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數量不足 奈及利亞出版業的寒冬

  275
這次爭議是個大好機會讓全球深入討論在奈及利亞書店、出版業的生存概況與問題。(圖片來源:Pixabay)

這次爭議是個大好機會讓全球深入討論在奈及利亞書店、出版業的生存概況與問題。(圖片來源: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國際組 綜合外電報導)上週,一支法國記者訪問奈及利亞作家Chimamanda Adichie的影片引發軒然大波,因記者在訪談中問道「奈及利亞有書店嗎?」這個問題引起Adichie和奈及利亞民眾的不滿,並在社群媒體上掀起一番論戰。

奈及利亞知名作家與書展策展人Lola Shoneyin向美媒Quartz表示,這次爭議是個大好機會讓全球深入討論在奈及利亞書店、出版業的生存概況與問題。

奈及利亞最大出版商「卡薩瓦共和國」(Cassava Republic Press)的合夥創辦人Bibi Bakare-Yusuf表示,在像奈及利亞這樣大小的國家裡,書店數量少得可憐。不像部分專責教育事業出版的公司,每年都能出版固定數量的教科書、有穩定的銷售市場,一般出版業面臨的是更廣大的市場分配挑戰。

卡薩瓦共和國在過去十年是全非洲最成功的連鎖出版商之一,銷售店面卻也僅有全國的33間書店,其中11間位在奈及利亞的最大城拉哥斯(Lagos),全城2,100萬人口共享11家書店,反映出奈及利亞的書店密度嚴重不足。

以其他大城市為例,紐約840萬人口就有840間書店;倫敦870萬人口也有高達360間書店,如此更能對比奈及利亞書店數量的缺乏。

更嚴重的是,由於奈及利亞書店多為獨立經營、而非全國連鎖,出版商若想開拓銷售市場,就必須一一與不同書店經營者交涉,這使書本出版更困難;出版商Kachifo Ltd.的主編Enajite Efemuaye表示,「若為全國連鎖,書本的出版和銷售分配就會更容易,因為只有單一窗口。」

此外,這些書店多半聚集在都市中心,分配不均的現象在奈及利亞北方尤為明顯,特別是北方民眾的識字率普遍較低;而當近年大型獨立書店迅速拓展的同時,越來越多書店也傾向在咖啡廳或購物中心設點,開拓品牌知名度。

就像奈及利亞的許多產業一樣,過去二十年,書店與出版業的垮台形成一股趨勢。Efemuaye解釋,奈及利亞貨幣奈拉(naira)的下跌使書店和出版業的生存變得艱困;而出版商從國外進口與印製書籍的成本又太高昂,使書籍成為奈及利亞人的高消費與奢侈品,更進一步導致書店的沒落與萎縮。

同時,大學書城的消逝也讓昔日的文學與閱讀文化逐漸衰退,Efemuaye說,「即使大學越來越多,也缺乏足夠的功能性大學書店。」更糟的是,由於缺乏政府的經費挹注與關注,奈及利亞城市或鄉鎮內的公共圖書館越來越少,抹煞了奈及利亞流傳於世的珍貴文學資產,例如奇努阿阿切貝(Chinua Achebe)撰寫成名作《瓦解》(Things Fall Apart)成為最被廣泛閱讀的非洲文學,或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非洲人渥雷索因卡(Wole Soyinka)。

若將書本放上網路販售呢?

近年來,許多人討論到書本銷售的另一種選項,就是放上電子商務平台與網路書店,源於近年奈及利亞行動網路數據的價格降低,網路普及率逐漸升高,估計有越來越多人願意在網路上訂書、買書;不過Efemuaye卻認為運費價格可能導致消費者卻步。

其中一個例子Okada Books就是一款網路書店app,消費者可以在網路上買電子書、透過信用卡付費。自Okada Books於2013年創辦以來,已有超過10萬名活躍用戶、賣出17,000本書。創辦人Okechukwu Ofili坦言,創辦網路書店就是為了因應出版商與作者面臨全國書店稀缺的對策。

卡薩瓦共和國的Bakare-Yusuf也坦承,網路與社群媒體興起帶給書店業另一波新生機,但隨之而來的隱私權問題仍有待解決,線上免費閱讀版本的授權與否,以及未經同意就在社群媒體間流傳,恐衍生後續未預料到的挑戰。

延伸閱讀:非洲文學缺的不是作家   是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