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為台灣敲WHA 我也曾拼外交

  149
世界衛生大會(WHA)

世界衛生大會(WHA) (來源 中央社)

5月24日看到行政院長陪同蔡英文總統召開「斷交記者會」。因為賴清德院長一向慣有的微笑,竟然變成記者會一個新聞點,接著有些偏藍的新聞台及泛藍立委,都說賴清德對於外交的不順利還在那邊竊喜。

這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見縫插針;而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則說賴清德代表的是台灣人的自信,這代表中國再打壓也不會對台灣有太大的影響,我想這也不需過多的解讀。終究,這兩個月台灣確實掉了兩個邦交國,蔡總統上任兩年來已經掉了四個邦交國,雖然大部分是小國,讓原20個邦交國下修為18個小小國。

如果這18個小小國繼續下修,最後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與台灣有所謂正式的外交關係,這對台灣的影響又會是如何呢?這確實是一個好問題,因為有獨派人士認為,「這樣台灣就真的實質獨立,而且只有這樣才會逼得蔡總統考慮改變現狀,宣布台灣獨立。」而我一向是希望能夠用公投的手段來讓台灣正名。當然,如果全世界沒有其他國家與台灣有正式的外交關係的話,這個正名運動就更容易推動了。

前幾天也看到衛福部長陳時中,在WHA大會的場外開記者會控訴中國打壓,不讓台灣代表進入會場成為觀察員。讓我突然想起18年前,也就是2000年1月份時,我接受目前監委張武修教授的邀請與現任行政院長賴清德,一起在醫界聯盟鄧昭芳會長的帶領下,到歐洲去尋求台灣加入WHO的往事。

同行的還有成功大學醫學院創院院長黃崑巖教授,以及他的夫人。我只記得我們跑了好幾個國家,最後的結論是台灣應該爭取成為WHA觀察員。這也是近年來,醫界與外交部一起努力的目標;每年都會去參與的一個行動。在18年前,我曾經參與台灣要加入國際組織的行動。看到今天台灣被小國甩掉的窘境且國内還有諸多見縫插針者,實在有些感慨!

另一件讓我感到宛惜的就是這半年來,我也曾經努力要為台灣打開些許國際外交的空間。比如說,在半年前我接觸到阿拉伯世界某一個產油國的代表,他對我說,希望我將一些該國內閣成員的親筆信交到負責外交的政府高層人員手中,我也都努力去達成。

而最後,因為該國是產油國,只要求中油公司能夠簽署一張購買該國的國營石油公司若干桶原油的LOl(letter of intent),也就是說一張沒有法律效力的宣示信件。結果,不管我做多少努力,中油公司不發就是不發。這樣,一個可能替台灣打開阿拉伯世界海灣七國的外交良機,就這樣放棄了。

這兩天我看到台灣被非洲小國這樣欺負時,更不能了解中油公司為何不能簽一張LOl給一個可能為台灣打開很大的外交空間的阿拉伯國家的代表呢? 這是我這幾天看到WHO新聞、以及看到台灣被非洲小國甩掉時的一個很深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