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女兒靠閱讀走出憂鬱  創辦「行冊」帶給人歸屬感

在城市中有一處秘密基地,讓你可以享受獨處的閱讀時光。

  227

坐落在大稻埕的「行冊(walkingbook)」,以「家」的概念貫穿各樓層,讓一棟歷經時光洗鍊的老建築搖身一變,成為咖啡廳、餐廳、圖書館的複合空間。行冊創辦人Ting說,會以家的概念出發,是深受泰戈爾作品〈倦旅的家〉的影響,「旅人叩過每一個陌生人的門,才能找到自己的家,人只有在外面四處漂泊,才可以達到內心最深的殿堂。」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尋找歸屬感,行冊想做的,就是提供一個這樣的歸屬空間。

閱讀陪伴走過人生幽谷  體認每個人都需要安靜獨處

​行冊三樓的圖書館,是Ting鍾愛的空間,「每個人都需要獨處,三樓其實就是要打造一個可以獨處的秘密基地。」曾經在2005、2009年兩度深受憂鬱症之苦的Ting,回想那段無法入眠的時間,陪伴著她走過人生幽谷就是藉由大量閱讀與看電影。而有個黑道老大父親的Ting說,人一定會遇到某個階段是需要有個空間可以獨處,透過反覆自我提問挖掘內心,「但我當時沒有,當時家裡人很多,我找不到地方躲,而我看著爸爸朋友的小孩一個個往黑道的路上走去,我很清楚我不想變成這樣。」Ting強調,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閱讀,她想把這概念融入行冊三樓空間。

Ting表示,三樓圖書館空間的概念就是要打造,在行冊,你有100種讀書的方法,或坐、或臥、或躺、或窩,任何姿態都可以閱讀,不需要受限,專心享受靜謐時刻,沉潛外界所有喧嘩,重新整理思緒,安靜地與自己內心誠實對話,愛因斯坦曾說過,他覺得最快樂的時候,是一種「孤獨的愉悅」。

打造一個可以獨處的秘密基地。

打造一個可以獨處的秘密基地。

閱讀空間付費使用  尋找自在不需昂貴代價

三樓的圖書館以「木貨櫃」概念設計,以斜角、階梯、窗格組成不規則的切割空間,打造出能以各種姿勢閱讀的書房。你可以規規矩矩坐在類似圖書館的桌椅前閱讀;或者是找個僻靜的角落,窩在懶骨頭上,拿一本你愛的書;更可以躲在採光明亮,猶如秘密閣樓的小空間,向外觀察大稻埕來來往往的車水馬龍,讓閱讀有更多可能性。

在這裡是採付費使用,不開放拍照、不能飲食,只能喝水。Ting說,會有限制是因為書房有許多書,擔心飲食弄髒書籍,影響到其他使用者,因此需透過規定維持環境水準;這是一個「不需要付出很高的代價,你就能得到自在的空間,因為人生自在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戲稱自己有「靈魂易感無聊症候群」的Ting,希望能夠讓書房更有活力,所以將在今年重新啟動當初想做的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但強調並非與產業有關,而會與創作有關。Ting分享,「對我來說,行冊理應是一個思潮匯聚的地方,也就是有很多不受限制的創意,天馬行空奔馳。」

以「木貨櫃」為設計概念,組成不規則的切割空間。

以「木貨櫃」為設計概念,組成不規則的切割空間。

陳列珍藏小說、影像書籍  設置蔣渭水專區

Ting也替三樓空間選書,其實都是她喜歡的書。Ting鍾愛小說,不論台灣或國外的,「有一度迷戀抗戰小說,幻想自己是書中的角色,在戰火蔓延中見證時代變遷。」這裡也陳列許多台灣歷史文化書籍,甚至有蔣渭水專區,她說,決定在大稻埕創業後,才發現行冊的原址是「台灣新文化運動之父」蔣渭水當年開設的大安醫院。蔣渭水在日治時期為台灣社會診斷病灶,曾撰文〈臨床講義〉開出五味藥方,當中就有「設置圖書館」處方,「在規劃空間前,其實我並不知道,發現後有一種驚喜,可以做一點跟他一樣的事,彷彿冥冥中有些契合之處,期待這空間能影響其他人,或者,這也是為什麼到這裡來的原因吧。」

而學影像的Ting也把她喜歡的電影理論、攝影、影像等相關書籍陳列在這個空間中,還有很多的電影小說;Ting說,自己喜歡對照電影跟小說之間的差別,看看文字的想像跟影像的想像哪個比較厲害。當然,裡頭也有婆婆廖玉蕙的一些收藏作品,大體上以文學性的小說、散文作品為主。

問Ting有沒有哪本書影響她較為深遠?她選了《傅雷家書》。Ting說,當初看完跟朋友討論,朋友說要是爸爸是傅雷會覺得發瘋,每週都要寫一篇家書給兒子傅聰,也管得太多了,但Ting卻說:「大概是移情作用吧,我在閱讀的過程中,很羨慕傅聰,也希望我有一個這樣的爸爸,書裡頭有很多東西影響我很深。」她說,行冊開幕後爸爸曾經來參觀,「我想他不大明白我做這些事情在幹嘛?只問說這樣會賺錢嗎?其實我很愛爸爸,他大概不知道我會變成現在這樣子,他對我的影響有多大。」

三樓圖書館空間設有蔣渭水專區。

設有「台灣新文化運動之父」蔣渭水專區。

獨立書刊推廣集散地  曾獲社會企業肯定

三樓空間比較特別的是,還有收藏許多台灣的獨立書刊。獨立書刊簡單來說,就是包括內容、編輯、排版、校對、美術設計、行銷和販售,完全不仰賴出版社,也不受出版社限制,不以圖利為目的,忠於自我想法,自費發行的實體刊物;但台灣的獨立書刊僅於某些獨立書店販售,對創作者來說「被看見」的機會很少,所以行冊致力成為台灣獨立書刊的集散地,以館藏為主、販售為輔,蒐集、整合散落四處的台灣獨立刊物,透過推廣讓更多人認識這些獨立書刊。 

Ting說,台灣有許多年輕人的創意與想法透過獨立書刊展現,「我覺得看這些東西很有趣,呈現當代年輕人的想法。」這些獨立書刊獲得Ting青睞,正是因為他們沒有設限、語彙也沒有修飾,看不到華麗詞藻、經過設計的照片,有些還可能有點自溺讓人看不懂,但卻展現出他們的態度。而因為推廣台灣獨立書刊的理念,行冊被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審核為社會企業。

行冊致力成為台灣獨立書刊的集散地。

行冊致力成為台灣獨立書刊的集散地。

花兩年時間扎根  勇氣滿出來從未想放棄

經營兩年多下來,參觀行冊的人形形色色,有人會說這地方很有趣、有人直言不會賺錢、有人說很羨慕這樣的店、也會有人高喊書房空間是做文創的啦;Ting說,這兩年行冊在扎根階段,緩慢地成長著,解決許多困難,也獲得許多經驗,這些都是讓行冊繼續前行的動力。

問她曾經想放棄嗎?Ting說,自己是一個「勇氣滿出來」的人,很拚很衝不輕言放棄;對創業這件事,她笑說,傻傻一路走來,最重要「要找到一個愛你也相信你的人」,她不諱言夢想跟現實總有差距,「腦袋在天空飛,雙腳要在地上走,若是沒有辦法平衡,就需要找到可以一起前行的好夥伴,很慶幸跟有創業夢的老公Hank往同方向前進。」 

就好比行冊一樓凹陷地板的設計,常被說好像很容易跌倒;但李遠哲曾說:「這地板要讓你慢慢走,放慢你的腳步,讓你的靈魂跟上來。」行冊,就是想要提供一個空間,當你走進來時,好好跟自己相處,停下繁忙腳步,學習獨處思考生命意義。

Ting(左)與Hank是夫妻,也是創業的好夥伴。

Ting(左)與Hank是夫妻,也是創業的好夥伴。


*本文出自於《書香遠傳》,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