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自動駕駛的倫理兩難  人機之間如何存在最佳組合?

結合整體人類活動、電腦與即時狀況,加上技術發展和道路法規與交通條例修改,自駕車的前景是可以預期的。(圖片來源:Pixabay)

世界進入節能減碳時代,淘汰汽車與柴油車,迎接自動駕駛車是未來趨勢。除了以機器自動運行的車輛較為安全外,更能運用大數據分析出最佳省油情況、計算最快抵達目的地之路徑,提高車行效率與減少車子排碳量。面對這樣的新趨勢,傳統汽車大廠與政府法規應及早因應。

以目前發展的趨勢和政府法規來看,估計全球第一個可以實行自駕車駕駛的國家將是美國,估計2020年自動駕駛車可以合法上路;中國則是估計在2035年後自駕車銷售量將可望超越美國。總體而言,結合整體人類活動、電腦與即時狀況,加上技術發展和道路法規與交通條例修改,自駕車的前景是可以預期的。

然而,該如何修法面對自動駕駛衍伸出來的交通倫理問題呢?首要的應對之道就是必須強化自動駕駛技術與道路安全,優先保護用路人的安全與行動自由,也就是說安全必須優先於便利;第二項考量重點在於對個人的保護要優先於公司利益,自動化駕駛系統要能保護駕駛人與路上行人,不能僅考慮商業利益。

第三項重點則是所有自動駕駛需官方批准並受政府監督。在決策上政府必須非常謹慎,唯有在自動駕駛能改善車行風險或優於個人駕駛的情況下,才能讓法案通過。

由於自動駕駛的電腦計算複雜且縝密,無人駕駛應該會比有人駕駛來得安全。或許自駕車不見得能達到100%安全,但勢必需在保護駕駛人和他人之間取得一平衡點,而這就是倫理問題的所在。例如發生意外時,自動駕駛車該如何選擇:撞到行人或自己掉落懸崖的兩難,這是當初設計車子時就要將資料、情境納入機器和電腦判斷裡。

其次,透過車上雷達與鏡頭可以隨時觀看週遭環境,了解身旁交通狀況,如此,在維護安全的同時又該如何保障隱私權?在設計人機合作的機械時,該如何教機器學習、應付突發狀況,是自動駕駛汽車很重要的數位教育過程。只是這樣的數位資料取捨究竟是依循工程師設計的倫理標準,或是賦予汽車人工智慧自動學習則是很難拿捏的難題,也是法律上難以定義的兩難。

除了上述倫理兩難外,自駕車的設計大致有以下面向需要考量。首先,在汽車設計時需從安全最大化、風險最小化出發,當自動駕駛的風險較人類駕駛的風險為小時,自動駕駛就有存在價值;第二,製造商、營運商與駕駛的合作有助於自駕車未來的發展;第三是行車紀錄需清楚,以利事故時釐清是人類駕駛或機器駕駛的責任;最後一項則是網路安全,防範行駛途中因電腦遭駭引發的安全疑慮。儘管自動駕駛是未來趨勢,仍存有許多問題待解決。

蔡佳穎/編輯整理,臺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