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 – 氣候撤資後 人類與環境的橋樑建的起來嗎?

  308

照片來源:pixabay

為保護環境與抑制全球溫升不超過2℃,人類社會還有那些產業可以扮演關鍵角色,並透過系統化合作與減少碳足跡來延續藍色星球的壽命。本次將就北極融冰談談國際所有權戰、各國的氣候撤資的現況以及知名飲料業者如何以生產者延長其責任制來談談環境永續。台灣在環保工作上又有那些值得國外學習的?

北極融冰新貿易 各國所有權戰開打

南北極的廣大冰層主要是用於反射太陽光的熱能,假如地球上的二氧化碳或是溫室氣體太多的話,反射回去的熱能將會有限。加上夏天氣溫高就會加速冰層的融化導致冰層面積縮小、海平面上升和海水吸熱,這就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原因。而深藏於下方的永凍土,雖然不能耕種卻可以在上面建設道路,如今隨著暖化現象加劇,原本冰封在土層裡的甲烷也被釋放出來了,這種元素大幅加速全球暖化的溫室氣體。

如今,融冰後的北極不僅方便了各國船隻的往返,而儲藏已久的天然資源、腹地面積寬廣的土地與航道卻成了各國急著「宣示」所有權。地球的「大冰箱」為何成了各國的新目標呢?中國於1月26日發表《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公布北極絲綢之路計劃,這是繼2013年後倡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一帶一路」後另一個冰上絲綢之路,也是繼中國崛起後,從陸上到冰上一個較為完整且清楚的藍圖。

一帶一路在推廣時有其困難之處,從原本的古絲路行走一路連接歐洲各地,所以路線都會經過政經不穩定且效率低的國家。為了推展中國的優質土木建設,降低人們對於「產業外移」與「就業機會」的爭議,中國政府於是想了替代方案,那就是開闢冰上絲綢之路來維持國際商貿往來的穩定。

▲照片來源:pixabay

繼2006年科學家發現北極海的融冰速度有加快的現象後,破冰船與船隻的航行不在像以前那樣困難了,因此舊有的航道變的通行無阻了。令人擔心的是,若氣溫升幅一旦凸破2℃的話,科學家原本預測2070年北極各地與北極海的融冰才會全部融化的景像,可能將提早到2040年。

冰封已久的範圍不僅帶來水災、海平面上升,也同時改變世界各國原本航行的航道習慣與能源需求等;船隻將不需在走蘇利士運河、馬六甲海峽。北極海融冰現狀因而吸引了世界各國的目光,也讓原本安靜的北極理事會的門多了不少敲門聲;申請擔任觀察員的國家愈來愈多,包括日本、韓國、中國、印度等。

為何會吸引這些非冰上界的國家的注意呢?2013年9月,一艘載滿煤礦的丹麥籍船隻自加拿大溫哥華出發經過北極西北海域到芬蘭,而同一時間也有一艘加拿大籍商船從加拿大的東岸進入另一個航道到中國的營口。還有一艘中國籍貨船也曾從江蘇北上經過東北航道,進入俄羅斯的北緣到了阿姆斯特丹,讓原本需要48天的航行縮短為13天左右,這反而降低了價錢、省了不少成本還提高了運送效率。

2016年,中國的貨輪又嘗試行走另一個航線,讓他足足省下了7000海浬左右也就是整整20天。2020年,如果全世界的船隻跟世界的海運都行走這個航線的話,預估可以省下逾500~1,200億左右的海運成本,這是很大的紅利。

「氣候撤資效應」與氣候變遷有何關連性?

所謂的氣候撤資就是讓金融界能直接提供資金參與氣候環境產業的保護,但有金融業者曾經反應,氣候變遷最主要是要鼓勵大家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也就是節能減碳,這和金融無直接關係。但其實,大家不知道的是,金融業與環境保護是有密切關係且有一定影響的行業。因為,所有的行業,舉凡能源業、運輸業、工業等都很需要向銀行或保險公司借調相關資金來維持公司的資金運轉。因為有來自金融業這一「貸款」的動作,更可以凸顯出他們的地位,也就是有了「話語權」。

銀行界有一「赤道原則」(the Equator Principles),也就是說在貸款給某一間公司的同時,銀行就可以有效發揮金融業對企業社會責任的影響力,從各項環境議題如環境生態、節能減碳與社會資源等,儘到低碳經濟等企業責任。如今不僅是銀行展開低碳經濟的推廣,連投資在化學燃料的基金也展開「撤資」。

最有名的洛克菲勒基金會創辦人John D Rockefeller投資標準石油(Standard Oil)而致富的家族,繼承的子孫也就是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Rockefeller Brothers Fund)於2014年宣布退出8億多美金的所有的石化工廠與公司的投資。這項消息非常的震驚。

▲照片來源:pixabay

2015年來自宗教界的普世教會協會,集結了345個宗教團體跟5億基督教徒,正式宣布排除所有的石化投資與基金。而同一年,全世界最大的保險巨擘AXA安盛集團也宣布,站在環境呵護及投資者的立場,從煤礦產業撤資,第一波撤資金額達5億歐元,並於2017年再撤出24億歐元的煤礦投資與7億歐元的石油投資。接著,這家公司預計在2020年投資近120億歐元的清潔能源。

2017年,全世界擁有一兆美金的第一大主權基金,挪威央行投資管理公司(Norges Bank Investment Management)也宣布,撤出所有石油投資,並向作不好的環保公司聲明,暫停對他們的投資直到作好為止。

所謂的撤資效應也就是金融單位的資金單位的一種殺手鐧,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只要公司愈作愈大就要向金融業者貸款,一旦資金被撤可想像其影響層面。當我們談到氣候變遷就有很多氣候領袖是來自金融業,而金融業卻是操作他人命脈的關鍵者,可見全世界在作氣候變遷的工作都是環環相扣的。

可口可樂、Evian宣布100%回收產品包裝再使用

美國汽水公司可口可樂曾說,世界沒有廢棄物的活動。於是在今年1月19日宣布,在2030年或之前100%回收旗下產品的鋁罐或塑膠瓶和循環再利用。同時訂下目標,希望旗下所有產品的包裝能在2030年前平均有50%的原料能來自循環再利用的物質。這是一大挑戰,畢竟這家公司的產品在全世界200個點都有銷售。

1988年正是台灣施行相關寶特瓶回收的政策,環保署找了各大企業一同來道德勸說,並在事後訂定「生產者延長責任制」,成功的集結各企業成立相關基金會來落實回收寶特瓶一案。如今這家知名公司卻要在全世界進行「回收產品」並使用「再生能源」,要面臨的困難恐怕不少,因為「回收」概念牽扯到國民的環保教育與素質。

回收工作在台灣歷經了30年才走到今天的榮景,可口可樂如今宣示要作這二件事,除了期望他能成功外,更需要系統化合作才能從民間環保團體、捨荒者、社區管理員等到政府單位一起串連起來,才能把這事作好;這是很細膩的社會組織的運送系統。

法國礦泉水品牌Evian也宣布,2025年要使用100%再生瓶子來做他的瓶罐。他們進一步的說明,他這項回收作業需回收三次以上才算達到100%再使用的目的。此舉的目標就是要告訴大家,他們是氣候應變的領導者、是很重視環保的業者。畢竟,現在的消費者與過去不一樣,都是注重環保與愛地球的人。這項作法可望引領世界風潮。

 

林靜怡/編輯整理,臺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