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北極熊,為自己」   下一代的生存在哪裡(上)

為了更多經濟利益,人類正慢慢犧牲下一代的健康福祉。(圖片來源:Flickr)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若用許多指標來衡量,可以得知已開發國家的人們幾乎比過去更健康,但地球卻非如此,許多環境問題開始反撲,尤以氣候變遷最嚴重,是歷史上前所未見。不僅嚴重威脅到人類生存,更是個被科學家稱為「生態浩劫」的難解問題,為了更多經濟利益,人類正慢慢犧牲下一代的健康福祉。

美媒Quartz報導,歐巴馬時代擔任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局長的Gina McCarthy表示,「我們可能可以活得更久,但我們正在剝奪孩子們的健康、幸福與生命」,「我們必須了解人類活動如何介入地球自然體系,以及人類是如何改變它們」;另外也強調人類必須尋找新的解方,而非傳統那套。

史丹佛大學伍茲環境學院的資深研究員Susanne Sokolow補充道,「整個社會都必須更注重下一代的健康福祉,這必須從『轉變整體觀念』做起。」他說,「生物科技已精進了醫學技術並提供保障生命的治療與診斷,但在未來時代,若人類賴以維生的自然體系消失,新藥物、抗生素、診斷等將不再是萬靈丹。」

最近幾年,一種新領域「星球健康」(planetary health)興起,激勵全球努力將以往只流為學術好奇的研究,轉而更嚴謹檢視自然環境對全球爆發性疾病所造成的影響。哈佛大學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的資深研究員Samuel Myers表示,「在生態系中,任何事物都是相關聯,最近幾年發生的事都反映了人類對地球生態系的影響,包括氣候變遷、地表變化、漁業、潔淨水系統、環境汙染、空氣與水質等。這些轉變都正以不同規模、迫切地威脅著全球健康。」

Myers表示,最大的擔憂在於因氣候變遷、土地退化、水資源稀少、缺乏授粉媒介等,而導致全球糧食供給的問題,「我們正在重塑以往穩固整個食物鏈的基底」,「同時也必須增加糧食生產以跟上我們的需求。」

急診醫師、同時是加拿大醫生環保協會會長的Courtney Howard也深感同意,「只有30%的健康狀況決定於實際情況,剩下的都與外部健康環境和結構有關。」她認為應該多談論人們關心的議題如潔淨水、食物和遮蔽所,而不是一味討論北極熊的生存,她說,「我住在加拿大靠近北極圈附近,那裡的北極熊比人口還多,我不會因為北極熊而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我會為了要給下一代更穩定的糧食供給而遷移住所。」

延伸閱讀:「不為北極熊,為自己」   下一代的生存在哪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