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開發綠能、先行先試、自擔風險、點石成金

圖片轉載自pixabay網站

本週在網路上看到一則,中國雲南省德宏州瑞麗市以貨櫃型地熱發電機組建立10MW電廠的報導,覺得非常upset。原因是類似的成果,我在台灣早就可以做到,但是由於台灣保守官員及落伍法令的層層捆綁,中國這位陳老可以在網路上大大的宣傳,甚至點石成金網路吸金之時,我還在台灣地下爬,為了蘭陽地熱公司的生存,我還需要跟台灣保守的官員們奮戰。

去年8月初,我張姓朋友寄給我雲南地美特(Demeter)公司地熱發電機組的圖片。一個看起來相當龐大,至少是兩個貨櫃疊在一起高,說是有1MW的地熱發電機組。因為這位朋友對於我在清水地熱9號井實驗機組的進度非常關切,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問我說「你的機器穩定度如何、狀況好可以介紹給地美特公司」。他還問,「我們開發的水輪機的機器是否比這位陳董好呢?」,我回答這要看當地的地熱井井水的溫度而定。如果井水的溫度夠高,我的水輪機一定會比地美特公司的機器效能好,而且體積更小、更耐用等等。

半年前這位朋友所介紹的這位陳董,就是這幾天在網路上赫赫有名「三全陳老」,也就是人生第二次創業的74歲陳澤民先生。第一次是在他50歲時,也就是25年前創業賣湯圓賣到全中國第一。當然以他這樣創業成功的背景,投入做地熱真的是一個相當傳奇的事。而且他算是際運很好,因為據我從網路上看到的新聞,他之所以能在雲南當地可以開發地熱,甚至到今天有10MW的成果,只是因為當地的領導批了「先行先試、自付費用、自擔風險」等12個字,他一下子就取得開發500MW地熱發電的權利。

中國的領導敢下這樣決定,若類似的情境發生在台灣,我們的官員們所做的卻是「推、托、阻」的事。結果同樣是一年多時間,我有一個清水地熱9號測試井的資源,在做渦輪發電機組開發的現場實測,另外還找到鳩之澤溫泉的仁澤2號井,可用這口井的大水量快速發展成更大型的機組進軍國際地熱市場。但從2016年7月19日至今又過了一年半,仍然動彈不得。

我們跳過所有的細節來討論一下,目前像我們在台灣做地熱開發第一線的公司,所面對到的困難,一是沒有政府支援,完全得靠私人的資金辦事。更可怕的是政府方面祭出「試驗性計畫不得賣電」這樣一個荒謬的政策。所以,我們在清水地熱9號井一年多的實驗,所發出來的電力要用燒熱水的方式把它燒掉。而在準備仁澤2號井要將它開發賣電時,雖然2016年7月19日農委會曹啟鴻主委現場指示要林務局與蘭陽地熱公司「共同開發」,但是羅東林管處處長事後堅持說「沒有會議記錄」。

後來2016年10月行政院經由相關政委協調後,要求我們公司送試驗性計畫,等試驗性計畫通過以後再向林務局辦理借用土地。最後,當我們取得能源局針對我們提出的試驗計畫審查的核可後,林務局卻又改口說不能讓私人公司來做,要由學術單位執行這個試驗性計畫,因為開發地是公有地,不然會有圖利廠商之嫌。由此,我們看到台灣這些公務員,不管是宜蘭縣政府也好,農委會林務局也好,這些公務員的共通點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地熱資源說是公家資源,所以不能圖利廠商,這一點我們非常難以接受。例如說,目前海上風機政府訂的政策是一度電六塊錢,而且通過環評就可以簽約,只要在3GW之内就可以,也不需要有任何的選擇機制。這樣不是圖利國外廠商嗎? 況且目前國際上海上風機的開發成本每度已在3元之下。以國際價格兩倍以上的收購價,鼓勵國外海上風機廠商來台開發,難道這不叫圖利廠商嗎?而讓台灣地熱廠商以每度電少於海上風機甚多,而且發電量不到1 MW的電力叫做圖利廠商,真不知這是什麼神邏輯?

正好這週在新聞上看到賴清德行政院長對於「缺電」問題做出了一些動作,要相關的政委及行政院的「綠能及減碳推動辦公室」每個月報告追蹤進度,可惜其中沒有地熱發電的項目,只有太陽光電、海上風機、電網建制等。我雖不滿意但對賴院長的作為可以認同,呼籲賴院長也裁示一下,政府的政策也應該有持續性。第一任農委會曹啟鴻主委「共同開發」的指示,繼任的林聰賢主委可以這樣變來變去嗎? 若能遵照原「共同開發」的政策指示,那麼仁澤2號井這個寶貴的地熱資源,可以迅速開發出來。不要讓這個良好的地熱資源荒廢在那邊,只做煮蛋及泡腳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