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世界遺產潛力點 張智銘鏡頭下的棲蘭山檜木林 (下)

從5萬多張相片中挑選出46張辦攝影展

  468

四季。(照片由True Blue Studio提供)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台北專訪報導)「山林之大難以想像!你不走進去是無法找到故事的。」他是張智銘、宜蘭羅東人,從事商業攝影25年,憑著對母親與家人的愛決定為自己的家鄉、自己熱愛的這塊土地做些事。台灣「世界遺產潛力點」棲蘭山林區的原生檜木林的神木,成了他鏡頭下千分之一秒的主角。

台灣世界遺產潛力點 張智銘鏡頭下的棲蘭山檜木林 (上)

我相信背後有一股力量在推動我.....

張智銘說,整個森林的拍攝都是從巨觀一路到微觀。雖然工作很辛苦,但老天爺與神木一直很幫忙,因為每一張照片的呈現都是他們一起合作,才能將每棵千年大樹的神韻與生命力表現出來。

他表示,在這整個過程中,我一直相信,我只相信神木一直默默的保護我,甚至是它知道它要下來被大家看到。尤其是那些因為年紀大了、行動不便、甚至是無法親臨山林的人,它希望可以讓他們透過不一樣的視角,感受山林之美,與他們進行一場場生命的對話。

攝影展場營造仰天觀賞神木之雄偉與高大、還有四季的變化。(照片由True Blue Studio提供)

每一次進入山林,張智銘都帶著一顆誠敬的心去拍攝,去尋找題材。「不求多,只求今天能帶兩張作品下山就好了。」他回憶,在很多次的拍攝中,當我要取這些畫面的時候,神木給的感覺無論是在有形或無形中,都會讓人感覺到它們在從旁協助。當他把三腳架架好時,就像是說好了一樣,陽光灑落或是雲霧進來,一轉眼整個畫面變得無比豐富,只要有去過山林的人都知道,山裡的天氣不是你我可以掌控的;一切瞬息萬變。

擦傷、摔壞20幾萬的專業攝影機 都抵擋不了熱情

在拍攝過程中,最難就是取景方式。有別於人物拍攝是由人去配合攝影師左右移動與擺姿勢。到山林裡,攝影師只能自求多福了,因為他必須自行想辦法,克服萬難尋找最適合的角度,才能捕抓到神木最自然唯美的力、形、色。

張智銘一直都用嚴謹的態度做事,每一張照片的呈現必須保留原始樣貌。因此,在按下快門之前,從找角度、找景等各種前置作業都要準備好,只為捕抓那永恆的瞬間。他的太太任家寶補充,他的照片不用PS(修圖),從膠捲感光時代開始,每一位拿到底片的人都知道,他手上那一張就是最「原始」的照片,這樣的態度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張智銘攝影師進入棲蘭山林區的工作照片。(照片由True Blue Studio提供)

台灣「世界遺產潛力點」 籲大家一同守護

在「一森一勢」籌備過程中,最令人惋惜的是2016年梅姬颱風吹倒兩棵千年神木及帶給棲蘭山的災害,那時張智銘和他的團隊剛取得入山許可,對於風災過後的景像,「真的令人痛心」。2018年2月剛好有一道寒流,溫度低到可以將棲蘭神木園蓋上厚厚的白雪,當時正在思索如何呈現「冬景與樹木的生命的韌性時」,就像上天聽到了他的願望一般,應其所求,讓他留下這歷史性的一刻。

張智銘於是用「力」、「形」、「色」、「幻」、「逝」、「心」表現神木的「成、住、壞、空」,並讓觀賞者透過欣賞作品與各自心境的不同,從內觀到生命的對談,在舒服的展覽空間裡一邊看照片一邊聽鳥叫聲;走進「神殿」欣賞神木的四季之美。當然,這個展覽主要呼籲大眾一起來保護這些國寶神木,未來若有機會親臨棲蘭神木園區或任何國家保護區時,記得不要破壞大自然,要一起保護環境,保護台灣的國寶。

2018年2月剛好有一道寒流,溫度低到可以將棲蘭神木園蓋上厚厚的白雪。(照片由True Blue Studio提供)

護樹 展場看不到導覽手冊

記者好奇的問「一森一勢」與「the Formation」的由來時,張智銘笑笑的說,主角不是他而是神木。至於未來還有那些規劃呢?張智銘表示,只要他身強體壯,就會背著攝影機入山取景,無論是在宜蘭還是其他山林,他都會去。

是否還會有其他展覽呢?答案是肯定的。下一個攝影展預計6月初回到家鄉舉辦,宜蘭的羅東文化工場。至於會不會出版攝影集,他說,看過神木所經歷的種種,他和太太都還在考慮要不要「砍樹」印刷,畢竟現在大家都人手一機了,數位化或許還可以保留神木之美,並能透過網路的便利性讓世界各地的朋友們,看到寶島台灣的山林之美。

「冬景與樹木的生命的韌性時」,就像上天聽到了攝影師的願望一般,應其所求,讓他留下這歷史性的一刻。(照片由True Blue Studi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