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茂昆辭職聲明:上任後遭受嚴重污衊羞辱

(中央社記者許秩維台北29日電)教育部長吳茂昆請辭獲准,吳茂昆今天發表聲明指出,過去一個多月來,他遭受嚴重污衊與羞辱,也造成教育部的困擾,希望藉自己的離開,讓教育部能向前邁進。

吳茂昆於4月19日上任後,接連傳出過去赴美開公司、違法赴陸等爭議,行政院今天證實吳茂昆請辭獲准。吳茂昆任期至今天41天,也是任期最短的教育部長。

吳茂昆今天透過教育部發表辭職聲明指出,他接任教育部長職務後,特定媒體即鋪天蓋地且用不實的指控抹黑他,在野黨立委也極盡能事羞辱,將他刻畫成惡質的人,他這一生,無論在任何位置,都兢兢業業面對各項挑戰,但從沒遭受如過去一個多月來,對人格的嚴重污衊與羞辱。

吳茂昆指出,這些針對他個人的不實指控,已經造成教育部人員工作上不必要的困擾與負擔,更使行政院團隊受到傷害,許多該做的事因而延宕,幾經思量,他決定此時以最高的道德標準,並於上週末向行政院口頭請辭並獲准,他希望藉由自己的離開,摒除掉外界無理的干擾,讓教育部人員可以擴大腳步、向前邁進。

吳茂昆也表示,外界一直以為他是因為執行「拔管」才接任教育部長職務,事實不然,他的立場及信念自始至終都一致,學術誠信是建構大學的基本原則,尊重學術、維護學術自由、建立學術誠信是大學必須具備的基本準則,大學校長是學校的領航人,遴聘人選當然且必須要接受較高道德標準的檢視,這個過程完全是對事不對人。

對於擔任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任內前往中國大陸開會一事,吳茂昆表示,當年這兩場國際會議,他事先向行政院申請,並循程序簽辦,而行政院回函對香港科大在杭州舉行的國際會議並未准駁,由於該場會議出席者都是各國科技政策的負責人,考量出席會議可大幅增加台灣在科技領域的國際曝光度,他才決定轉往杭州與會。

吳茂昆也表示,教育不能因為意識形態對立而陷入泥沼,而是要回歸真正的理性討論與思辨,台灣作為世界上最值得驕傲的自由民主的國家之一,在政治上還有進步成長空間;在教育上,不管面臨多大困難,他相信大家願意一同為捍衛學術自由民主、教育下一代為社會公平正義價值而努力。

吳茂昆請辭聲明全文如下:

各位親愛的伙伴,我已於上周末向行政院口頭請辭並獲准了。

自107年4月17日我同意賴院長邀請,接任教育部長職務之後,特定媒體即開始撲天蓋地(註:「鋪天蓋地」之誤)且用不實的指控抹黑本人,在野黨立委亦極盡能事的羞辱我,將我刻畫成一個惡質的人。我這一生,無論在任何位置,都兢兢業業面對各項挑戰,但從沒遭受如過去一個多月來,對人格的嚴重汚蔑與羞辱。

我長期在研究單位,擔任過大學教授、校長,也一直都在指導學生,因此,對於接任教育部長一職進而規劃、實踐教育理念,是我認為無論多困難都應該要全力以赴的工作。然而,從過去一個多月的發展來看,令我憂心的是,這些針對我個人的不實指控,已經造成教育部同仁工作上不必要的困擾與負擔,更使行政院團隊受到傷害,許多該做的事因而延宕。因此,幾經思量,我決定此時以最高的道德標準,向頼院長請辭,並已獲得賴院長的同意。

在此,我必須向教育部同仁表示由衷的感謝。雖然我們共事僅有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即使面對在野黨立委在立法院惡意且無理的挑釁,我們仍然順利完成幾項重要法案的審議。108課綱的審查,即使在某團體不分是非的莫名杯葛情況下,我們在其他課審委員犧牲假日開會的共同努力下,依然持續前進。我也希望,藉由我的離開,摒除掉外界無理的干擾,讓部內同仁可以擴大腳步、向前邁進。

外界一直以我是因為要執行「拔管」才接任教育部長職務,事實不然!從願意擔任諮詢小組成員到之後接任部長實際處理此事,我的立場及信念自始至終都一致。我認為,學術誠信是建構一所大學的基本原則,國立大學受全國納稅人委託,教育我們的年輕人成為具有全人人格及專業技能的國家棟樑。因此,尊重學術、維護學術自由、建立學術誠信是大學必須具備的基本準則。大學校長是學校的領航人,其遴聘的人選,當然且必須要接受較高道德標準的檢視;這個過程完全是對事不對人。

至於有關我在2005年10月擔任國科會主委時去中國開會的事,當時我是前往中國參加了兩場國際性會議。行程之一是代表台灣到中國蘇州參加國際學術會議(ICSU)。會議後再到杭州,參加由香港科技大學與浙江大學合辦的國際學術高峰會議。當時是香港科技大學的校長朱經武先生,亦即我的老師,邀請我去參加。與會的都是國際一流的科學家,同時也身兼各自國家的科技政策負責人。除了朱經武院士及中國幾位院士之外,包括物理諾貝爾獎得主Robert Laughlin (當時是韓國KAIST大學的校長),日本的北澤教授(Koichi Kitazawa是Jap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的President),擔任美國空軍科技研發辦公室主任的Harold Weinstock,美國加州大學的Marvin Cohen,愛爾蘭科學基金會的William Harris等國際重量級的科學家。

當年這兩場國際會議的行程,事先都已向行政院提出申請,並循程序簽辦,而在行政院回函給國科會的公文中,對於香港科大在杭州所舉行的國際會議並未准駁。由於該場會議在周六、周日舉行,且出席者都是各國科技政策的負責人,因此,當時在朱經武校長當面力邀下,且考量出席會議可大幅增加台灣在科技領域發展的國際曝光度,我才決定轉往杭州與會。

我們的年輕世代未來將要面對一個知識與科技快速變化的時代,許多現在慣用的科技及生活方式,不出幾年,將面臨極大的轉變。做為師長,我們有責任貢獻知識與所學,引導他們發掘問題、解決問題並建構出未來的藍圖,因此,我們的教育絕對不能因為意識形態對立而陷入泥沼,而是要回歸真正的理性討論與思辨。台灣做為世界上最值得驕傲的自由民主的國家之一,在政治上還有進步成長的空間;在教育上,我相信,我們願意一同為了捍衛學術自由民主、教育下一代為社會公平正義的價值而努力,不管面臨多大的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