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這樣的政治校長

  464
圖為台灣大學總圖書館( 攝影者為peellden, 翻攝自維基百科)

圖為台灣大學總圖書館( 攝影者為peellden, 翻攝自維基百科)

在台灣,教育有歸教育嗎?

答案是:以前沒有,現在還是沒有!政治的黑手以前操控宰制教育是明目張膽、肆無忌憚的,現在則披著「大學自治」、「大學自主」的新衣,差別如此而已!

在校長官派的蔣介石、蔣經國年代,有一隻叫「上面」的黑手,上自公立大專院校,下至公立中、小學,要空降誰去當校長,去就對了,保證沒人敢唱反調;要誰離開校長寶座,誰就只能摸摸鼻子乖乖交棒走人。「政治校長」來來去去,其來也黑箱、其去也黑箱,幾時徵詢過在校師生的意見看法?幾時理會社會觀感?幾時聽到有誰向「上面」說個「不」字?

現在,號稱校長遴選了。可遴選期間,請客吃飯、拉幫結派、黑函滿天、謠言四散,跟齷齪的政治選舉有啥兩樣?

像台大校長遴選出線的管中閔,個人資料黑箱隱瞞、行政單位技術性包庇放水,遴選作業的公開、公正云乎哉?面對質疑:有沒有違法出任台哥大獨董在先,向台大合法申請同意在後?有沒有一次又一次,違法在中國兼職、兼課?管爺寧願東拉「大學自治」、西扯「大學自主」,就是不願簡單、乾脆回答「有」或「沒有」!  傾巢而出的啦啦隊們既不敦促管爺拿出台大核准出任台哥大獨董日期與實際台哥大上任日期的證明文件,影印護照出入境中國的日期明細,讓質疑者閉嘴,反要脅教育部啥也別「管」,「發校長聘書」就對了,否則就是「反管」、「卡管」、「拔管」!

四個月來,當事人管中閔選擇神隱、拒絕作答。敲鑼打鼓助陣的,卻破綻百出──

一群中國國民黨立委,一手指著教育部長高分貝叫囂「政治力介入」,卻沒察覺有四個手指頭正指向「政治力介入」的自己!

一群現任、前任大學校長,高舉著「大學自治」與「大學自主」的旗幟,卻儼然把大學自治、大學自主詮釋成一群學霸可以在關起門來的大學校園橫衝直撞,可以無法無天、無拘無束地出任財團獨董、赴中國兼課兼職!這些校長們,有沒有學問不知道,喊「大學『自治』」、自己沒有『法治』觀念,喊「大學『自主』」、自己沒有『民主』素養,是可以確定的!由底下的簡單對照,就可以看出這些校長有多「政治」!

2月22日,孫震、陳維昭、李嗣涔等三位台大前任校長,同聲痛批教育部不核准管中閔校長人事案是「玩法弄權」。弔詭的是:四年前的太陽花學運,控訴的正是「玩法弄權」的黑箱服貿!太陽花學運領袖之一的台大研究生林飛帆,被檢察官起訴時,為什麼孫震、陳維昭、李嗣涔等三位台大前任校長,一沒有譴責黑箱服貿是「玩法弄權」,二沒有譴責起訴林飛帆的檢察官是「玩法弄權」,三沒有替台大學生林飛帆講任何一句公道話?

4月29日清華大學校慶當天,清華大學前後任四校長及一群師生,在校園中繫上黃絲帶「捍衛大學自主」。弔詭的是:清大學生陳為廷、魏揚因太陽花學運被送法辦時,清大前校長們「捍衛大學自主」的黃絲帶在那裡?

看不慣「玩法弄權」的台大前校長們,「捍衛大學自主」的清大前校長們,不要忘了,台北地院、台灣高院對這些太陽花學運領袖們的判決都是:無罪!無罪!無罪!你們對為個人名利不惜違法犯紀的管中閔都敢挺身而出,對「動機及目的與公眾事務有重大關聯,自屬高價值言論(台灣高院判決用語)」的太陽花運動學生領袖們卻沒有隻字片語的正面首肯,還敢開口閉口「教育是良心事業」,不羞愧嗎?

最可笑也最可悲可惡的是:多年來為招攬中生來台就學,配合中國要求出具「一中承諾書」的許多大學校長,對中國當局政治干預教育向來連吭一聲都不敢,現在,為了挺管,這些「政治校長」卻一個個極其神勇地站出來向教育部嗆聲,並發起「敦促教育部退出政治干預,尊重大學自主」全民連署,表明「我們不再沉默了」!對中國涉台單位要求「一中承諾書」畢恭畢敬、對教育部就台大校長遴選程序進行合法檢驗嗆聲,「政治校長」要的,顯然不是「尊重」而是「放縱」!      

其實,教育之道無它,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而已!在獨裁戒嚴時代,吾愛真理、吾更愛「蔣公」的「政治校長」們,為獲得「上面」關愛的眼神,一個個軟骨頭競當縮頭烏龜,乖順唯諾深恐不及;時移勢易、特權不再後,吾愛真理、吾更愛管爺的「政治校長」們,是非對錯不願就事論事、不圖據理力爭,只想硬拗耍賴、無理取鬧,這過猶不及症候群還真嚴重!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