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促轉會前程令人擔憂

  423

促轉會主委黃煌雄 (來源 中央社)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正、副主任委員,四位兼任委員以及三位專任委員的提名名單,已於鄭南榕殉道廿九周年的紀念日(四月七日)當天全員到齊。綜合近日來的輿論,這份即將送立法院徵求同意的名單,排名首位的「準主委」黃煌雄,是唯一出現許多雜音與爭議的人選──區區九名成員的促轉會,出現一位不適任委員已然是茲事體大,更別說不適任的是主委時,問題有多嚴重了!

說到德國的轉型正義,無疑是讓世人刮目相看的,尤其連1942-1944年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擔任穿制服、攜武器看管行李的守衛格呂寧,在事隔七十幾年後仍遭法庭以「協同謀殺」罪名判刑四年的案例,更可提供台灣做借鏡。不錯,轉型正義不做則已,要做,就要做到除惡務盡!正義,那有七折八扣的?那有講情面、放水妥協的?

當然,要落實轉型正義絕非易事!時間是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台灣的正式啟動轉型正義比德國慢了廿年,時間對台灣不利,也因此,轉型正義的推動勢必更困難許多!另外,從規模的觀點看,台灣轉型正義的涵蓋面也不見得會比德國的小。還有,可想而知,「被轉型正義」的個人、團體不會乖乖束手就範,隱形的黨國共犯結構遺孽會將不合作主義發揮到極致,再加上許多台灣人不知不覺間已罹患「被殖民症候群」的奴才性格,凡此,都讓轉型正義的浩大工程在此時此地變得難上加難。

但是,上面這些困境還不是最要命也最讓人擔憂的。極可能擔任促進轉型正義領頭羊的黃煌雄,在遠離選票檢驗的民代生涯轉當第三、四屆監委期間,一路走來的是非不分、正義不張,才是最讓人為促轉會前程捏一把冷汗的地方──像是以監委之身,具名推薦馬英九競選連任總統,置行政中立於無物;在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案定罪後的彈劾案中,竟然放水投下反對票,這樣的黃煌雄,是在促進正義還是在促進邪惡?本身都通不過轉型正義這一關,又如何擔負起轉型正義的旗手重任?

有道是:徒法不足以自行,一語說破事在人為的重要性。促轉會指標的主委人選,用錯了,會讓時間空轉消蝕,會讓正義的列車一路踩煞車、甚至因錯誤導航而迷失方向,會導致親痛仇快的結局!是以,吾人最後要不客氣地問:殺牛不用牛刀、而是用雞刀,是真找不到牛刀,只好增加困難度,雞刀湊合着用?還是擺明了,轉型正義就是要大題小作、意思意思虛幌一招就收攤了事?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