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再論管案及缺電

  319

照片來源:pixabay

管案怎麼辦

本周最大的兩個事件:一件是5月29日教育部長吳茂昆請辭獲准。在他的聲明稿中,強調他是以最高的標準來檢驗自己,因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2005年(時任國科會主委)參加在中國2個研討會。而連續兩個研討會當中,一個是行政院有核准的,第二個則沒有核准;因此他請辭。

當然其主要的原因是他上任40天來,泛藍陣營對他人格的嚴重污蔑與羞辱,因此萌生退意。賴清德院長也已經批准。於是教育部長應該由誰接任的問題又浮上檯面。我們也看到金恆煒先生專欄「民進黨執政個鳥?」專文中,提到民進黨應該以目前立法院多數的情況,對大學法進行修法。改成校長由學生直選,這倒不失為一個好的建議。

然而我認為立法院可以做的更簡單,只要將大學法中關於私立學校以及公立學校校長的遴選方式改成一致即可,也就是一律由教育部核准。因為目前不太受到教育部補助的私校,校長要教育部核准。而公立學校,教育部只能聘任。這是不合理的,應該一律改為由教育部核准,這樣就可以解決目前台大校長遴選的爭議。

另外,立法院教育委員會也應該要凍結教育部給台大的補助款,一直到台大校長重新遴選出來為止,至少至遴選程序啟動為止。因為目前台大內部一些掌握資源的學閥們,絕大多數只有凍結預算才能夠改變他們保守想法。

既然台灣大學那麼堅持「大學自主」,那麼經費也應該由自己向產業界募集。不應該幾乎全部由教育部及科技部來補助,這樣要說不受教育部監督的大學自主也才說的通。

缺電怎麼辦

本週另外一項大議題就是今年夏天會不會缺電?會不會限電?會不會漲電價?…等。

經濟部長沈榮津被媒體追問時表示,備載容量會有6%因此沒有限電、缺電的問題,其前提是台電一切依照原先的承諾,維修中的機組準時歸隊併網發電。然而,這其中也有了若干的不確定性,受到極端天氣的影響,5月27日上午11點17分,台北最高溫達到38.2℃,是台北氣象站設立122年以來,5月份最高溫紀錄。難免這樣情況會在6月、7月、8月出現。

接下來的情況只有更嚴峻。因為目前規劃的海上風機,其實是一個非常不穩定的供電電源。經濟部公佈海上風電機組於5月20日至23日間,單日總發電量分別為1萬度、0.5萬度、870度、5萬度。陸上風電機組為13萬度、15萬度、19萬度、9萬度、97萬度。

然而單單從這些數字,我們也看到其實是上緯公司的海上風機,這兩隻發電量。4天之內,也可以從5萬度降到不滿一千度。換句話講夏天出現海上無風的狀況是不可避免的,而且這個變異度非常大。例如這幾天,由經濟部公佈資料,我們就看到其平均值,陸上風電機組30.6萬度、海上風電機組1.65萬度。而且變異度是陸上為75.7萬度、海上為4.08萬度。也就是說風力發電是天生不穩定的東西。太陽光電在多雲的天氣時,他的變異度也是很大,可以一下子達到50%。

因此如何面對這種供電瞬間大變動,是目前台電要急需克服的問題。其實最簡單的方式,應該是大力發展穩定的再生能源也就是地熱及海洋能。

然而,目前能源局公佈的再生能源躉購費率,是非常不合理的。例如說,不穩定的海上風力一度電5.8元,而穩定的地熱5.2元,穩定的生質能源只有2.7元,甚至比垃圾發電更低。而穩定的海洋能、小水力等更低只有2.3元。事實上海洋能到目前是零度電,地熱到目前是零度電,即使提高成5.8元、甚至10元,對於台電、或是對於國庫也不會有什麼損失。而在重賞之下會有勇夫出現的道理,就可以鼓勵民間投入海洋能或者地熱的研究。

但能源局主事者,卻多年來不做這方面的考量,實在是匪夷所思。另外像海上風力補助辦法,除了補助水面下的設施,也補助水面上的風機並聯等。而地熱補助辦法,只有地下的部分(挖井、探測)列入補助,地面的部分如渦輪發電機及變壓、併網等卻不列入補助。這也是明顯的雙重標準,應該要加以改正。

我認為只有能源局打開大門、敞開胸襟、讓民間的力量進來,台灣的再生能源才可能大幅發展。而以目前能源局的做法,只會使得以後台灣的電力更加的不穩,誰有能力能夠在很少的備轉容量(5%、即約2GW)之下,讓不穩定的風力達5.5 GW及不穩定的太陽能達20 GW穩定供電呢?

海上不如陸上、種電不如挖電。只有開始全力推動深層地熱發電,台灣2025年才可以解除電力不穩的夢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