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懷真把閱讀當燃料  用行動實踐社工路

面對社會工作,彭懷真在閱讀中向內檢視自己,以行動向外實踐閱讀價值。

彭懷真強調,閱讀包含了輸入與輸出,他關注的是如何用行動體現閱讀的價值。(彭懷真提供)

對許多人來說,閱讀專屬於閒暇的時光,但對社會學家、社會工作者彭懷真而言,閱讀是實踐的重要燃料。

「但願能比孩子多活一天」  個案衝擊激發行動

因工廠倒閉而流落街頭的前老闆、年華不再無家可歸的老年娼妓,社會工作面對的是從龐大人類集體中摔出社會網絡的悲傷群像。彭懷真回憶起個案帶給他一次又一次的強烈衝擊,「有回跟三個高中身心障礙學生的父母吃便當,他們說自己的希望,是能比孩子多活一天,希望能幫孩子做喪事。」這段話觸動他的內心,「孩子才高中耶,父母就已經在想死亡的問題。」

面對這樣的衝擊,彭懷真開始思索解方,他認為這樣的狀況,牽涉到法律、經濟與醫學,於是與法律專家、精神科醫師、照護專家、銀行界人士等合作,透過信託方式,讓銀行協助這些父母存錢,並請律師管理,讓父母不用擔心自己先走了,小孩卻無以為繼。彭懷真強調,面對社會工作「不能只停在接觸個案,要進行廣泛性的思考。」

冷靜、溫暖兼具  對事件全面理解

如何在面對個案衝擊時,能夠保持理性,構思出具有普遍操作可能的方案,彭懷真引用高希均教授的說法:「冷靜的腦、溫暖的心」,並基於自己在社會工作上的經驗,補充還要有「實作的手、實走的腳,以及挺直的腰」,在實際行動的背後,必須有足夠自信才能面對各種不同的人。

彭懷真認為,冷靜的腦屬於社會學,侷限其中難免苦悶;溫暖的心屬於社會工作,過度沉浸會導致濫情,把個案擴大化。因此,透過廣泛、跨領域的閱讀,能使社會工作者深刻理解案主的感受,並對事件有全面性的理解,讓冷靜與溫暖兩者平衡、兼具。有時還會發現,困擾已久的問題,其實可以在不同領域的閱讀中得到解答。

彭懷真曾撰文介紹陳玉慧的長篇小說《海神家族》,他說自己睡前閱讀這本書,有許多次都是半夜又起來多翻幾頁,為了書中每位人物的傷痕幾乎掉淚。彭懷真在閱讀過程中,反思自己的過往,並思索許多案主是在多重問題的家庭中長大,失去一般人視為理所當然的快樂,在長期傷害中走不出來。藉由閱讀,社會工作者可以有勇氣檢視自己,以及案主的家庭,正面面對各種不幸,做出改變。

彭懷真說:「讀書像吃魚,不要為了刺和骨就停下來」。(彭懷真提供)

閱讀有助於社會工作者,進行廣泛性的思考。(彭懷真提供)

輸入也要輸出  讓讀和聽轉化成寫和說 

在耕耘社會工作的路上,閱讀是彭懷真實踐行動的燃料;寫作和廣播則是他推廣理念更為有效的手段。

彭懷真至今已撰寫超過60本著作,內容涵蓋社會學、社會工作、家庭關係,甚至談閱讀、談電影。為何有這麼大的動力,在繁重工作之外還動筆不輟,他掛念的還是行動。彭懷真說,自己近年來的寫作,多是把自身實作的經驗記錄下來,像是身障信託、自立家庭脫貧、街友輔導等的推動。他剖析,書寫中難免有作家個人的自言自語,這可以讓作品閱讀起來比較軟性,但過多了會失去與外界的連結。

對彭懷真來說,寫作的目的之一是讓更多人投身他所熱愛的社會工作、能夠從書中得到實作的指引。彭懷真說,很多來自中國的學生跟他說沒看過這種社會工作的書籍,因為中國學者較偏理論,很少寫實踐的部分,「我的則是告訴你一步一步怎麼做,目的是理性上能知,行動上能做。」

除了寫作,彭懷真也主持廣播節目20多年,以推廣閱讀為主軸,他在節目中推薦大師原典,像是佛洛伊德、榮格等,除了艱澀學說,也介紹作者生平。對彭懷真來說,「讀和寫,一個是輸入,一個是輸出,語言的輸入輸出則是聽和說,因此聽說讀寫要扣在一起,我做廣播,說的內容從哪裡來?就從讀的和聽的來。」

從社會學專家,到社會工作的實踐者,將熱愛閱讀,轉化為書寫與講述的輸出,彭懷真始終是捲袖子實作的人,以行動體現閱讀的價值。

*本文出自於《書香遠傳》,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