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金河:正主宰全世界的七家超級企業

超級企業築起的進入障礙,背後隱藏什麼樣的經濟訊息?

  844

(台灣英文新聞/財經組綜合報導)美股今(2018)年開市以來不斷上揚,五家富可敵國的美國企業當中,除了蘋果(Apple Inc.),其餘皆再創歷史天價。不過財經名人指出的超級企業,其背後可能隱藏什麼樣的經濟訊息?

謝金河7日在臉書專頁指出,「如果以這一週的收盤最高價來看,Apple市值8985億美元,Aphabet7737.65億美元,微軟6820.46億美元,Amazon創1229.14美元天價,市值5922.85億美元,而FB創186.85美元新高,市值5430.94億美元,跟台灣2300萬人創造的GDP總產值5426億正好差不多。」

另外,謝金河接著指出,「如果把這五家超級企業加起來,市值3.5兆美元,已超過德國,我們原先說的企業富可敵國現象正愈演愈烈。」

除了美國,中國也有富可敵國的超級企業-騰訊,阿里巴巴。

「騰訊股價433港元,市值4.1兆港元,約5286億美元,再把阿里巴巴的4884.11億美元加進來,這七家超級企業市值4.5兆美元,已直逼日本的GDP,這7家超級企業就好像八爪魚一般,觸角無限延伸,市值愈來愈龐大。」

就在全球吹捧這些超級企業之際,這些超級企業背後代表什麼樣的現象?經濟學人2016年一些文章告訴人們,該擔心的事可不少。

根據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s)2016年的一篇文章,蘋果、谷歌、亞馬遜等超級企業(giant company)主導全球經濟,這些企業在不同的領域擴張,不知不覺中為其它競爭對手蓋起高聳的進入障礙,尤其是資金,他們手上握有充沛的現金,幾乎是美國GDP的一成,或是將近日本GDP的五成(47%)。

在讚嘆這些超級企業之際,是不是含著金湯匙出身的新創公司,競爭的起跑點也不一樣,此現象也引起學者的憂心。美國知名智庫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Robert Litan與Brookings Institution的Ian Hathaway共同指出,近年新創公司數量已來到1970年代晚期以來最低,新創公司倒閉的數量高於成立的數量,而美國勞工換雇主或跨州移動求職的比率也是來到1970年代以來最高,透露底層的勞工可能是輸家。

「知識型經濟下,大者橫大,矽谷巨頭不斷擴張市占與毛利。」

PayPal共同創辦人,也是臉書的外部投資人Peter Thiel就說過:「競爭是輸家的遊戲。」

另外一個被探討的現象,是這些超級企業多是科技巨頭,與傳統型大企業(文中以沃爾瑪與Exxon石油為例)相比,他們的特色是市值巨大,但手上握有的資產與員工數卻少很多,員額精簡是特色。另外,高科技公司的高階職務通常由熟知華府人脈與說客擔任,政商關係良好,他們在全球各地賺來的錢,多在海外避稅天堂存放,他們很懂著如何向政府要資源,也懂如何讓自己繳最少的稅!因此經濟學人該文對於所謂超級企業對經濟的影響,並不是全然正面以對,如同文末所質疑,不知是該憂慮還是高興?