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時才能回家?  脫北者思索返鄉的可能性

川金會即將在新加坡如火如荼展開,但有群脫北者內心卻是五味雜陳。

池成鎬成立「北韓人權立即行動聯盟」,推動北韓的民主與自由。 (維基百科)

池成鎬成立「北韓人權立即行動聯盟」,推動北韓的民主與自由。 (維基百科)

(台灣英文新聞/ 李宛諭 綜合外電報導) 川金會即將在新加坡如火如荼展開,正當外界聚焦美韓領袖從互相叫陣,到願意坐下來和談,甚至是兩方下榻的豪華飯店時,有群脫北者內心卻是五味雜陳。

今年二月,美國總統川普於白宮橢圓辦公室接見八名脫北者。他們被視為促進川金會的潤滑劑。近日,四名脫北者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談及在北韓遭拘禁的過程,以及如何突破重重難關,成功脫北。另外,他們也提醒外界在關注川金會之餘,也能重視北韓的人權議題,同時,更期盼終有一天能返鄉。

脫北者冒險逃離金正恩政權,顛沛流離來到異鄉。鄭光逸(Jung Gwang il)脫北前,曾因間諜罪被捕,並在政治犯監獄中遭到不人道的對待,直到出獄才穿越圖門江,而後抵達南韓。而池成鎬(Ji Seong-ho)曾因火車事故截肢,而必須在脫北期間以拐杖代步。

逃離故鄉後,脫北者紛紛在異地進行社會改革。教授玄仁愛(Hyun In-ae)關注女性主義,「北韓女性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權力站出來說法,去改變自己的人生。」池成鎬則成立「北韓人權立即行動聯盟」(Now Action and Unity for Human Rights),積極籌募資金、推動北韓的民主與自由。

而對於即將登場的川金會,脫北者看法各異。「如果川金會成真,也許我能回到故鄉,並與親朋好友重逢。」李炫徐(Lee Hyeon-seo)表示,峰會或許能削弱金正恩政權。然而,鄭光烈抱持悲觀態度,「我想回家,但我知道只要金正恩還掌握政權,機率就很小。」

李炫秀期待,川金會或許能削弱金正恩政權。(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回家」是許多脫北者的夢想。玄仁愛希望能再次站在講台上,教導社會學和女性主義。鄭光烈則經常在中國邊境眺望家鄉,時而喝韓國燒酒,時而玩玩兒時遊戲,以解鄉愁。「我心碎地離開家鄉,每當我看見北韓,就渴望能回家。」鄭光烈說,站在中朝邊境,身在遠處的兄弟也許就能看見自己。

何時才能回家?  脫北者思索返鄉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