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 – 2018年中國的節能減碳的發展

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 他是如何做到的

  3501
照片來源:Pixabay

照片來源:Pixabay

在歷經百年列強的欺壓與二次世界大戰後,中國已非常脆弱,人民過得非常辛苦。那個時期還有人預測「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當時實在是令人難以想像,因為的西方國家比東方國家還要進步很多。如今中國是如何追上美國,又是如何改變國內污染問題的呢?

從原油看中國的發展現況

從2000年開始,中國的崛起令人刮目相看,以國家基本建設為例,進行中國與美國兩大國家的比較,一個是發展多年的國家,相關基本建設早已需要翻新和維修,另一個國家則是後起之秀,一切都是新的。當然,光從國家基本建設還不足以判定國家是否強大,另一個鑑別項目是原油的使用量。

據2017年底到2018年初相關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每年的汽車銷售量已逾2,700萬輛,比起美國每年約2,000萬輛,二國的汽車需求量已有很大的差距,而這個數據凸顯中國未來的石油需求量遠超過美國。

中國海關總署於本(2018)年1月12日的統計顯示,2017年全年的進口量與2016年相比都有成長的趨勢,如鐵礦石進口就成長了5%達到10.75億公噸,天然氣進口成長了26.9%,達到6,857萬噸,原油也成長了10.1%達到4.2億噸。

從原油的進口量顯示,中國的進口量首度追上美國,成為全世界最大進口國。外界估計2018年,中國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天氣然進口國,而2030年它將成為全世界的核電第一大國,中國每日的石油進口量,從2005年的250萬桶左右到2017年逾843萬桶,也就是三倍多,發展速度可說是非常的驚人。

國際原油貿易也從過去使用美金交易發展到可以用人民幣交易,可見中國國際地位的提升,另外,為了讓原油供應量不受國際局勢影響,中國也展開中東原油源頭布局。巨額能源進口也影響到國家政策從國內走向國際,如外交、國際觀等等。

跟上國際腳步 從「煤改氣」走出自己的路

歷任美國總統上任後第一件事就是強調「能源獨立」,據彭博的計算,美國油源在2016年平均每天的進口量為790萬桶,一直到2017年仍維持相同的進口數。如今,中國每日進口量則高達843萬桶,需求遠超過美國。為了尋求其他能資源,如同美國已發展頁岩油,中國開始思考是否可以少喝點「油」?

最近幾年,中國開始強烈打擊霧霾並以強烈手段關閉工廠。國際媒體報導,2017年的11月至12月間,北京的空氣可說是最好的月份。「煤改氣」的政策不僅改變了北京的空氣污染,更讓「北京再見藍天」的機會不遠了。政府為了落實打擊空氣汙染,曾下令要鄉村居民跟進這項政策,不料卻引來反彈聲浪,全因北京的冬天很冷、天然氣價格不低,加上要使用天然氣還需要先確保瓦斯氣管基礎建設建置完善才能全面落實,政府最後順應民意,不再全面立即強制推行「煤改氣」,但這項政策顯然已見效果。

日本311海嘯重創核電廠,讓全世界重新思考核電問題,中國當時也暫停並重新進行評估,最後仍決定重啟核電發展,預計2030年可望成為核電第一大國。

美國的頁岩油策略

中國正在走美國原油發展的老路,只是未來能否找到其他替代能源得看國家政策而定。美國早已預見原油逐年減少的問題,並展開頁岩油的開採,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成功把握契機並發展成為商機。然而頁岩油的價格並非不受限,它和石油價格的波動息息相關,假設石油價格在美金40元至50元以下的話,頁岩油企業就沒有賺頭了,但若是石油漲到美金70元或80元左右的話,頁岩的利潤就很可觀。如今,美國頁岩油的產量已可供外銷其他國家。

強國競相掌握全球能源主導權

世界上有二個石油市場價格,分別是美國西德州與歐洲北海布蘭特的價格。俄羅斯產油及產氣比歐洲好且開採容易,雖然歐洲在北海布蘭特產石油,它的價錢比較貴、海上採油的成本也比較高;反觀俄羅斯的石油價錢只需架設管線就可以便宜4美元左右,美國德州的油也不貴,卻是貴在運輸到歐洲的成本。

為了確保能源不斷炊,中國早已展開國際軍事布局。以近年中國軍艦繞臺頻繁為例,目的之一是保護油源安全,這不僅挑起國與國之間的「原油」競賽,在另一層面更是貨幣挑戰。以伊拉克戰爭為例,當時伊國已經準備放棄美元改以歐元採購原油,這項決定刺激了美國。目前中國也逐漸用人民幣採購原油,美國將要如何面對,是個值得關注的議題。

關注環保與生態問題 從碳市場交易開始

我們常說,環保能否順利執行,需要人民的支持與政府的執行力,如果政府落實強而有力的政策,那麼環保就會成功。

中國自2018年開始嚴查環保工作,繼「十九大」(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後就開始注重生態環保的穩定。早期的地方政府的政績是看GDP有無成長,如今則是看地方政府有無關注並落實生態環保。只要地方政府發現違反環保法規者,就會勒令工廠停業並立即關廠。中國的環保法令與罰則比臺灣還嚴格,只要有違反情事發生,負責人最重可被羈押。回頭看看台灣,我們可否這樣做、值得思考。

中國在2018年啟動全球最大碳交易市場,什麼是碳交易市場呢?過去只算生產力的勞動或者原物料的價格,也就是成本。而這個成本卻忽略計算了社會成本,例如化學品的使用後排放到河流裡或是土壤裡,以及森林的砍伐等等。這些社會成本應如何估計?

借鏡美國在碳交易的成功經驗,碳權的執行除了有價格的機制外,還增設了區域每年污染總排放量限制,並隨著政府每年的訂定總排放量由區域內的工廠去分攤,一旦超過就要罰鍰,不夠的部分就購買碳權。而中國透過「碳權」買賣,讓工廠負責人決定是否要添購與建置污染防制設備,政府有關環保政策的罰鍰也會影響碳權交易金額。

中國在落實「碳」市場交易時,仍有諸多問題要克服。首先是掌握工廠每年的總排放量是多少?為了彌平爭議,委由第三方公證單位進行盤查以取得數據。其次是在十九大之後,政府全力推展環保建設,並藉這個機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對抗氣候變遷最重要的領導國家。但因為減碳並非各國國土境內之事,而是要與鄰國以及國內企業一同攜手減碳才會成功。中國為了落實這項政策,曾聚集鋼鐵、玻璃、石油、化學等八大製造部門來討論,並考慮從燃煤發電廠、水泥與綠能率先執行,但後來又縮小範圍到發電廠來進行試驗。

紐約時報曾以《啟動碳交易市場 習近平一場豪賭》為標題報導中國這次啟動的碳交易市場。如果中國的碳交易成功了,中國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碳交易市場;若是失敗了,那麼其他國家也不敢跟進。但無論成敗與否,這個國家早已成為世界注目焦點,加上在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後,中國仍然選擇繼續走下去,這是件值得表率與喝彩的事。

林靜怡/編輯整理,臺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