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過度的考試制度及家長的行為 造就不民主的社會

  1715

(來源 中央社)

國中教育會考(國中考高中)剛結束,我們來討論一下考試制度的影響。台灣是一個以考試制度為基礎的教育模式,導致我們或多或少會聽到一個鼓勵念書的方法,如一科滿分獎勵多少錢,或是平均多少分或是每一科都90分以上就額外獎勵多少錢,用利益交換的方式讓學生們有動力去認真學習,但本篇不針對利益交換的利弊作討論。身為過來人的我們,應都清楚我們不是每科都擅長,所以通常為了要鼓勵部份學生念完那些科目,就會用金錢獎勵方式利誘孩子們念完全部科目。作者將家長的教育模式定義為「重視獎勵」,若是孩子自動自發學習的則定義為「重視興趣」。

【兩種模式的學生】

重視獎勵的學生:

  • 願意犧牲時間,努力達成自己想要的目標。
  • 一般來說家長比較喜歡重視獎勵的學生,因為全科都念,喜歡均衡發展,但是不幸的是也僅有少數的學生可以全科都強,大部分學生僅是某幾科目比較突出。同時全科都念的學生大部分在求學的某一階段,也會開始無法負擔這樣的念書方式。
  • 學生會完成自己不一定有興趣的事情。

重視興趣的學生:

  • 會保持原本的心態念原本想念的書,不刻意遷就其他事物,或是判斷對自己沒幫助的內容則是予以不念,也可稱呼是重視未來生活相關的事物,並且每一個環節都是選擇對自己有利的。
  • 家長對於重視興趣的學生比較難以理解,即便是給予動力,這些學生仍然是念自己喜歡的部份,因為對於這些學生來說,多做幾次總是可以拿到足夠的獎勵金,如果一科100元,別人考一次有5科滿分有500元,它可以選擇考兩次,只要最後結果一樣就可以;或是不理家長自己另外想辦法。
  • 不想做自己沒興趣的事情。

【可能的問題】

由於台灣大部分家長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迷思,喜歡每一科都要念的好學生,所以對於重視興趣的學生便會指責說:「為什麼不把全部的書念好」企圖改變學生的行為模式。但這真的是對的嗎?

作者認為如果是用獎勵方式的利益交換,應該可以視為一種交易,既然是交易就應該有選擇的權利,可以選全科念,也可以選某幾科念,甚至是不選。為什麼會變成不順家長的想法就要被指責呢?最後許多學生都會遷就父母,但實際上並不願意,願意也未必做的好。

作者認為企圖改變行為模式,好比是一種強買強賣,也可說是一種獨裁。如果習慣獨裁的模式,那麼將會習以為常,比如說沒有主見,因為習慣被他人指揮,習慣沒有自己的意見,這對於個人、社會都是相當不利。沒有想法的人,或是不敢有想法的人,那將很難有出頭的一天,容易被威權管理,對於社會來說,每個人都沒有主見與創新的能力的話,社會該如何民主進步呢?

【如何解決】

作者認為學生應該保有選擇權利,不論選擇是哪一個模式,家長在清楚說明後就應該尊重學生的選擇,只要仍然達到有念書,而非都不念(也就是未盡到做為學生的責任),就不該逼迫小孩滿足家長的想法。作者認為這兩種模式各有優缺點,在不同的人事時地物上,應該採用不同的情況,不該一概而論都套用同一個方法。而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教育體制不該是用成績論成敗,這將會使家長濫用及誤會。

作者認為要改變家長太過困難,這個問題源自於考試模式,如果可以將考試制度進行調整,不要以成績定高下,才有可能行行出狀元,而不是如同現在的八股,人人被塑造成類似的模樣。

台灣的學生很難去認知到為什麼要學習,這跟先進國家的學生差異相當大,他們是知道為什麼要學習而學習,台灣的學生是不知道為什麼要學習而學習。換言之就是沒有任何主見的盲目追求學歷,並且不知道文憑是否對自己有意義。

為什麼學生及家長這麼盲目熱衷學習呢?作者認為以前是很少人可以學習,所以學生會珍惜學習的機會,希望藉由學習改變人生;而現在是因為有太多的誘因、太多的學習選擇如線上學習課程、網頁一開各國各種科目都有,想要學習實在太容易了,以致去學校學習、聽老師講課顯的太枯燥乏味了,而失去團體學習的樂趣,甚至不加以珍惜。

學校應該想辦法引起學生的學習興趣,而不是用考試的方法來逼學生學習,對於成績數字的執著的學生畢竟是少數,而這也不是一個讓學生保持興趣的一個好方式,因為成績不好的學生近乎是被老師放棄。用成績讓學生有好勝心與有興趣念書的方式,已經行之多年,可以看出來根本無用;也曾聽過有人提出快樂學習,依作者看,這是一種荒謬的學習方法,因為對於大多數人不要學習就是最快樂,僅少數人可以從學習中或是學習完成得到快樂。所以學校一定要找出正確的方式,讓學生對學習有興趣。

一定有人會提問如果學校不用考試及成績,那該要用什麼來評鑑學習狀況?我們應該參考芬蘭的學習模式,芬蘭不以成績來逼學生去學習,而是讓學生透過閱讀、獨立思考、找答案、問問題,建構自學能力。台灣應該學習它們的教學模式,不幸的是台灣與芬蘭的師資相比,程度差太多,芬蘭願意在小學用高等且正確的師資來進行教學,認為打好基礎才是最重要的。以及理念也差很多,芬蘭認為學生只要先學會兩大科目就可以,所以對這兩個科目會格外重視。一是語言類:母語與國際語言(英文),二是數學,因為把理性與邏輯的基礎打好後,再去學哪一科都是相當容易,至於記憶類的科目就更不是問題。所以芬蘭的學生沒有五花八門的學科,不會雜而不精的學習,這跟台灣的多元學習相距甚遠,見圖1:芬蘭小學六年級生的課表。

圖片來源: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707/00/5315_483227207.shtml

【考試制度進一步影響的數學及社會窘境】

我們可以發現芬蘭注重語言與數學,而台灣是注重考試制度。作者認為這將進一步破壞學習數學的興趣,因為考試制度會造成數學要在時間內完成,題目過多逼迫學生套公式,並因為想投機而不願意去理解,這是對數學的一大傷害。所以考試制度完全不利學習數學。數學的能力根本不是靠考試來學習,理解才是重點,不理解的死套公式有什麼學習意義,只能造就一堆二三流人才。最後數學不好,就難以培養理性,一個不理性程度越來越高的社會,要如何民主與進步。

【結論】

本篇從行為模式去探討如何導正因學習方式造成的弊病,這和我們的教育及考試制度有莫大的關係。畢竟經濟與社會的環境都在轉變,若要走向國際化、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要從教育面下手,因此教學模式應該固定每隔幾年要重新審視一次。你想想,我們從小學到高中十二年的歲月,當時的聯考制度與環境問題逼著我們不得不靠考試改變生活。如今社會進步、視野開闊,有能力的家庭都能到國外受更好的教育,換言之有許多的受教育方式,但是我們的教育模式與學習方法仍在原地踏步。因此雖然本文有許多重點,但是這些問題是一連串的事件,難以分割,而我們還是得面對。如果社會要有所進步就是必要解決這一連串的問題;否則民主社會的進步只會窒礙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