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中小企業主不如意的過年

照片來源:Pixabay

好不容易又挨到農曆過年前夕。我這個退休後再創業的中小企業主,這時候是一個頭好幾個大!我們自認為這一年來的研發工作做得非常順利,已經把溫泉蒸氣發電的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的效率,由兩年前做出來的原型機,改進提高近乎一倍的效率。目前在清水地熱9號井已經能夠發出150KW的電力。而且這一台地熱渦輪發電機組,從頭到尾都是在台灣製造,所以只要有訂單,我們和豐兆航太公司一年內就能夠生產數十台甚至是數百台的地熱渦輪發電機組。雖然我們團隊已經具有這樣的量產能力,然而,訂單在那裡呢?

過去這一年在大家的努力之下,地熱發電的躉購匯率由每度電4.94元上升到5.2元,並且可以採取前10年6.17元,後10年4.23元的方式,也就是說地熱的躉購匯率比去年提高了25%。

在地熱發電前途發展一片看好的情形之下,我在過年前夕到底又在煩惱些什麼呢?

先談一下,大的公眾事情。今年一月份台電就虧了25億元,而且台電向原子能委員會提出要將核二廠二號機併聯發電的申請。換句話講,台灣 2018這一年度的缺電情形非常嚴重,號稱可以提供大量電力的太陽光電,還要很多年才會達到設定的20GW目標,因為到今年為止只有2GW,其設備使用率也只有15%。目前政府全力投入推動海上風機計畫,號稱只要通過環評開發案進行排名,評分較高的3GW,以躉購費率每度約6元收購,今年還在試驗階段。雖然已經有許多國際大廠來台灣,而且有許多案場也通過環評初審。然而,這方面除了海事工程的困難有待解決之外,更重要的是目前政府收購價一度電6元,是海上風機國際行情每度電2.5元的兩倍以上,已經被各界質疑。況且,海上風機只在冬天才能發出大電力,這時是台灣需電量最少。海上風機,真的對台灣的缺電能夠提供實質的幫助嗎?實在是很難確定 。

更糟的是二月六日花蓮發生的規模6.4級地震,使得花蓮四棟大樓倒塌、10人罹難。那麼地震對於台灣再生能源,尤其是對我在推動的深層地熱發電的影響是如何呢?這方面我要如何來向社會大眾說明呢?

除了這些公眾事情之外,我自己公司內的現況更令我煩惱。過去這一年2,000多萬元的開銷都要用現金支付。已經使我各處借錢,借到朋友看到我都逃之夭夭。雖然我這麼努力,在年底我們還是因財源不足需要裁員及放無薪假。我查到勞委會的解釋,所謂放無薪假是「勞工不需上班,而雇主需要給每位勞工每個月22,000元的基本薪資」。提出這樣的條件,有員工共體時艱可以接受,但是另外也有員工認為我在剝削他們。

張羅不到現金是每一個中小企業主都可能面臨的問題。尤其是貨款被支付方延遲支付、貨品銷售不如預期、或是原先同意借貸給我們的借貸方突然改變等,有許多、許多不確定的因素。然而站在員工立場,他想到的只是時間到了我的薪水怎麼還沒有付,其他一概不管,這就是所謂勞資雙方的基本對立關係。當公司賺錢的時候,員工說為什麼老闆不能提高薪資,讓員工分多一點。當公司沒有賺錢的時候,勞方認為他的勞務還是值原先那麼多錢。而跟他講「放無薪假」,不用上班保證22K且可到任何地方去兼職,他們也還是非常的不爽,這就是目前台灣的現況。 

年紀到70歲才創業,把身家全投入還四處挨駡,我老婆說我這是自討苦吃。當然我也知道,我們的努力是要將「地熱發電」當成基載運轉來取代核電。而我們走在政府政策前面,因此困難重重。接下來,2018年是台灣地熱發電發展的關鍵年。因為,躉購匯率已經提高了25%,而且也有一些知名的企業將投入。希望接下來的這一年 是一個充滿希望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