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政治不是表演業

  240
時代力量籍立委在總統府前凱道上禁食抗議勞動基準法修法。警方8日凌晨將抗議民眾帶離,結束這場近60小時的抗議行動,總統府周邊部分拒馬拆除。

時代力量籍立委在總統府前凱道上禁食抗議勞動基準法修法。警方8日凌晨將抗議民眾帶離,結束這場近60小時的抗議行動,總統府周邊部分拒馬拆除。 (來源 中央社)

柯文哲與時代力量的先後竄起,在台灣政壇,無疑都曾經讓人耳目為之一新,也讓人充滿高度的期待!

可惜,才3年左右,媒體寵兒柯文哲因為麥克風前毫無過濾節制,已然過度曝光。尤其對不知道、不熟悉的社會議題也非要來個口無擇言,對非關台北市長職權的國家政策也非要品頭論足一番,反倒是鏟除台北市舊弊案上或雷大雨小、或棄甲曳兵,競選政見的兌現進度則乏善可陳,柯P已然予人「忘了我是誰」之感。

媒體給柯P的極度關愛眼神,看在新興的時代力量眼裡,當然難免產生相對的饑渴感──畢竟,媒體聚焦的免費廣告,是新興貧窮弱小政黨壯大的不二法門!只是,凡事切忌走火入魔,努力犀利問政吸引媒體目光是一回事,插科打諢、譁眾取寵,甚至無理取鬧,為反對而反對、為杯葛而杯葛,則是另一回事!

還記得在代簽到、代投票肆無忌憚的老表年代,人稱山東大姐的楊寶琳立委,替一堆缺席同志代為行使職權被抓包時,蹦出一句「以前可以、現在為什麼不可以」的笑話,丟臉記錄流傳至今。什麼是以前可以、現在不可以的,政壇中人能不引以為戒嗎?

以前,媒體就被完全操控宰制的那麼幾家,無遠弗屆的手機視訊連影子都還沒有,政治人物不使出渾身解數,怎上得了媒體版面?怎打出知名度?方其時也,霸佔主席台、扯斷麥克風、潑茶水、打群架、扮小丑等等問政模式,掌聲常常是壓過譴責聲的!現在,正規的媒體麥克風一遞出來就是層層疊疊,狗仔隊、公民記者也無所不在,政治人物不找麥克風,麥克風也會自動找上來;以前吸引閃光燈的那些招式,於今除非小心審慎使用,否則,負面評價往往遠大於正面肯定。尤其是民主草莽時代流行的激烈式肢體語言,於今偶一為之都嫌誇張了,一而再耍弄,只怕把選民對提升國會殿堂水準的期待玩殘了!

民主政治說穿了就是責任政治!成熟的民主社會,朝野大小政黨彼此間沒有一直內耗的道理,反正,追根究柢,執政黨要對政策的優劣成敗負責,國會多數黨要對法規的興革負責。下一次選舉,就是選民對之前的執政黨及各大小政黨打成績、算總帳的時刻!明乎此,時代力量這個在野的小黨,固然沒必要扮演忠誠的反對黨角色,但也不必然要逢執政黨必反!執政黨改革的方向不得我心,除了據理力爭,其餘的何不放手讓執政黨去推動,反正時間過得很快,多數選民買不買帳,下次選舉很快就會見真章!

職是,為了不要辜負國人的高度期待,吾人希望時代力量的領導階層能早日定調其問政風格與模式:首先,應確定時代力量立委的主戰場在國會還是凱達格蘭大道(甚至於街頭)?其次,是走類似立委黃國昌以精闢的論述、鏗鏘的說理、堅定的信念贏取選民與國人認同的進步改革路線,還是走類似立委徐永明去年11月20日 霸佔發言台近十一個小時、今年1月6日在凱達格蘭大道用鐵鍊把自己與帳篷綁在一起的老式抗爭衝撞問政方式?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