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野青眾》莊奕凡 120草原自治區出了什麼問題?

為期120天的草原自治區「短暫生命」裏,因為命案而終結,也受到許多責難,自治區發起人自己有什麼樣的反思?

  1390
120草原自治區活動發起人《野青眾》莊奕凡專訪(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120草原自治區活動發起人《野青眾》莊奕凡專訪(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120草原自治區於5月31日發生駭人聽聞的兇殺案,在該區本為射箭教練的陳姓兇嫌將一女學員分屍,草原自治區接著也成為眾矢之的。這次Taiwan News專訪到120草原自治區發起人,同時也是野青眾創辦人的莊奕凡,針對野青眾、120草原自治區及案發之後的因應方案做說明。

莊弈凡,高雄人,23歲,就讀輔大心理系一年後休學,隨後展開環島之旅,期間發起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的交流計劃,替開咖啡店做準備。旅行間透過與人交流,收集故事累積人脈,也舉辦了一些活動,意外受到歡迎,像是2016年白晝之夜的拜火遊行、2016年的百野遶境跨年遊行、2017年福和橋下的人類動物園等。

年紀輕輕就辦了多場成功的活動,莊對自己充滿自信,但缺乏專業活動公司訓練的他,接下大型場地的管理,顯得捉襟見肘,對於所謂的「安全配套」、「風險」、及「安全管理」,沒有太多的想像。

「野青眾」怎麼來?

野青眾的雛型為2016年的拜火遊行團隊,活動結束後,參與下一場百野繞境遊行的成員開始形成所謂的野青眾,但野青眾沒有固定的一群人,凡前來參與活動的都可以算是一員,也因此成員流動性高,背景較多元。然而,以野青眾為名所舉辦的活動,多半吸引到的族群為對現狀感到無聊,或想要追求有趣事情的人。


120草原自治區(圖片來源:120草原自治區臉書)

談到120草原自治區上的結構時,莊表示本身主要扮演的角色為場地租借方,提供基本設備使用並找活動進駐場地。活動初期,進駐的人多半為他熟識的朋友,但之後隨著申請加入的件數增加,對申請者及創作內容並沒有製定更嚴格的審查條件。

莊接著表示,自己一直很關心公共空間的議題,尤其是提供不同類型的公共空間給年輕人使用,在之前主要辦理街頭活動時,常遇到申請合法場地使用的困難,加上資金來源的問題,所以更能發揮同理心,將場地提供給需要的人使用。

問題的開始...

隨著更多人加入這個空間,噪音、衛生、安全等問題也隨之而來,近二個月起附近居民陸續向里長、警方提出抗議與檢舉,指活動播放音樂直至深夜擾人、周遭環境可見菸蒂、酒瓶等垃圾。

莊說明,大家有共同維護草原上衛生乾淨的責任,但由於資金上的不足,他們會回收一些活動結束後的佈置物供未來活動使用,這也導致場地看起來有點像「撿破爛」,他表示,最常被詬病的為門口回收站以及圓頂帳篷,即便他們將材料搭建並整理好,仍時常接到投訴舉報。

莊表示活動結束後花了很多時間檢討,會改善及加強環境的管理及控制,同時也藉由這次所發生的事件中,意識到之前辦活動的隨性,缺乏危機意識,體會到自己該承擔的社會責任及風險,這也是後續要認真檢討的。

當記者問到一些近期浮上檯面具爭議性的活動,如軌道派對及人類動物園,莊表示,舉辦這些活動的背後來自於對社會的觀察,並接著澄清,軌道派對與野青眾之間沒有關係,當初因為覺得鐵道很棒,腦海中自動浮出許多有趣跟好玩的畫面,所以與朋友相約辦了這場私人活動。另外,莊解釋,2017年舉辦的人類動物園中,試圖使用牢籠代表社會框架,在籠子裡的人類如同動物,回歸到最原始的狀態,其中雖牽涉裸露,但是沒有雜交,但對於大眾看到裸露後直接與色情產生連接的反應,表示應該要做更多元的聯想與探討,而不是只有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