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今年是公投年

公投票過多,可能會讓一些真正需要公投的議題被模糊化,同時對執政黨絕對又是一大考驗...

親民黨立委李鴻鈞(圖)等人11日舉行記者會,提出一般公投議題與憲法層次議題必須分清楚,公投不應成輔選工具等重要關鍵,呼籲朝野應理性思考,勿 (來源 中央社)

2018年春節過後,正式邁入選舉年,但隨著公投法去年修正後,大幅降低提案門檻,在藍綠政黨的刻意操作,以及民間團體發動下,年底地方選舉投票,可以預期將會出現許多公投票。

只是,公投票過多,可能會讓一些真正需要公投的議題被模糊化,同時,對執政黨絕對又是一大考驗,甚至會造成直接衝擊。

以勞團發起反勞基法修惡的公投來說,若是公投過關,勞基法今年臨時會的修法不算數,又要回到去年最令勞資雙方頭痛的情況,如此一來,勞基法等於在三年內一變再變,就算勞資關係不惡化,但台灣經得起這樣反覆修法的折磨嗎?

另方面,反對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的食安公投,以及萬一又有人發起反對開放美牛、美豬進口的公投,這些公投的結果,很可能呈現一面倒,最後把這些食品阻隔於外時,但受影響的是台灣外交,同樣經不起公投的衝擊。

此外,一些親綠的團體釀醞發起「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希望下一屆奧運能以「台灣」名義參加。只是,若是中華代表隊的名稱一旦擅自更改,會不會連帶喪失參賽資格,都必須慎重評估與考量。

根據統計,公投修正後,朝野各陣營將提出的公投案已至少有16案,除了上述公投外,尚包括律師陳長文發動、前總統馬英九領銜的「反妨害司法公投」,以及國民黨準備提出「區域性反空汙公投」;另外,國民黨的孫文學院,也要推動「反背信年金」、「反促轉條例公投」等6項公投。

試想,這些公投案在低門檻下,很可能全數成案,那年底的地方選舉投票,除了九合一選舉,包括縣市首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與里長等選票,每個人至要投3張選舉票,若再加上16張公投票,一個人要投20張票,投票的複雜度將不難想像,而這樣的結果,又真能反映民意嗎?

公投是公民的權利,但若公投因為太多,造成結果失真,或是失去意義,甚至是變成政府的障礙,那未來公投的必要性又何在?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