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勞基法、集遊法、利益迴避

(來源 中央社)

對我而言過去這一周發生兩件大事,一是台大校長將由管爺出任,另一件是《勞基法修正案》。當然鬧得最大的是《勞基法》的修正案,這部分等一下再來評論。首先談一個比較簡單的問題,就是台大校長將由管中閔教授接任。

大約在三個禮拜前,我接到一個電郵,說要來訪問我對於台大校長選舉的看法。原因是這些學生找到在12年前台大校長選舉裡面我寫的一篇文章,並希望我表達我的看法。我因為已經從台大退休,所以沒有答應他們這個邀訪。當年是在李嗣涔教授當選之前,也就是陳維昭校長要下任時,當時有八位教授參選校長。

結果第一輪遴選委員投票刷掉了兩位教授,就是現任副總統,也是中研院院士陳建仁教授,及當了兩任理學院院長康明昌教授。後來由於只有一位候選人選票過半,依規定要再重新投票。我當時就主張既然要重新投票,就不應該將原先被遴選委員刷掉的兩位教授直接刷掉,程序應該一切從頭開始。我的主張沒有受到遴選委員會的理睬。就補選出了第二名,並將第一名、第二名的兩位名單送教育部。最後,教育部長杜正勝勾選了第二名的李嗣涔教授當台大校長。

事件已經過了12年,所謂的「台大論文造假事件」原先已經通過續任校長的楊泮池教授被迫辭職。我曾經在《台灣英文週刊》的「時評」上,寫過一篇文章「論文造假作弊與不利益迴避護航、誰惡性大」(2016/11/18),我認為是不利益迴避。當時舉的「不利益迴避」的例子是宜蘭清水地熱的BOT案遴選,在八位遴選委員裡面,有兩位是台電公司的高階員工,BOT案由台電公司的子公司台汽電公司得標。

在管爺勝出之後的新聞報導中,我們知道管中閔教授是台灣大哥大公司獨立董事,而遴選委員中代表富邦集團的蔡明興是台灣大哥大公司副董事長,蔡明興與管中閔是利害關係人。那麼我們應該要追查清楚,在這個投票之中,蔡明興是不是也參與投票。如果他投票給管爺,這就涉及沒有利益迴避的問題。那麼,我們主張整個投票應該要重新再投一次。因為管中閔教授在候選時並未揭露他與蔡明興是利益關係人。台大校長不應該由不知道利益迴避的人來擔任的。

(照片由中央社提供)

接下來再討論《勞基法》修法衍生的事情。《勞基法》是修好或修惡,主要是站在資方立場或勞方立場看問題,因此這沒有什麼好討論的。我想要討論的是產生違反《集會遊行法》的問題。在《勞基法》修法通過後,當天我收到民進黨社運部發出的一個聲明,內容對於所謂這一次總統府圈劃了超大範圍的禁制區這件事情,引用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憲案445號來反駁。因為我是這個大法官釋字445號釋憲案的申請人,因此我也想在這邊說幾句話。

老實講「禁制區」的設置,我在1994年提出釋憲時主張希望把它廢掉的。但是釋憲案結果我只廢掉了《集會遊行法》第四條,也就是說集會遊行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這一條。因此這兩年來看到西門町、總統府附近插滿了中國的五星旗,我雖然很不以為然,但是也只好認了,因為這是在言論自由的範圍之內。然而集會遊行禁制區的設置,就如釋憲案445號所提的,的確有必要的,而且前2天面對時代力量的抗爭時並沒有擴大。

在1993年,我第1次帶遊行小隊向李登輝總統請願時,一不小心闖進了集會遊行的禁制區,就像這一次時代力量的幾位立委一樣。當時我被判了30天的拘役。而我申請釋憲案的第二個案子,是環保聯盟台北縣分會發動一個請願活動,在三重市集合由忠孝橋過來向當時,位在長安西路的台北市政府定點請願。車隊經過萬華、中正、大同三個轄區,被警方舉了八次的違反集會遊行法的牌。這案子我被判了50天的徒刑,我在二審定讞後申請釋憲。黃國昌等人在禁制區內被舉了七次的牌。

我想總統府旁設置禁制區的實有他的必要性。像不久前有帶日本武士刀殺傷總統府守衛,有開車衝撞總統府台階的。世大運的時候,因為抗議的人阻擋了選手的入場,並威脅到總統的維安,北市警局局長雖有台北市長柯P力挺,最後還是下台負責。 

至於此次桃園總工會的人,到火車站去臥軌的行動,那麼就更不足取了。因為火車站臥軌,違反《集會遊行法》是小事,涉及公共危險是大事,是不值得鼓勵的行為。這方面我個人認為應該要依法追究處理,這與任何集會遊行的訴求都沒有關係,應該要依照《鐵路法》的規定來處理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