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深澳地熱電廠BOT  解決缺電及環保爭議

  902
清水地熱發電廠地熱井

清水地熱發電廠地熱井 (來源 維基百科)

深澳燃煤電廠是否應該興建,已經變成台灣一個重要的爭議性議題。這件事讓我想起在1990年從美國回台大教書,於1992年開始全力投入反核運動的狀況。當時,環保聯盟宜蘭分會一邊協助我推動反核四,另一邊在宜蘭推動反對蘇澳1500MW燃煤發電廠的活動。

目前「反核四」成功了,「2025非核家園」則是蔡政府的施政目標。但是,我們現在却看到環保署長李應元提出一個很超現實的說法,「核四及深澳公投擇一,如果是民眾支持核四,他下台負責」。老實講,這是李應元自我吹噓做大,他算哪一根蔥,他有這麼大的權力嗎?是總統授權嗎?環保署長不好好站在環保的立場已經很糟糕了,還講這種超越總統政見的話,實在不應該。

我們來談深澳電廠爭議應該如何解決。我曾經多次為文指出,對於台灣的地熱發電,蔡總統競選政見是說「2025年達600MW,而海上風力是3000MW (3GW)」。如今,供電不穩定海上風力一再的加碼,變成這個月就要遴選3.5GW,加以後再競標2GW;這樣總發電容量達5.5 GW,並開放讓很多國際廠商參與遴選。

國際大廠會來投資,當然是因為海上風機的躉購費率5.8元,超出國際行情2.5元太多的原因。然而我們不解的是,為何可做為基載的地熱發電,能源局竟然將原先的600MW降成200MW,其他配套措施也都没有,導致台灣的地熱發電至今動彈不得。

我一再提出應該將地熱發電規劃目標提高,而針對目前深澳電廠及協和電廠的議題,我也曾寫過多篇文章,發表在台灣英文新聞的《時評》上,基本主張兩項:第一項、因為協和電廠外海3公里處就有海底火山,將協和電廠就規劃成一個燃油機組的容量,即500MW的地熱發電廠。第二項、目前深澳電廠的規劃是燃煤1.2 GW,而且號稱使用「乾淨的煤」。沒有「乾淨的煤」這一點已經有許多評論,我就不在此重覆。

其實如果要用乾淨的燃料,那就直接用生質材料,包括狼尾草粒、甘蔗渣、椰子殼等,這樣我們勉強可以接受,因為無CO2排放且少空氣汚染。而其實最好的方式是將1.2GW發電容量,直接改成地熱電廠的發電容量。我也曾在另一篇文章中說過,應該將協和及深澳合起來整體規劃。這樣地熱就有1.7GW的發電容量,而以國際地熱電廠92%的容量因素,正好可以發136億度電,也就是經濟部目前一再宣稱的2025年時北部會缺134億度電的量。

深澳外海七公里是火山島-基隆嶼,地熱資源充足。海洋大學地熱團隊成員王守誠評估「2000公尺內應該會有200℃的破碎帶,鑽到這個破碎帶後就會有溫度及流量;如果沒有鑽到破碎帶,地溫梯度應該在40-60℃/公里。3000公尺約150±30℃;5000公尺約250±50℃」。

那麼,在此我們提出這樣一個建議,政府可比照海上風機目前遴選的方式,就以1.7GW的容量與地熱的躉購價收購,一切完全依照目前海上風機的遴選方式。我相信一些國際知名的地熱廠商,例如Omart、Hitachi等其他發電機組廠商,以及鑽井機的德國海瑞克公司等等,就都會組團來台灣參與這樣的一個遴選活動。

我們蘭陽地熱公司,目前也接觸到包括在彰濱地區以2.7元的超低價,低於躉購匯率的太陽光電廠商,正在要我們對於100MW的利澤案做DD (Due Diligence 投資風險評估) 。如果有這個北台灣協和及深澳的量1.7GW的地熱發電容量需求,相信一樣的,會有更多的國際再生能源廠商組團來台灣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