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與學歷貶值效應 擴大大專校院的生存危機  

  1686
教育示意圖(圖片來源:Pexels)

教育示意圖(圖片來源:Pexels)

台灣英文新聞(Taiwan News)最近報導:日本智庫《日本經濟研究中心》日前公佈一份研究日本高等教育和業界關係的報告,指出日本企業聘愈多博士,整體產能會變得愈低。該研究報告說明,企業進行研發(R&D),並不一定能提升企業產能,而主要是會受到研發作業的實施方法和公司内體制影響所致;另外,也發現增加博士學位的員工,和企業產能下降,具有正相關,並分析原因指出可能是日本的就業體制,導致擁有博士學位者,無法充分發揮其專業性,以及高等教育機關培育的博士,未能具備「提案力」「構想力」

日本Sony公司創辦人盛田昭夫,1966年出版《學歷無用論》一書,被大家頌揚為「學歷無用」的發起人。我們也常發現許多令人稱頌的事業有成人物,並沒有高學歷,像是美國的微軟公司(Microsoft)的創始者比爾蓋茲、蘋果電腦公司(Apple)的創始者史帝夫賈伯斯、台灣的台塑集團王永慶、鴻海集團郭台銘等人,都不是學校正統教育的高學歷者。

我們先來看看日本的高教情形。根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暨人口問題研究所統計,日本的18歲大學入學人口,1992年是205萬人,2016年為119萬人,預估至2030年將減少為101萬人,2050年則將大幅減少到僅有73萬人。由於少子化,日本公私立大專校院亦如台灣面臨生存危機,若維持現狀的入學率,恐難以經營。

近期,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日本私立大學經營困難 ,私立大學補助金減額,並且自2018新年度起,增加連續5年財務赤字等評估選項。  

過去長久以來,日本文部科學省對私校補助金撥款,都以有特色研究、能與地方產業合作、積極執行國際化等的學校法人給予增額補助;而學生招募不足、有金錢帳務不確實等負面事項的學校法人,就減少補助金並要求改善。然而為因應私立大專校院(含短期學校)的經營現狀日趨惡化,決定自今(2018)年度起導入新的法人私校補助金減額方案,且對財務資訊不公開的學校法人,擴大其補助金減額幅度;並導入新的評鑑項目,包括『5年的連續財務赤字』、『教育品質』等,不符者除了補助金額度減少更多,亦將建議勸退廢校。日本一樣也面臨少子高齡化,18歲人口的銳減,大學倒閉的事態勢必無可避免。

日本滿22歲受高等大學教育的就學率是世界第1,但是30歲以上的通學率卻只有1.6%。太過於偏重青少年期的教育,大學一旦畢業,就鮮少再回大學進修。而多數企業體雖有提供教育訓練,但大多為「封閉型」,泛用型技能學習一般企業主無法負擔龐大經費。未來的大學應須加強導入,泛用型技能學習環境,提升大學的價值,才不會被淘汰。

至於台灣的情形,教育部公布的大專校院106學年度(2017年度)註冊率,有台灣觀光學院、南榮科大與華梵大學等八校,學生人數不到3000人、註冊率不到60%,瀕臨退場或轉型的「淹水線」。

台灣的私校轉型退場條例草案規定,私校全校學生數若低於3000人,連續兩年註冊率未達60%,列為退場或轉型的專案輔導學校,外界將瀕臨轉型或退場的院校形容為溺水大學,將上述兩門檻視為淹水線;以此標準,台灣觀光學院、南榮科大、華梵大學、和春技術學院、蘭陽技術學院、高美醫專、台灣首府大學和崇右科大八校,將進入首批留校察看名單。

我國大專院校的大一新生,在2018學年為24.8萬人,之後將一路下滑,2021學年為20.3萬人,2028學年跌到15.8萬人。也就是說,未來10年,減少約10萬名新生,大學規模必須縮減三分之一才能因應。

教育部統計106學年度畢業生(2017年7月)數據,台灣全國受僱就業者總數大約898萬人,但每年大專院校畢業生(含研究生)大約30萬人,相較於相關國家就可以知道台灣的學歷貶值情形是相當嚴重。

最近有媒體報導,有位國立大學名校的公衛系畢業生,從退伍一年多來,向人力銀行投出200餘封履歷,應徵研究助理、行政文書、或服務業儲備幹部等,結果接到的面試通知不超過10個,連22K的工作都沒有錄取,已待業將近一年,超後悔自己選了冷門科系,還不如私立大學熱門科系好找工作。

台灣近期通過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規範未來私立大專校院若有:(1)全校學生總數未達3000人,且連續兩年的新生入學註冊率未達60%,及(2)發生財務狀況明顯惡化,如積欠教師薪資三個月以上等狀況;將被列為「專案輔導學校」,由政府進行輔導並限期改善,而若無法完成改善,該校就必須停止招生,並在三年內轉型或退場。

而列為「專案輔導學校」並經輔導未能限期改善者,將依下列方式之一處置:

其一:停止招生,並在三年內轉型為其他教育、文化、社福事業。

其二:停止招生,三年內完成退場;由教育部依法解散,清算剩餘財產,並捐給在地縣市政府、或大學校務轉型及退場基金。

 

學歷高不是壞事,只是如何讓它成為「將來在工作上學以致用」才是必要條件。若空有學歷卻不懂做人處事、不懂生存的技能是何物,要這學歷有何用?日本經營大師大前研一的《專業》一書提到,純粹選擇就學不如早點進入未知的叢林,學習叢林的生存法則還來的有用,因為學校並不能讓你待一輩子,只不過教導你一般學識,終究還是要獨立生存於社會。

而前述談到的低學歷高成就案例,似乎常被拿來宣傳:拿到名校的畢業證書,不如得到一張社會大學的獎狀。是不是學校教育方法出了什麼問題?學校制度與教師沒有能力培育出「學用合一」「獨立學習能力與心態」的學生?

這其中似乎存在:觀念、制度、及師資問題 —「避免老師失業,卻培養出一群失業學生」、「學歷貶值之高學歷低就業」等現象,政府、家長、學校、業者都有責任。

由於高學歷人口愈來愈多,得不到高薪工作的大學、碩博士畢業生,只能屈就於低薪工作,也造成台灣薪資低落現象。其中,很多工作不需要大學以上畢業的學歷,而是高中或高職畢業生就可以勝任的。「高學歷,低就業」的結果,除了與大專校院數量過多有關,也來自於為人父母者有志一同,盡皆盼望子女能夠取得高學歷文憑有關。

現代的網路資訊、知識、e化教學課程隨手可得,如果學校的教學方法與內容,難以適應未來就業所需,正規教育的學歷,真的就是比不上「街頭智慧 (street smart)」、「社會歷練」,也會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願意進學校,寧可先行就業,優先獲取工作機會及社會歷練,從中體會自己的不足與需求方向,再找尋適當的進修機會,或再度進大專校院進修。

這就是未來學、終身學習、活到老學到老的觀點,提倡生涯學習的大學『未來形』再構築。因此,大專校院不應再設限僅為25歲以下的求學之用,而是鼓勵再歷經社會歷練後的 30歲以上、及退休後的60歲的社會人士,再度進入學習,也促進大學的流動性;然而要能做到這一點,政府與學校經營者做好準備了嗎?

 

讀博士到底有沒有用?日智庫:拉低公司產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