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 – 實踐永續 消費者用循環經濟盡棉薄之力

  520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繼上一篇談平價快時尚,本篇將透過三個有趣案例:中國近年爆紅的網購節、日本新興的共享公寓及美國知名運動鞋品牌導入永續概念來談論台灣的企業負責人有哪些值得借鏡的經驗。而這些和我們習習相關的「衣、食、住、行」產業,又該如何讓身為消費者的我們願意透過行動支持,一同加入「作環保、愛地球」的行列呢?

一、網購便利生活 碳足跡成消費力新隱憂

傳統的消費模式已隨著網路普及化而逐漸被網購取代。從生鮮食品至一般的日常用品,只要透過滑鼠點選就可以完成購物了,便利性與快速交貨服務是網購的最大優勢。因此,有不少年輕族群已經習慣使用網購,而不是前往百貨公司或是實體店面挖寶搶便宜,這也是促使網購快速成長的原因。

網購固然便利、省時,但是它背後所產生的碳足跡卻不比親自開車,前往實體店面採買來的低。以美國聯通快遞Federal Express為例,過去從下單到送貨到府需要將近24小時,也就是說,業者會把所有客戶所訂定的物品全部都裝滿一卡車後再出車。如今,像亞馬遜這樣的網路商城卻提供三小時、四小時的到貨服務,看似便利的服務,其實只是把原本一次裝滿物品再出車的作業分成好幾趟來送,反而增加不少因運輸而產生碳足跡。

有鑑於各企業開始注重環保問題,網購平台-亞馬遜AMAZON也開始思考如何在環保與快速送貨服務上二者之間取得平衡。此外,網購的退貨率比實體店面高出很多,以買服飾為例,在實體店面試穿,只要不適合或不符合尺寸的服飾,我們選擇不買即可。但網購須等到客戶收到貨後才會試穿,若遇到不喜歡、不符合尺寸的就必須辦理退貨。這一來一往的收送服務所產生的碳足跡是很可觀的。為了降低碳足跡的產生,網購公司與運輸公司刻正從再生能源與人工智慧兩項技術中尋求解決方法。

中國的光棍節,也就是11月11日俗稱雙11也有上述的網購問題。天貓公司在2017年11月11日的消費金額在短短三分鐘就高達100億人民幣,六分五秒時更達到200億人民幣,九小時就超過1,000億人民幣,而當天的總營業額儘高達1,682億人民幣,共計有14.8億筆訂單,這與2016年相比成長了約41%,也同時增加8.12%的物流訂單。十年前還被視為自嘲的一個節日,在十年後儘然成了購物的狂歡節,完全出乎大家預料之外。

圖片來源:Pixabay

2009年11月,阿里巴巴首次使用「光棍節大促銷」時並未想到這個活動會得到如此大的迴響。淘寶城也就是天貓的前身,當天的交易金額還突破5,200億人民幣,為這個節日打響了知名度;這交易量是美國黑色星期五所望塵莫及的。但這個活動也令環保人士擔憂,畢竟網購的退貨率不比現場購買低。因此,無論是用機車還是汽車收送都會產生不少污染與不必要的物品浪費。如何在不過度消費的同時推廣綠色消費,來改變現有的消費習慣為現正重要的討論課題。

這些網購物品在遞送時,為了防撞都會過度包裝。據中國郵政局於2016年公布的統計數字顯示,2015年11月11日的郵件數共計7.8億件,編織袋共用掉30億個、包裝箱99億個,封箱膠帶169億公尺。而這些在狂歡購物後卻成了另一個隱憂,光是北京城的垃圾量就高達2,000公噸,若是把當天所有的廢棄物送至焚化廠的話又會產生另一個污染源。

阿里巴巴的董事局主席馬雲體會到這個問題,於是提出「綠色包裝、綠色物流」,並投資三億人民幣到阿里巴巴基金會進行有關綠色物流的研發。據環保人士估算,2016年雙11的網購服裝類所產生的碳排放量是25.8萬公噸。大家就這個基礎開始思考,未來在舉辦大型的網購活動時,應如何讓消費者注重在追求生活消費的同時,也能維持環境平衡。

二、「家人」觀念 從循環經濟看共享住宅

日本的共享公寓概念是由311大地震災後發想的,當時災後許多人在沒有房子可住時,只好跟陌生人一起同住在避難所,這個「共居」卻意外的發生效應。有別於過去只有年長者或是一群年輕人同住一個屋簷下,現在的共享住宅則是老中少,多個年齡層一起居住。

日本房仲業-綿羊不動產公司統計,在10年前全日本的共享公寓大約有100棟。在2013年綿羊不動產公司的共享公寓案件逾1,300件,到了2017年時已增加到2,700餘件;這個統計數字僅是一家不動產公司經手的數量,而不是全日本。由此估算,日本共享公寓的數量更為可觀。

在北歐也有共居住宅的觀念,人們在一間有許多房間的大房子裡面一同生活,除了房間是私人空間外,其他如廁所、廚房、衛浴設備等都是公用的,而房客都是來自不同地方一起居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並且一起分工合作、輪流掌廚開伙、一起生活,同時改變了原本「家」的觀念。

共享住宅降低空屋率、減少房屋的建造、減少能源的浪費,同時增加了空間的使用,讓一群陌生人變同居人、新的家人。而此新的生活模式促進了不同世代的互動,互相增進快樂的心情。

圖片來源:Pixabay

三、永續發展的一小步 造就企業千里之行

所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過去鞋業屬於小生意,現在這是大生意。美國Nike一年可以銷售逾300億美金,並計畫在2020年賣到500億美金。但在2016年至2017年間,這家公司的銷售量卻意外的下滑,從原本的35.9%的市佔率降到34.7%,而同業的Adidas卻從原本的6.3%市佔率增加到11.3%,這一漲跌卻引起Nike的重視。

Adidas是如何竄升上去的呢?Adidas與Nike在2015年同時發展運動時尚風,而Adidas的時尚風卻獲得消費者的青睞,它和傳統的鞋子顏色不一樣地方是繽紛的多彩的運動鞋款吸引年輕族群的消費。另外,它的設計鞋款除了可客製化外也適合穿著在各種場合,就如同法國知名時尚專家曾經穿著自己設計的鞋子出席公共場合一樣,並不顯失禮。

Adidas使用「永續」的元素促成這場時尚風,而這個元素卻鮮少和運動鞋作連結。Adidas希望將循環經濟的概念帶入所有的鞋款裡。無論是從設計、製造、材料、穿著到再使用與回收,這是全套愛地球的動力。因此,這家公司就是跟諸多公司一起找尋適合的方案,讓「永續」與產品作結合,並從源頭供應鏈開始實踐永續報告。

Nike的永續作法則與Adidas不同。在今年1月,位於美國德州的工廠和一間太陽能發電廠簽署280百萬瓦的發電量,也就是工廠包下發電廠所生產的電力,其中尚未包括風力發電。Nike將所有購買的再生能源用在工廠的生產製造上,也就是從能源方面去實踐永續的元素。

Nike本身也是再生能源聯盟(RE100)的成員,希望未來10年內,生產中使用100%再生能源。而依據Nike現在的發展,在使用再生能源這方面已經逐漸步上軌道,並預計在2025年達到在生產中使用50%再生能源。從生產製造實踐永續理念,這就是Nike的永續表現。

台灣可以參考Nike或Adidas的作法,畢竟小小的一雙鞋子也能盡心導入永續理念,何況我們還是代工大國。另外,Nike刻正發展自動化生產,目的降低人工成本並提高獲利率,讓公司變較靈活。Nike目前有50萬名勞工在生產製造鞋子,而在成衣類則有逾100萬勞工遍布在42個國家。一旦實踐自動化,可能會產生勞工些許問題,但未必是不能發展的路。台灣可多關注及借鏡國外產業轉型的成功案例,以邁向永續發展。

林靜怡/編輯整理,臺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