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產業龍頭 該做什麼?

(圖片來源:Alex Lin/ Flickr)

「你要相信,世界的改變是由少數自認為能改變世界的人改變的;而不是那些自認為不能改變世界的人改變的。」美國人類學家瑪格麗特(Margaret Mead)。

台灣的少數產業龍頭,是否該做領頭羊?肩負「翻轉產業」的責任?但就目前的討論,多侷限於經濟面、生產面等議題。

面臨國際、多元社會,以及自然環境的衝擊,多種價值的思考有其必要。因此,翻轉產業至少宜從四生著手:環境生態、住民生活、經濟生產,人民生命;「生態、生活、生產、生命」都必須兼顧。

除了上述面向外,翻轉產業應有更進一步的詮釋。

價值性:眼追未來 兼顧眼前現實

過去,台灣處於經濟起飛階段,因經濟發展需要,各大產業只關心營利狀況,長期忽略環境的結果,導致居民生活品質下降。

轉為重視環境、重視住民生活,是翻轉的首要考量,著眼於未來的翻轉,產業才能為人民帶來福祉。

產業領頭羊,更須領先社會,特別是指標性產業;例如,醫療產業,應落實預防醫學,由治病為目標,翻轉為照顧全民健康,更能展現其時代性領導地位。

日本食品產業龍頭「龜甲萬」,曾獲日本文部省「食の文化獎」時,向《動腦》表示,只要對日本食品產業有幫助的事情,對龜甲萬就有意義,充分見證產業龍頭的格局。

理想性:世界格局 探尋時代理想

翻轉產業必須有世界性、時代性的眼光,以全球的高度來思考產業的長遠發展,才能與國際連線;德國、美國、紐澳,以及鄰國日本,都是以區域、世界為市場,進而擘劃產業的發展願景。

比方來說,資源豐富的紐澳,國土面積和北美相當,且人口僅約2,200萬,以資源戰略的角度來看,紐澳會是資源主要的供給地區,而資源需加工才會加值,北歐國家有著高科技技術,台灣能扮演什麼角色?

台灣因地理位置,如以台灣為中心的世界地圖,向西北角、東南角的緯度45度,跨過赤道拉出一個倒三角形,這個是否為黃金三角?

整廠輸出,德、日盡找台灣合作,兼顧成本和品質的台灣製造,時間及費用,都雙雙明顯降低,而品質也毫不遜色,極具競爭力。

「喜於望,恆於忍。」台灣產業靈魂的重新追尋,以原創亮點,為台灣發光。心的覺醒:產業龍頭,該做領頭羊!

(吳進生為動腦發行人、台灣設計協會創始暨終生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