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皮膚藥物過敏治療新曙光-長庚醫療團隊獲刊國際知名期刊

此研究結果已刊登於2018年3月的國際知名期刊「臨床研究期刊」

  167

嚴重型皮膚藥物過敏反應常耗費龐大的醫療支出,台灣藥害救濟基金會統計,每年約有近百例嚴重皮膚藥物過敏的病患,並有近千萬的藥害救濟補助是給付於這類病人。過去治療嚴重皮膚藥物過敏反應最常使用的是全身性類固醇,但改善效果有限且有風險。長庚醫療研究團隊最新研究發現,利用anti-TNF-α生物製劑可顯著降低史帝文生-強生症候群和毒性表皮溶解症一半的死亡率。此研究結果已刊登於2018年3月的國際知名期刊「臨床研究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2018, Mar 1)」。

一般輕微的藥物過敏最主要的治療,是憑藉早期診斷、停止使用可能造成過敏的藥物即可達到症狀改善。但嚴重皮膚藥物過敏反應的病患,如史帝文生-強生症候群(SJS)和毒性表皮溶解症(TEN),患者通常在服用藥物一、兩週之後,漸漸出現過敏症狀。而一旦在症狀出現之後,即使停止藥物的使用,很多病患依舊會持續進展、惡化,進而引起全身性的免疫反應,最嚴重更會造成死亡,死亡率甚至高達30-40%。另外有兩成病人會有嚴重的眼睛後遺症,甚至導致失明。

過去對於嚴重皮膚藥物過敏反應如SJS/TEN病人之治療並無有效的治療方式,目前最常使用的治療用藥物是全身性類固醇,但是這種治療方式對嚴重皮膚藥物過敏的效果仍未知。依國外的文獻統計,對死亡率並無顯著改善;且若病人有其他併發症,如:感染、消化性潰瘍、高血壓、高血糖等情況,在使用全身類固醇治療時,常會讓病人的併發症惡化。

由於因藥物過敏所造成的SJS/TEN,主要是體內的特定免疫細胞攻擊自己的皮膚和組織,進而引起皮膚大量破損、導致組織受傷。過去長庚醫院和中研院的研究團隊已經找出SJS/TEN造成皮膚細胞死亡的致命蛋白-顆粒溶解素,於2008年發表在『自然醫學』期刊。

長庚醫院皮膚科/藥物過敏中心延續過去對藥物過敏病患的研究,此次發現在SJS/TEN發病時,〝腫瘤壞死因子;TNF-a(tumor necrosis factor-α)〞於病人的血液中有顯著地上升,進而欲利用anti-TNF-α生物製劑抑制TNF-a的表現,期望達到治療SJS/TEN的效果。此研究獲生技製藥國家型計劃的贊助,並在長庚醫院臨床試驗中心協助下,於台灣2009年至2016年期間進行7年的隨機分派臨床試驗,期間收募96位SJS/TEN的病患,比較利用anti-TNF-α生物製劑和傳統的類固醇治療,以評估其用於治療SJS/TEN病人的皮膚癒合和降低死亡率的療效。

結果顯示,相較於使用傳統的全身性類固醇治療,anti-TNF-α生物製劑確實可顯著降低SJS/TEN的死亡率(anti-TNF-α生物製劑死亡率:8.3 %;類固醇:16.3%)。另外,使用anti-TNF-α生物製劑對於中重度SJS-TEN病患更可縮短5天的皮膚癒合時間(anti-TNF-α生物製劑:平均14天;類固醇:平均19天);並可大幅降低胃腸道出血的嚴重副作用產生(anti-TNF-α生物製劑:2.6%;類固醇:18.2%)。

研究證實使用anti-TNF-α生物製劑可提供SJS/TEN病人一較無副作用的治療方式,且可更快速、更有效的讓SJS/TEN病人的皮膚癒合,減低SJS/TEN病人的併發症與死亡率。此研究已登於2018年3月的國際知名的「臨床研究期刊」。

一位43歲的徐姓汽車維修師傅,因神經痛於2010年期間,服用神經藥物1週後,開始發病。一開始他不知是嚴重藥物過敏反應–SJS,到過三、四家診所及地區醫院就醫,全身皮膚從小紅疹逐漸進展為大水泡,且眼睛和嘴唇的黏膜也潰爛,最後像燙傷一樣全身有約30%的破皮、劇烈疼痛、吞嚥困難無法進食。發病期間徐師傅除了驚恐外更以為自己得了怪病,因全身破皮疼痛難耐而意志消沉,告訴他老婆,覺得自己可能會撐不下去。後來他到了長庚急診,確定診斷後,便開始接受新的anti-TNF-α生物製劑進行治療,約4、5天後其皮膚水泡破皮獲得有效控制,皮膚也快速癒合,於住院2周後順利出院,沒有留下後遺症。

全球過去均未有針對SJS/TEN進行正式的隨機對照組臨床試驗,故此項研究發現將有助於治療具致命性的嚴重過敏反應,對此病症的預防及治療有重要的貢獻,更能改變全球對過敏病患的醫療照顧政策,嘉惠全球的病人。

台灣一年會有近百例是屬於具致命性的嚴重皮膚藥物過敏的病例,常見引起的藥物包括神經或精神藥物、降尿酸藥物、抗生素及止痛藥等。另外,在小兒病人除了藥物外,病毒及黴漿菌感染也會誘發。其早期症狀主要為發燒、喉嚨痛、嘴唇及口腔黏膜潰爛、皮膚紅疹到水泡等,若病患有這些症狀應趕快停止使用的過敏藥物,立即就醫,提早進行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