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更生態友善?日行性猛禽「鳳頭蒼鷹」都市現蹤

日行性猛禽在生態系中扮演著頂層消費者的角色

鳳頭蒼鷹。(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鳳頭蒼鷹。(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台北採訪報導)林務局與台灣猛禽研究會今(25)日發表保育高山猛禽-鳳頭蒼鷹移居都市的研究成果,林務局長林華慶表示,歷經30年,在鳳頭蒼鷹落腳於城市公園綠地後,我們正在見證一場劇烈的轉變過程。

對於野生動物移居都市的轉變,林華慶推測,第一是台灣的民眾對於野生動物的友善與愛護程度與素養都比以前要來的高。第二則是在公園、校園所種植的樹木隨著多年的生長都已經長的非常的高大,這些樹已經成蔭還成林了,對於這些猛禽類和其他鳥類而言,都提供了適合築巢的巢位與棲地,第三是大台北地區整體的生態變的比以前更加的豐富。

《城市遊俠--鳳頭蒼鷹》現場標本。(照片由台灣英文新聞拍攝)

林華慶補充,過去對於公園的管理僅種植草花與觀賞用的植物,如今的公園管理逐漸的趨向自然化。另外,以前公園管理都會把大樹底下的落葉掃乾淨,現在在一些樹蔭下都會保留一定的落葉,而這些落葉對於無脊椎動物或昆蟲,都提供了很適切的生存微棲地,藉由這些逐層豐富化的階層就自然會供養起高階的掠食者。

林務局補充,由於活動範圍廣大,加上族群數量少,日行性猛禽一向給人神秘、少見的印象。但原棲息於中、低海拔山區的保育類猛禽-鳳頭蒼鷹,就悄悄進駐都會區,開始在台灣各地城鎮的公園、校園中棲息、捕食、築巢,並成為都會區唯一穩定繁殖的日行性猛禽。

鳳頭蒼鷹。(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台灣猛禽研究會副理事長林思民說,鳳頭蒼鷹實際上是鳥類搬到城市以後,成功的案例。有別於過去的保育影片所傳遞的動物的悲情,本部鳳頭蒼鷹的紀錄片是要傳達正能量,畢竟都市生活處處有風險,牠們卻活的還不錯。

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表示,自基金會成立以後,台北市是他心目中的首都城市,也是最有資格講生態與療癒併存的一座城市。基金會自成立以後最先執行的工作就是降低公園蚊子的數量,再來就是生態池的建置,而在未拆走生態池周邊的圍籬時,鳳頭蒼鷹都是首位造訪的野生動物,當然還有復育成功的螢火蟲等。

鳳頭蒼鷹。(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林務局今日播放鳳頭蒼鷹紀錄片,不僅吸引不少專家、學者、還有其他民眾一同觀賞,在與談時間時,民眾也踴躍發言,詢問鳳頭蒼鷹在城市裡的生活狀況與研究團隊的「意外收獲」。

台灣猛禽研究會回應關於生活在都市與郊區的鳳頭蒼鷹,牠們的天敵與幼鳥的存活率。研究會表示,生活在城市裡的鳳頭蒼鷹只有來自人類的威脅,如修剪樹木時不小心把他們的巢打落,然而值得慶幸的事尚有高達80%的幼鳥得以存活下來,但生活在郊區的幼鳥就沒這麼幸運了,除了有蛇與天然阻力如颱風,幼鳥的存活相對比較低。

鳳頭蒼鷹。(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對於這些猛禽與人類毗鄰而居,甚至是和我們生活在一起,為何我們未曾發覺牠們的蹤跡呢?研究會說,鳳頭蒼鷹的巢都建築在約7-8層樓高的樹上,而且是在樹葉茂密的樹技上,所以很難察覺牠們的存在,但只要稍微留意一下仍可以發現牠們。

對於民眾在路上撿到「疑似」受傷的鳳頭蒼鷹,台灣猛禽研究會呼籲民眾「下次記得打到研究會或是1999時,請記得留下拾獲時間、地點與聯絡方式」,因為這些記錄對於任何一種鳥類都是重要的「回巢」資料。他們解釋,鳳頭蒼鷹幼鳥跟人類小孩一樣,都需要先學走路才能愈走愈穩,牠們得先學會飛。因此,下次看到幼鳥掉到地上時,只要在確認自身安全後,再確認幼鳥無明顯外傷時,就讓牠留在原地即可,因為鳥巢就在附近。

《城市遊俠-鳳頭蒼鷹》發表記者會,林務局長林華慶與研究與拍攝團隊合影。(照片由台灣英文新聞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