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人為什麼不誠實、不敢承認失敗、錯誤

  12445

(來源 維基百科)

繼上一篇「台灣人為什麼不敢冒險,不敢嘗試錯誤?」,我們可以延伸討論為什麼台灣人為什麼不敢承認失敗、錯誤?,我們都聽過華盛頓砍倒櫻桃樹的故事,他們都誠實的面對錯誤。而台灣人似乎很少聽到誠實承認錯誤的案例,更多是「以勢壓人、倚老賣老、囝子有耳沒嘴、無不是的父母」。誠實承認錯誤的上位者似乎很少,或是都會找一堆理由、藉口來逃避「承認錯誤」這個動作。台灣文化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一個不肯誠實正視問題、失敗、錯誤的國家,是不會進步的。而我們的國家似乎沒有培養誠實的手段,只有一堆培養不誠實的模式。藉由以下案例來思考,我們的文化出了什麼問題?

【家庭-父權文化、長輩文化】

我們的文化在近幾年才慢慢開始男女平權,在這之前都是父權文化影響,在這情況下父親在家庭的權利幾乎無限大,導致父親在家裡可以說一不二,近乎獨裁的局面,對與錯都不是重要的,重點僅只是父親喜好,而在這種主觀的影響下就別提會有認錯的情形發生。

同理,在長輩與晚輩間,面對發生錯誤時,也是類似的情況,如:要尊重長輩不可以頂嘴、要敬老尊賢、以勢壓人、倚老賣老、囝子有耳沒嘴、無不是的父母。因此,當小孩做錯事的時候,明知犯了錯卻沒有勇氣承認自己的錯誤,因為小孩在長輩經年累月的影響下,加上從小耳濡目染那種逃避「承認錯誤」的模式,也只好有樣學樣,如:狡辯找藉口,我不是故意的,這是好心做壞事等等搪塞話語。更糟糕的是很多死不認帳,完全不能認知自己做錯事。

【家庭-要求誠實】

我們在小時候受到的家庭教育,都是要求要誠實,但沒有實際的方法,這等同於「請不要亂丟垃圾、便溺,否則天打雷劈」,聽起來簡直是荒謬。因為,家庭教育缺少了「學會誠實」這一課題,能以身作則,並且做到誠實榜樣的家長幾乎沒有,那麼我們該如何學會誠實呢?或許有部分的家長可以讓小孩子學會誠實,可是在學校的環境裡又有可能會讓小孩學會說謊。

【文化-打腫臉充胖子、死要面子的通病】

台灣文化之一「打腫臉充胖子、死要面子」這也不是少見的情形,如:衛星自製、衛星發射成功(SpaceX的功勞),但衛星沒有運作成功(台灣的責任),卻號稱成功,企圖混淆目前無法正常運作的事實。

沒有衡量自己的能力作一些超出自己能力範圍太多的事,最後導致錯誤讓自己難以下台,這也是死要面子,沒有勇氣說出這個部份自己沒有能力,沒有勇氣承認自己可能會失敗,這也是不敢正視自己的弱點,這也是文化上沒有教導我們的地方。

衡量自己能力作一定範圍的挑戰是勇敢,沒有衡量作超過自己能力太多的事情就是死要面子,不敢誠實承認自己不會。

【文化-不誠實的3M】

不誠實的3M(沒問題、沒關係、沒辦法),沒問題不是真的沒問題、沒關係卻常常心底還在意、沒辦法可能只是心底不想解決卻隨口回應。

【文化-不就事論事】

我們的學習經常看到自欺欺人般的不會犯錯的聖人文化,彷彿人一定不能犯錯,一旦犯錯就會被全面否認及封殺,再怎麼挽回也沒用,社會對某些犯錯的接受度太低。

我們有時會看到有人因桃色風波,而被否認掉他的全部,以及人格。如:王建民的桃色風波事件,在此作者想請問,球迷是喜歡他的球技,還是喜歡他的私生活,難道他的私生活跟他的球技有相關嗎?為什麼大家要因此討厭他?

我們再參考法國密特朗總統,也是桃色不斷的人,但是法國人似乎沒有因此而否認他的專業能力,所以基本上專業能力只要足夠勝任該位置,那麼就不應該用道德去抹煞一個人。

在這種文化之下,我們無法就事論事的討論問題,只想一概而論的造就聖人,而越是想追求全面完美,就越裹足不前,因為這也怕犯錯,那也怕犯錯。進而就怕承認錯誤與失敗,我們的道德自我綁架了進步。

【教育-老師】

早期督學來巡視學校,老師會要學生把參考書收起來,以應付巡視,避免出問題。等同老師間接教學生不誠實、敷衍、鑽漏洞、做表面功夫。而學生便會習以為常的不誠實、敷衍、鑽漏洞、作弊,但又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麼大問題,認為只是習以為常的生活模式。鑽漏洞最實際案例就是台灣華僑回來濫用健保資源,不知為何至今仍未修法這個欺負台灣百姓的漏洞。

【教育-學生作弊】

台灣學生對於作弊,部分都不引以為意,甚至還有會因為作弊成功還沾沾自喜,在作者看來已經是不誠實到了一個無恥的地步。

依作者個人經驗,數學系的學生會因為作弊被發現而被當掉,但是其他系就未必。甚至其他系的教授都要不斷反覆叮嚀不可以作弊,這種情況簡直是在要求大學生不要在路邊便溺一樣,這種事情需要叮嚀嗎?如果台灣直接把作弊的人退學,相信久而久之慢慢的就會學會誠實。不因惡小而為之,認為作弊沒什麼的人,肯定不了解什麼叫做「細漢偷挽瓠,大漢偷牽牛」,當這些學生不誠實深入骨底時,在未來出社會時又能期望他能做什麼。不幸的是這一切正在發生中,不誠實連帶的一堆離譜的事情都會發生,如:政客常說謊話卻不引為意。

【個人-自我道德】

● 美國報稅

在美國報稅,不會每個人都檢查,假定人民都會誠實報稅,但如果抽樣抓到逃漏稅,則重罰數十倍。而台灣報稅,每個人都會檢查,假定人民不誠實,個人逃漏稅部份是,如果抓到則輕罰差額2倍以下(註一)。白白浪費一次可以培養誠實的機會。

● 歐洲、日本火車

歐洲部份火車票是自助,並非每站都管理,被要求自我誠實,但在火車抓到逃票會重罰。而日本火車在偏遠小站也是類似的概念。

觀看其他國家從小地方培養誠實的作法,在台灣的火車站卻預設大家不誠實便會鑽漏洞的作法,而安排一堆站務員,還派人在火車上進行查票,其實這些都已經失去培養誠實的機會。相信用不設太多站務員的方法,一定會有逃票發生,只好多抓幾次、再重罰幾次來慢慢讓人學會作人應該要誠實,而不是投機。

【政治】

前總統馬英九監聽王金平與柯建銘事件,很直觀的是侵犯人權,但卻被硬凹是如果沒作壞事就不用怕被監聽。部分人卻無視監聽的違法在先,反而去責備被監聽的受害者。這也是最大的死不認帳,不誠實面對錯誤的典型案例。套句鄉民說的話,「我們要怎麼教小孩」。身為台灣元首卻作了最壞榜樣,帶頭敗壞誠實,只能說是台灣之不幸。

【政治-官大學問大】

在官場上,或是在任何場合上,我們都講究所謂經驗、資歷,誠然經驗資歷越老,會的內容可能越多,但並非必然。或許部份少數人會做到,而大多數人為了不要在同儕間被看輕,只好死要面子的不懂裝懂,久而久之便形成一種官大學問大,彷彿什麼都會。

理論上人的精力有限,本來就不可能什麼都會,一種不勇敢、不誠實的行為,反而變成一種無恥的行為。如果被後來人所質疑時,便無法解決問題,進而又變成以勢壓人,進入了一個錯誤的迴圈。所以我們必須勇敢的承認錯誤、再改進,才是進步的根源,我們的文化有太多絆腳石,應該要小心及注意,不要被汙染成錯誤大染缸的一員。

【商業-創業與創投】

台灣創投不敢投資曾經失敗的人,進而導致草創的人不敢承認曾經有過失敗,逼人不得不說謊。台灣創投的想法與美國截然不同,美國創投會認為你有失敗經驗,你更有可能避開風險。

【結論】

不誠實、不敢承認錯誤,就是沒有勇氣的表現,造成大家會害怕犯錯而打保守牌。台灣文化在這兩個錯誤(怕失敗、怕承認失敗)的不斷惡性循環之下,造成缺乏勇氣,及不敢冒險犯難的文化,導致台灣不可能會進步。難道說勇敢的基因都沒了嗎?我們應該找出培養誠實的方式,避免不誠實的模式一直運作下去,才能喚醒更多勇敢的基因。

註一:逃漏稅資料來源「1402 綜合所得稅納稅義務人已辦理結算申報,但有漏報或短報時,會受到什麼處罰?」納稅義務人已經辦理結算申報,但是有漏報或短報課稅所得時,除了補徵稅款以外,還要處所漏稅額2倍以下的罰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