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轉型正義 德學者:記憶才是邁向療癒的途徑

在一場台德轉型正義講座中,德國洪堡大學教授表示,「感動我們的不再是過去的英雄,而是受害者或是歷史傷痛」

  241

台德轉型經驗座談,左起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花亦芬、柏林洪堡大學教授薩布羅夫(Martin Sabrow),以及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主任陳俊宏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台灣英文新聞/鄧佩儒 台北採訪報導)在一場探討德國實踐轉型正義的經驗座談裡,柏林洪堡大學教授薩布羅夫(Martin Sabrow)表示,若是社會不希望歷史重演,就應用批判的角度還原歷史真相;相較於遺忘,記憶才是邁向療癒的途徑。

文化部近來為促進轉型正義實踐,以及推動中正紀念堂轉型,舉行了一系列轉型正義工作坊及座談,今(2018)年更與台北歌德學院合辦台德轉型正義講座,以深化台德轉型正義經驗交流,並推廣人權價值。

週五的座談中,現於洪堡大學(Humboldt-Universität zu Berlin)擔任現代與當代歷史專任教授的薩布羅夫以「遺忘與追憶:台灣如何借鏡德國轉型正義經驗」為題,介紹德國在經歷納粹德國及東西德分裂後,如何走向實踐轉型正義的道路,以及近年的各項成果等。

提及德國轉型正義實踐,薩布羅夫坦言,德國社會在戰後初期面對歷史及咎責是相當抗拒的,雖然五、六零年代有多本相關書籍出版,政府也開始推動對以色列的金錢賠償及建立首座紀念館,但整體社會心態傾向於與二次大戰保持距離,而非主動探討或反省。

薩布羅夫表示,社會的「遺忘」心態,要等到八零年代才開始轉變,「記憶」逐漸成為廣泛討論的議題,不僅學術界開始討論何謂集體記憶,「記憶場域」的概念也在文化界蔚為風潮,因此催生許多紀念館的興建。

根據薩布羅夫,除了過去歷史遺址被改建成紀念館外,也有人透過記憶有目的地創造出特殊空間,企圖再現歷史,而這個時期的各項行動證明,「記憶」戰勝「遺忘」成為社會面對歷史的主流態度。

此外,另一個重要的觀念轉變是「去英雄化」,而這當中,受害者或是經歷過歷史事件的人所呈現的口述歷史則具有舉足輕重地位。

薩布羅夫解釋,過去闡述或表揚英雄的事蹟、興起過程以及殞落等已成為過時想法,「感動我們的不再是過去的英雄,而是受害者或是歷史傷痛。」

這股思潮不只是在德國興起,在整個歐洲都有類似觀念,於是,人們不再像19世紀社會,興建偉大人物紀念館或紀念碑,反而開始保留及呈現集中營或是柏林圍牆遺址等。

不過,即使歷史獲得記載、遺址受到保留,薩布羅夫強調,大家對過去歷史不能僅是用懷舊的態度看待,還必須要正確解讀歷史,用批判的態度還原歷史真相。

薩布羅夫闡述以真誠態度面對及記憶歷史的重要性,也表示這在德國,是一個跨越黨派的共識。

然而,薩布羅夫也坦承,相較於德國,台灣面對的轉型正義議題或許要更複雜一些,畢竟納粹德國及東德政權皆已不復存在,而台灣過去的威權政府,今日仍是最大的在野黨。因此,要取得跨黨派共識且避免政治惡鬥,或許是台灣轉型正義實踐歷程中一個有別於他國的特殊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