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屆「流浪者們」歸國分享十段曲折故事

10位流浪錄取者分別前往日本、尼泊爾、中國、印度、越南、柬埔寨及吉爾吉斯單獨旅行至少60天,並達成各自設立的流浪計畫

(台灣英文新聞/黃慧瑜 台北採訪報導)雲門基金會第十三屆「流浪者計畫」5日在雲門小劇場分享流浪回國後的心路歷程,10位流浪錄取者分別前往日本、尼泊爾、中國、印度、越南、柬埔寨及吉爾吉斯單獨旅行至少60天,並達成各自設立的流浪計畫。

林懷民先生在2004年捐出行政院文化獎金,委由雲門基金互執行「流浪者計畫獎助金」,在智榮文教基金會及各界支持下,13年來獎助129位年輕及專業傑出的創作者及社會工作者,前往亞洲並進行充電之旅。

獨立影像工作者張康儀將再次往前印度,完成「歸途」紀錄片最後一部分。2014年開始拍攝「歸途」,探討流亡圖博人心中歸屬何方。她分享會賞指出,這趟旅程讓他意識到,過去拍攝的方式「錯了」,身為紀錄片導演,觀點固然重要,但一味執著於自己要的畫面、自己制訂的拍攝計畫,反而無法拍攝出理想的紀錄片。她說這趟旅途讓她學會等待,並且切身處地的觀察被攝者,再以最接近被攝者處境的敘事方式,將一個故事訴說出來。

洪明毅是植物醫生,任職於農藥銷售產業,第一線面對經銷商及農民,發現台灣仍然習慣農藥耕種。他曾旅行到馬達加斯加,發現當地缺乏物資,皆使用傳統方法種植,即是台灣所謂的「有機」耕種。但在當地人眼裡,只是一種「慣行」的生產方式。這種植方式之所以可行,不只是有「非農藥」的防治方法,更有「無農藥」的生產概念。他將前往尼泊爾及印度,探訪當地農村,帶回病蟲害防治技術並推廣到台灣。

李易安,前往吉爾吉斯展開「消失中的飛地」記錄計劃,飛地是「一個國家位於他國境內的領土」。他深度走訪吉爾吉斯位於費爾干納盆地的飛地,了解蘇聯為了分化族群而設下的國界如何運作,並真切地影響居民的日常生活與跨境移動。然而他在分享會上表示,這次計畫是個「失敗的計畫」,他的受訪者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在意飛地問題?自己心裡知道我是烏茲別克人還是吉爾吉斯人就足夠了呀!」這讓他意識到,每個人就如同一個獨立的飛地,只要心裡清楚自己是誰,不論置身何處,都不再那麼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