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海冰溶化加劇寒流南下 暖化可能是主因

  333

圖片轉載自NOAA網站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綜合外電報導)美國與加拿大近日受北極極地寒流的影響,氣溫急降至攝氏零下逾十幾度,法國Météo France研究員Matthieu Chevallier表示,「在北極所發生的事,不會只在北極發生」,因為, 原本的高空急流帶作用已被氣候變遷擾亂。

另外,未來透過所有的數據資料所建構出來的氣象模擬,可望預測五個月後的冰層的溶化速度和空氣急流路徑。

法媒《科學與未來》(Sciences et Avenir) 報導,Météo France預報員Patrick Galois表示,這一道北極寒流南下幾乎每到冬天都會在北美大陸上演一次,只因其中一條高空急流帶位在較南方的關係,使得它的強度和持續影響時間受到關注。

Matthieu Chevallier表示,極地地區的暖化速度是溫帶地區和雨林地區的二倍快。而它們的溫差則是源自於極地強風帶上方,高度約1萬公尺處的裂縫。這條有著曲折路徑的急流,正是由這大氣壓力將其推向極地而凹陷變形。若冷空氣太往南走的話,這股冷空氣將會滲透到溫帶地區。若這股冷空氣留在北方,它們仍保留原本的冷空氣形態。

他說,近年來,冷氣團往南走或熱氣團往上移動,曾讓北極溫度測得比正常溫度約20到30°C。他舉例,在2015年12月底,北極測得+2°C,與1958-2002年間平均溫度相比,當時還是-28°C。相反的,在2017年1月在中歐和東歐地區到希臘,所測得的溫度是-15°C,可說是在經歷極地氣溫。

另外,之所以北極暖化的速度會加快,全因海洋冰層的縮減。據1979年到2010年的夏季,北極海冰的最小範圍為660萬平方公里。 2012年下降到340萬平方公里,但到了2017年海冰面積又再增加了一些,爬升至490萬平方公里。

如今,融化後的海水將太陽熱能吸收,而覆蓋的冰層卻是將熱能送回太空,而這些溫暖的海水卻延緩了初冬海冰的形成。據2017年9月在挪威北部的巴倫支海所測得的溫度,其異常值為+ 4°C。

氣象專家擁有龐大的數據以建構氣象模擬,而Météo France也可藉由這些預測五個月後海洋冰層的最新發展。當然,這套氣象模擬系統也可用於預測冰層的溶化速度和空氣急流的路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