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低薪!政院提公部門薪3萬起、建議提高基本時薪

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也解釋為何近二十年薪資停滯

政院解決低薪釋利多 任職公部門3萬起薪

行政院長賴清德(中)14日上午召開「我國薪資現況、 低薪研究及其對策記者會」,會中宣布,政院所屬公務 機關、國營事業,包括派遣人員的總 (來源 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施家恩台北報導)行政院14日針對國內低薪問題召開記者會,提出短、與中長期解決方案,共37項措施,其中包括公部門帶頭主動加薪。會中宣布,政院所屬公務機關、國營事業,包括派遣人員的每月總薪資,將「漸進式」提高到3萬元以上,初估有4.7萬人受益,同時也向勞動部建議調高目前140元的基本時薪。

談到中長期計畫,賴清德表示,要增加投資與加速產業升級,因為「投資不振」是台灣經濟的根本問題,當公司協力增加投資機會後,工作機會自然增加,低薪問題也可望解決,政府會持續推廣;另外,降低受薪階級稅賦負擔、提升人力素質,降低學用落差,將會相當有效,政府也會持之以衡。

賴清德補充,政府的解決低薪短期計劃有16項措施,包括公部門主動加薪,以及薪資列入政府採購及頒發獎項之加分項目、鼓勵企業加薪、薪資透明化、以及建議提高時薪至150元等。

薪資停滯原因、國內2016及2017年實質總薪資成長

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接著說明,目前國內2016及2017年實質總薪資(含年終獎金)有成長,2017年的台幣47,271元也續創實質總薪資歷年新高,台灣事實上已突破薪資停滯的現象。

至於薪資從2000年至2016年停滯的原因,施俊吉解釋有以下原因:第一項是全球化因素使然,施俊吉引用經濟學理論上的「要素價格均等化」來解釋,由於台灣與中國經貿關係非常緊密,2001年起台灣與中國薪資逐漸趨同;第二個原因,為台灣高等教育過度擴張所致,也導致學歷貶值,喪失作為求職能力指標辨識的功能,也能解釋為何多行業採取最低薪資來聘用新人;第三個原因為統計將外勞薪資納入平均值,由於他們多領法定最低工資,加上近30年來外勞人口大增62萬名拉低均值;第四個原因是僱主有加薪,但勞方無感,這是因為就業保險與勞健保費用多次提升,但這部份未進入勞工薪資袋,因此加薪無感。

至於低薪族集中之產業,施俊吉根據統計,指多集中在服務密集的零售、批發、住宿與餐飲業等。另外,公務機關及國營事業內,行政院所轄各部會所聘僱之各類人員,每月總薪資低於3萬元者,共計11,934人,公務機關則有9,732人,此類員工多從事庶務性工作,替代性也較高,如客服、駕駛、清潔、保全、文書處理等簡易工作;國營事業每月總薪資低於3萬元者有1,437人,占1.3%。

為解決低薪,施俊吉表示,公部門將帶頭主動加薪,政院所屬公務機關、國營事業,包括派遣人員的每月總薪資,將「漸進式」提高到3萬元以上,初估有4.7萬人受益,初估總費用年增19億元。另外,也會提高兼任教師鐘點費(目前兼任教師鐘點費每分為6.5元,國中為8元),這已是確定會實施,且教育部已宣布的。至於教學型研究助理,會全數納入勞健保,並提撥勞工退休金。

另外針對私部門的調薪,施俊吉表示政府會請企業主動加薪,並加其薪資水準列入政府採購及頒發獎項之加分項目,提高加薪誘因。

(圖片提供:行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