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深澳、淨煤、地熱、也談地熱國家隊

  1484

(來源 維基百科)

2018年3月11日環評大會上一個爭議性的案子,由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投下關鍵的一票,使得這個深澳燃煤電廠的環境差異分析案(環差案)得以通過。事後引起了掀然大波,而且更有行政院發言人說「使用乾淨的煤」就是「淨煤技術」而引發更大的問題。在此,我想對於深澳電廠應該怎麼改建才能重啟提出我個人的看法。

「淨煤技術」指先將煤汽化再用GAS TURBINE並非「超超臨界燃煤機組」

首先我對於賴清德院長宣稱使用「超超臨界燃煤機組」是目前深澳燃煤電廠的最佳選擇,深深不以為然。因為做環評的時候,應該要將所有可能的替代方案都擺出來,甚至包括零方案,也就是不開發。在作環差的時候,理論上也要做這樣的一個工作。當然對於詹順貴副署長說,目前的環差是比較修改後所造成的空汙,比原先設計的還低,因此他同意通過環差案。對這個「法律論點」,我個人沒有很大的意見。但是為什麼不能有第三個選擇,我有很多意見。

關於深澳電廠,我想在此提一個四、五年前發生的故事。當然需要的話我也可以找出非常正確的時間。五年前我開始在推動CEEG封閉式單管取熱深層地熱的時候,爭取到海洋大學與三家公司簽合作意向書(MOU)。主要的公司叫做台灣棕櫚地熱能公司、另外還有一家是馬祖地熱資源公司,而我是以馬祖地熱資源公司董事的身份,代表馬祖公司跟海洋大學校長簽MOU。在那一段時間,由已經過世的台灣棕櫚地熱能公司總經理李世勛先生安排,我有機會與當時台電常務董事吳再益教授,討論一些有關深層地熱問題。

在拜訪海洋大學以後,吳再益常務董事提出,希望能夠與海科中心溝通。因為深澳燃煤電廠改建環評都已經通過了,但是海科中心主任(本職海大教授)的堅持,不讓台電在海科館附近興建煤的進口港,因此深澳燃煤電廠改建案遲遲無法動工。另外,也聽說台電希望能夠從中油的蘇澳港油庫進口煤,然後運到深澳電廠使用,但中油公司没有同意。由於煤的進口港、運輸管道一直無法建立起來,因此深澳燃煤電廠案子一直擺到現在。深澳電廠也已經除役12年了。如今四年多過去了,我力推的深層地熱案因缺乏資金而尚未啟動建廠工程,而深澳燃煤電廠却又死灰復燃。

這一次的深澳燃煤電廠的啟動,確實是因為要解決2025廢核而引起的缺電問題,但是以燃煤復僻的方式,是大家不能接受的。真的沒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嗎?這是我們在此想要討論的重點。

至於這一次為什麼是要推動深澳燃煤電廠?依照事後經濟部沈榮津部長以及台電公司一些相關的說明,我們看到一個很可笑的數字,就是如果沒有深澳燃煤電廠在2025年啟用的話,那麼2025年時的備載容量會是14.9%,而為了目前備載容量法定為15%。為了這個短缺的0.1%需要600MW發電容量,也就是需要至少一個深澳燃煤電廠新機組的發電容量。所以就一不做、二不休,啟用了兩個600MW的燃煤電廠的規劃案。

此案能夠重生主因是深澳電廠改建案在十多年前已經通過環評。所以只要拿出來,做一下環差,就可以過了環保署這一關。剩下的只是經濟部、台電編預算就可以開始執行。沒有想到卻因為環評的爭議,弄得連行政院賴清德院長都被拖下水,且可能延燒到北台灣今年底縣市長的選情,真是始料未及。

600MW地熱發電目標、新政府豈可未戰先降

2016年10月14日,我在Taiwan News的《時評》上面發表了一篇文章「600MW地熱發電目標 新政府豈可未戰先降」,指出蔡總統競選時提出的600MW地熱發電目標,能源局卻只規劃200MW。其實這個這篇文章發表的前一天,我到行政院參加由掌管能源的張景森政委「行政院綠能與減碳辦公室」的共同召集人,召開的一個協調會議。參加的有行政院綠能與減碳辦公室的執行長與副執行長,還有中油公司代表、林務局代表及羅東林管處處長、副處長。

很可惜農委會相關人員竟然在這一次的協商中缺席。任由羅東林管處的林處長在那邊堅持一些完全沒有道理的,用既有井水來發電會影響溫泉SPA區營運的理由。更可惜的是這一次的會議協商,沒有做成會議記錄,使得原先在此次會議就可以決定的,2016年7月19日農委會曹啟鴻主委在仁澤2號井現場指示「共同開發」這一個政策方向,演變成耗時近兩年,雖然我們依照協商的結果申請「地熱發電機組試驗性計畫」並已審查通過,但到今天一年多了卻一步都動彈不得。使得台灣的地熱發電到現在為止還是掛零。

其實在2016年,只要能夠給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使用仁澤二號井,當年度就可以發出至少500 KW的電力出來。如果是目前2018年的四月份給我們使用這一口井,那麼在2018年年底之前,我們也可以將這一口井的地熱潛能開發出來。今年前可以發出大約1 MW的電力,並且政府連一毛錢都不需要出,只要能夠讓我們拼上台電的電網售電。其實 2016年7月25日民報上我就發表了如下文章:

【專文】只要給我併網售電,我就給你地熱電廠| 民報Taiwan People News

千億超超臨界燃煤、不如百億深澳地熱電廠

我們這裡要講的是,台灣要發展地熱發電,並沒有像能源局及能源國家型計畫(Nep2)地熱主軸的那些學者們所認定的,有那麼多的困難。其實台灣1000 MW的淺層地熱資源,非常容易開發出來,因為有中油公司40多年前的調查資料,並且中油公司當時也挖了35口地熱井。只要好好利用這些資料,台灣的淺層地熱在一兩年之內可以很快的發展出來,只要地熱發電的躉購費率够高,廠商投入有利可圖,技術廠商可以找到適當的投資人。這樣開發台灣的淺層地熱一點都不是問題。並不需要成立甚麼「地熱國家隊」搶仁澤溫泉井,再花7.3億元,到 2022 年才使2MW電廠商轉。

另外更重要的是如何來彌補2025年時0.1%約600MW的所謂「電力缺口」。我們認為,將深澳電廠直接規劃成地熱電廠,是最好的選擇。而不是像目前台電、能源局、甚至賴清德院長也相信的,花千億元興建「超超臨界燃煤電廠」。

因為在深澳電廠外海7公里處有海底火山,而且九份地區也有很好的地熱資源,深澳電廠離九份地區也只有3公里。因此深澳電廠需要的是一個以地熱電廠為發展目標的全新的規劃。這方面,只要台電公司及能源局能夠放開心胸,接納大家的建議,相信台灣的一些地熱發電產業相關的公司,都可以很快的來投入、並協助政府解決目前這個燃眉的足以使得年底選舉在北台灣造成執政黨大敗,爭議性極大的深澳燃煤電廠規劃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