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司法人員評鑑人民  人民評鑑司法人員

圖為最高法院 (來源 維基百科)

這是個評鑑的年代──大學期末考結束後,不光是教授打學生成績,學生也反過來對任課的教授評鑑打分數!公司行號的老闆或管理階層,會對員工的表現優劣分別作出獎懲,員工也會對公司與上司加以評估,以作為是否辭職跳槽的依據!甚至上自總統、立委、縣市長,下至村里長選舉,選民要投那個政黨、那個候選人一票,何嘗不也是在對政黨、候選人作評鑑?

評鑑要有對等性與客觀性才有價值與意義!像師與生、僱主與員工的雙向互評,就讓評鑑更有對等性;像政黨以外評的全民調取代內評的黨員民調提名其候選人,就讓評鑑更具客觀性。由新科監委陳師孟一宣示要對以藍綠當起訴定罪標準、甘為政治打手的司法敗類磨刀霍霍後,法官協會、檢察官協會、律師公會馬上同時跳出來發表強烈抗議的聲明,就凸顯人民與司法人員的相互評鑑,或司法人員的外部評鑑,有多急迫需要!

今天,檢察官可以檢察人民,人民卻不可以對濫行起訴與濫行不起訴、程序歪七扭八的不正義檢察官加以檢驗;法官可以審判人民,人民卻不可以審判恐龍法官、奶嘴法官以及只見綠色不見藍色的色盲法官!在只有司法人員評鑑人民,沒有人民評鑑司法人員的單向評鑑下,檢察官、法官一個個有恃無恐,換得的是人民長期對司法七、八成的不信任度,這樣的司法又有誰是贏家?

其次,檢察官評鑑委員會由檢察官3人、法官、律師、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各1人共7人組成,法官評鑑委員會由法官3人、檢察官1人、律師3人、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4人共11人組成。在法官、檢察官、律師可相互轉任的現實環境下,法官、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其實都有寡頭、同質性高的特色,藏汙納垢乃無以免;由涉嫌關說的林洲富法官,事後竟還可以最高票當選第四屆法官評鑑委員會委員,並經全體委員票選為召集委員,就可見目前這套主要由圈內自己人關起門來「評鑑」的黑箱作業機制有多麼荒謬恐怖了!

最後,在法官、檢察官、律師交相摧殘下,台灣的司法根本毫無信譽可言,律師公會卻還敢瞎說什麼「陳師孟說法損害司法信譽」,令人傻眼。誰都知道,律師本就充滿弔詭的「兩可說」的本質與性格:同一個案件,同一個律師,代表原告時,可以申論得頭頭是道;受雇被告時,一樣可以辯護得頭頭是道!陳師孟宣戰對象只限有公權力的不㞕法官、檢察官,並非表示所有律師都行事正派,而純因律師並無公權力,只有公信力的問題。

檢察官、法官內部自我評鑑的功能顯然不彰!讓法官、檢察官接受全民以選票篩選、汰除的外部評鑑,是司法改革的目標。在這之前,權宜之計,當然只能寄望非司法圈內人的監委陳師孟們祭出尚方寶劍來斬魔除妖!(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