業缺地的問題。

號稱推動 「綠電先行」政策的政府怎麼會這樣運作?對我而言,這實在是件不可思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