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 – 臺灣離岸風電發展 鼓勵年輕人投入新產業

  1387

風力發電。(照片來源:Pixabay)

最近臺灣是全世界再生能源的發展焦點之一,尤其是在風場的部分更吸引不少國家與環保團體的關注。去(2017)年,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與中鼎教育基金會進行「臺灣電力使用與能源轉型民意調查」,有95%以上的民眾不知道臺灣的能源是進口的,而有逾70%的民眾憂心缺電或斷電。

目前,政府的政策為「在205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降為西元2005年排放量50%以下」,並預定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占比達20%,包括太陽光電、陸域風電等,但後者因土地與噪音等問題發展較為遲緩,現在全面開展離岸風電,因臺灣每年有東北季風造訪,是為全世界最好的風場之一。

如今,無論是英國或其他歐洲各國,幾乎全世界各國頂尖廠商都到臺灣來參與開發離岸風力發電;但我國因起步較晚,加上離岸風電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相關技術須仰賴具實務經驗的廠商協助。未來政府在海上風電的投資將會以新臺幣千億或兆元的規模來估算,金額相當龐大,這相較於傳統電廠初期的投資有很大的差距。

舉例來說,傳統的火力發電廠燃料的資金分攤於30年期間支付,因此初始並不會覺得投資的費用龐大;但離岸風電則不然,首次投入的經費很可觀,之後因為需燃料支出而負擔維修、維護費用較少,其實花費的金額相差不多。而我國銀行在面對離岸風電的融資時,因係新興產業瞭解較少且貸款金額、風險較大之故,比較保守與慎重將採聯貸的方式進行,俾利降低風險。

臺灣風力發電吸引不少國內外廠商前來競標,而我國政府也面臨了龐大的時間壓力,預計在「2025年達成非核家園」目標,因此必須先導入再生能源發電,從環境影響評估到工程施工時間確實不充裕。

對於風力發電場來說,須清楚以下五點

第一是政府的政策要清楚、穩定且不應因政權輪替而變動,因為相關政策將影響「電費計價」方式。

第二是善用臺灣的優勢與困難,也就是運用頻繁的颱風與地震進行韌性測試,只要在台灣營運能夠成功,到世界各地也很容易成功。

第三是人才培訓的急迫性,所謂「企業以人才為本」,要發展一個產業,人才猶為重要。風力發電機的維修與運作需要大量專業技術人才的投入,但卻受限於臺灣傳統錯誤的「黑手」觀念,讓不少人不太願意投入這行業,未來是否能吸引年輕人投入,得看企業與政府要如何說服年輕世代。

第四是本土化,每個政府都希望產業在地化,臺灣亦然,但全世界只有少數幾個國家有風力發電機的高端技術人才,我們不只是要引進此類專業技術與人才,我們不止是要引進此類專業技術,同時也要培育下一代,風力發電是我國未曾全力發展過的產業,台灣目前僅能派員去歐美等具風力發電先進技術的國家學習。而比較先進的資訊都是英文,因此英文能力也十分重要。

第五是認證的取得,工程生產認證的取得時間很長,而成為風力發電領域的專家、工程師也需要取得國際上的認證。因為離岸風力發電既新鮮又陌生,一切均有賴政府的再生能源政策推廣。

最後,離岸風力發電產業所延伸的「認知」,是集合各方的知識,在學習、投資本身具潛力的離岸風力發電產業中,若期望真的獲取成功,除了效法歐美加等國家作法外,也須下極大決心和功夫,方能成功。

 

林靜怡/編輯整理,臺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