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再談台灣地熱發電的展望

  1235

(來源 維基百科)

海上風電競標價低於售電價

上週最大的新聞,當然是第二階段2GW海上風機競標,最後以每度電2.2元至2.5元的破盤價,由兩大外商公司丹麥沃旭公司及加拿大北陸公司取得。這個價錢,比目前台電售電價格2.6元還低,也就是說以後風力發電可以使台電賺錢的項目,而不是目前衆所批評的「再生能源靠補貼生存」。這當然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新聞,對台灣、對蔡政府來講也是一件大利多。

地熱發電中油有資源却不作為

然而對我來說,這星期另外一件更重大的事情是六月十九日,立法院舉辦「台灣地熱發電協調會」。這個協調會由民進黨籍陳曼麗立委找中油公司及能源局相關人員討論,主要提問兩個問題。一是詢問中油公司目前6,000公尺的挖井設備,可不可以租借給民間公司使用?或者由中油公司替民間公司挖井?

例如,在利澤地區、深澳地區及金山地區,要挖5,000公尺的地熱井,請中油公司估價。另外詢問能源局,已經通過試驗性計畫的案子,比如說蘭陽地熱公司一年多前就已經通過,使用仁澤二號井測試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的案子,既然有效期是五年,那麼能源局可不可以協助相關單位趕快執行。而這兩個政府單位的回答,實在是令人傻眼。

中油公司回答,要挖5,000公尺的井,依據他們在台灣西部沉積岩地區挖井的經費來推估至少要5.4億元、500個工作天。但他們在東部地區沒有經驗,挖5,000公尺需要的經費可能會更高。第二,他們沒有辦法替民間公司挖井,因為一個挖井隊要60個人組成。而中油目前的第三挖井隊並沒有找到足夠了的人員。也就是說,中油這組全台灣唯一可以挖6,000公尺的機器,因為沒有適當的人員操作,只好閒置放在那邊,再者這個機器大約七億元,太昂貴了,不可以租用給民間,以免損壞。

基本上這就是中油的回答。而能源局的回答,因能源局執行地熱方面業務只有組長加上三個人,人員太少實在是忙不過來。而仁澤案地主是林務局,要先得到林務局的同意等等。換句話講,這兩個政府單位對於台灣的地熱的發展,可以說是雙手一攤,沒有很大的幫助,看來只有靠民間自己努力了!

中油應到深澳挖地熱井救選情

中油的挖井隊目前在做什麼呢?中油探採事業部的人員說明,他們在探測天然氣以及修舊井之外,主要是因為成立了「地熱國家隊」,他們挖井隊的任務是要在仁澤地區挖井。

天啊!台灣天然氣探測中油已經搞了50年了,有探測出什麼東西來嗎?當然儲存天然氣是一門學問而且台灣也需要;苗栗鐵砧山等地區可以來開發成儲存數年需量的天然氣儲存的地點,中油確實可以往這個方向努力。至於探測,那就免了吧。尤其是近年來頁岩油、 頁岩氣的探採,使得天然氣及石油價格下降,美國甚至還開始輸出。五十年沒成果的中油公司探測油氣一事,就省省了吧!

另外「地熱國家隊」,那就更好笑了。在仁澤地區已經有仁澤一號井、仁澤二號井,先把這兩個井的發電潛能開發出來,就可以打破台灣地熱為零的現況,那需要再挖井呢?我在兩年前已向林務局、向農委會前主委曹啟鴻提出,而這個申請案一直到現在竟然還沒有著落。成立了這個「地熱國家隊」,正是由目前正在參選宜蘭縣長的陳歐伯立委及他的助理們推動出來的。

這使得中油公司能夠投入地熱方面的能量,困在仁澤這個不需要中油的地方,實在是非常錯誤的。此錯誤政策解決之道,還不如導引中油到深澳電廠內挖一口6,000公尺的地熱井, 證實當地可以變成地熱電廠,這樣對台灣的能源轉型才有更大的意義。

尤其是這樣做才可以阻擋住反對黨的聲勢。反對深澳燃煤電廠使得宜蘭縣國民黨籍的林姿妙候選人,以及新北市國民黨籍的侯友宜候選人的聲勢大漲。

陳歐伯既然要選宜蘭縣長,「解鈴還需繫鈴人」,就趕快促成中油公司的挖井隊到深澳電廠,挖個5,000至6,000公尺的地熱井,來搶救民進黨北部地區包括新北市及宜蘭縣的選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