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燈泡」父親不接受道歉 求法官判凶嫌死刑

至今將近8百個日子,「小燈泡」死不瞑目的畫面,每分每秒都沒離開過父親劉大經的腦海。

圖為兇嫌王男5日由法警帶領出庭。中央社

圖為兇嫌王男5日由法警帶領出庭。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社會組 綜合報導)高院今(5)日審理「小燈泡」案,王姓凶嫌首度向被害女童父母鞠躬道歉說「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全案將於7月3日宣判。

「小燈泡」父親劉大經,在庭訊後受訪說不接受道歉,首度明確表示希望法官判王男死刑。

3歲女童「小燈泡」,民國105年3月,在內湖區馬路上突遭持剁骨刀的王男,從後方猛砍頸部,身首異處當場死亡。

承審合議庭今天陳述一審認定的王嫌犯罪事實。中央社報導,「小燈泡」的母親王婉諭數度拭淚。審判長也當場致歉,表示自己看了犯罪事實也起雞皮疙瘩,但必須讓被告確認犯罪事實,「司法不想造成多餘的痛苦,但這是法定程序,很抱歉!」

綜合《蘋果》與東森新聞報導,王景玉在二審庭訊中,首度當庭向劉大經、王婉諭夫婦道歉,並說:「對不起,請原諒我。」但王婉諭低頭沒有看他,之後又拿起手帕拭淚。

劉大經在最後表示意見時,回想起「小燈泡」遇害當天的場景數度哽咽落淚。他說當天跪倒在地掀開白布,「我看到我的小燈泡,眼睛半開,目光停滯。」彷彿在說「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我還想帶著弟弟妹妹去玩,我還想繼續跟你們一起生活呀!」

至今將近8百個日子,這畫面每分每秒都沒離開過腦海裡。劉大經說,他的生命某部分已隨小燈泡一同死去,在社會沒有能力處理王嫌重返社會再犯風險的情況下,「任何極刑以外的量刑,極可能將社會大眾置於被剝奪下一個無辜生命生命權的風險之上,這對人權不也是一種嚴重的戕害。」

台灣高等法院5日審理3歲女童「小燈泡」遇害案,小燈泡父親劉大經(前右2)、母親王婉諭(前右)庭訊後離去。中央社

小燈泡母親王婉諭則說,透過檢察官、法官、精神鑑定專家等等的努力,了解王嫌為何走向極端,也看到現行的社會狀況、國家政策與機制中,幾乎沒有矯治、防止再犯的可能。

王婉諭說,期待孩子平安健康的長大,是每個父母的心願,誰都無法想像走在路上,就失去了孩子,希望悲劇不再發生。她也希望司法能給予基本的安全保障,在未能確保防止再犯的基礎上,避免王嫌回歸社會。

王嫌辯護人說,王嫌因思覺失調症、妄想而犯錯,應受罰也應接受治療,「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明白揭示,不得對精障者判處死刑,希望法院依辨識力、控制力下降減輕其刑,並宣告刑後治療。

公訴檢察官則主張王嫌犯罪手段凶殘、駭人聽聞、天地難容,請求法院處以極刑。被害人家屬委任律師也說,王嫌在看守所曾雀躍說二審似乎很樂觀,不見任何懺悔,請求法院納為判處重刑的基礎。

士林地方法院認為王男再犯風險高,但受限聯合國兩公約規定,不得對精神障礙者判死,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殺人罪,去年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台灣高等法院二審今天辯論終結,將於7月3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