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矛盾情結 川金會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一名上班族女性:「我從不認為我們會再開戰,但我內心仍有一絲恐懼。」

南韓民眾手握朝鮮半島地圖 (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 / 黃紫緹 綜合外電報導)峰迴路轉,川金會終於成定局,這場世紀峰會的安排過程有如雲霄飛車,但多年來屢遭北韓欺騙感情的南韓民眾,對峰會可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北韓素行不佳、陰晴不定,過去曾有不少出爾反爾的紀錄,例如2002年就曾背棄核子協議。對於突如其來的和平前景,南韓人不免感到忐忑。

南韓研究生Kim Jae-hak表示,「北韓雖然願意坐下來談判,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什麼。」對他而言,理想結果當然是在北韓全面棄核後,結束近半世紀的韓戰也能正式畫下句點。但他警告,期望愈高、失望愈大,南韓人最好靜觀其變。

南韓上班族Kim Jung-eun也說,自2017年北韓一連串挑釁意味濃厚的武器測試,將兩韓敵意推升至歷史高點後,她樂見現今的和談氣氛,「我從不認為我們會再開戰,但我內心仍有一絲恐懼。」

值此敏感時刻,南韓政府特別小心謹慎,避免在這脆弱的平衡中作出任何躁進的評論。儘管如此,與北韓談判仍是南韓總統文在寅的執政重心。儘管過程不乏阻礙,文在寅仍堅定地推動川金會成局,根據上週韓國蓋洛普民調,其國內聲望已升至75%。

首爾延世大學東亞研究副教授魯樂漢(John Delury)表示,新加坡峰會只是開頭,初期目標是降低衝突威脅,接續而來的就是文化、人道及經濟交流。南韓教授Im Yang-bin則認為不應操之過急,「北韓放棄核武後,終戰協議自然就能順利推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